<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266 见黄小诗父母
    “小诗,去吧,正好我也想去见一见叔叔。”楚天歌是突然对黄小诗自信的微笑说,要她同意参与这场慈善拍卖会的事。

    “啊~~”黄小诗惊讶一声轻呼,不明白楚天歌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去见见她父亲,也是恍然想起来如果他这时候去见她父亲不是等于……提前见女方父母了?那样不是……那样不是……

    楚天歌突然想明白不论他会惹上多少风流情债,但是明媒正娶的也是唯一会领上结婚证的只会有黄小诗一个人。

    即便他们即将面临的是一个颠覆常识的世界,甚至过去科学在他们的世界观里已经变得那么不真实,他们也注定有一天会离开地球这个小世界,前往更大的修炼世界。

    但是在地球上,在这个名为“楚天歌”的身体,他还是想和黄小诗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所以见父母这种流程是必须经历的,也即是要见见他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要从他们手里接过黄小诗的手,接过黄小诗以后的一生,不论他可能面临什么阻碍。

    黄小诗是脸红红羞涩但幸福温馨的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因为她都没有想过他会真的给她,也真的敢给她一个承诺,一个一辈子的承诺。

    苏灵却在旁边看得不舒服,不明白这个全身上下不到两百块的男人哪里来得自信,敢这么自信以黄小诗男朋友身份去见她父母,可能他都不知道黄小诗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吧,不知道他这个穷小子根本不可能配得上黄小诗的家世。

    楚天歌却是对她微微一笑,不知道她出于什么目的想要拆散他和黄小诗,但是他……接下了!

    “那快点去做个头发,换个衣服,不能这样过去,不礼貌。”黄小诗倒是不担心她爸妈会看不上楚天歌,因为她知道楚天歌现在是千万?亿万?反正有很多很多钱就是了,名下也有很多产业,反正是一个超级大富翁。甚至到了他这个地步,钱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了,他追求的是更高层的东西。

    但是明白归明白,再怎么说也是她带他第一次去见她父母,她知道应尽的礼数还是要办到的。

    楚天歌也明白这一点,任由黄小诗把他牵走,想着他这么一身太“随性”的衣服去慈善拍卖会就不是什么低调了,而是纯粹的失礼,甚至是故意瞧不起一些人。虽然他这样过去可以让一些瞧不起他的打脸打得更严重,但是他更多需要考虑黄小诗父母的感受,不能让他们第一形象对他很差,认为他是一个很没有教养的人。

    当然他如果急急忙忙赶过去没有注意到这些就是例外了。

    苏灵是脸色有点难看的看着楚天歌,她承认就是很瞧不起这个穷小子,不明白他到底脸皮厚到什么地步居然想高攀黄小诗,也等于间接要和她做上朋友。但是她不打算这样放弃,明白她必须逼这个穷小子离开黄小诗,离开她的视线,不然她想着每天要见到这么一个穷酸男人,还要对他甜美微笑,她就觉得恶心,觉得想吐。

    黄小诗是超级开心,都没有注意到她这个寝室闺蜜别样的心情和那么一时间的脸色的难看。完全是兴冲冲拉着楚天歌就去了商业街要好好给他打扮一下,要让他在她父母面前长长脸,也是向她父母证明她眼光多么棒。

    楚天歌看她开心就什么都由着她了,也想着要不要准备什么见面礼给她父母比较好。想着一下乘黄小诗在名品男装店里给他挑选礼服、皮鞋的时候他一个电话打了出去,想了解一下黄小诗家里的背景情况,也看黄小诗这么激动的模样,真的不是定制礼服需要花几天时间,没有办法在今天晚上就用上,她真的想干脆给他定制一身好了,让他在今天慈善拍卖会好好长长脸。

    等到黄小诗帮他挑选完毕出来,他也基本了解到黄小诗家里背景情况了,知道他应该送什么见面礼比较好,保证让她父母,尤其是他父亲满意。

    “我男朋友最帅了!”黄小诗看着换装完成,一身西装革履,竖着大背头的楚天歌一万个满意,在她眼里他永远的是最棒的。

    因为用她的话来说,如果我选的男朋友后来认为这不行那不行,只能说明我自己眼光不行。我可是认为我眼光超棒的,所以我男朋友绝对也是最棒的!

    “马上就要改口了。”楚天歌调笑的抚摸上她粉嫩的脸,发现遇到她是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他快饿死时候她偷偷给他送来的小面包。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在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最正确的她。

    “这不是还没嘛~”黄小诗脸蛋羞红不敢直视他侵略性的目光,明白他说的是一个什么意思。

    “很快了,要不要先试试喊喊?”楚天歌看她可爱,继续调戏她,不仅不给她逃走机会,还扶住她的脸蛋把她脸蛋扶正过来,让她眼睛对视他,很想听她喊一声。

    黄小诗是羞得脸蛋通红,呼吸都急促了,眼睛躲闪的就是不敢看他,明白他在期待着什么,但是她害羞,害羞在平常都可以玩笑喊出来的称呼,在这一刻却想让她认真喊出来,她发现好难好难做到。

    “老……”不过黄小诗明白她不喊她是跑不掉的,发现今天的他怎么强势,只有强忍住羞意尝试喊一声。

    可仅仅发出第一个音节,她的心脏已经急促的要跳出来的,呼吸都要停止。即便心里已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很想甜蜜喊他那一声他现在最期待的称呼,但是话到喉咙管了却不知道被什么未知力量阻挡住了,没有办法发出后一个音节。

    楚天歌明白她是真的为难了,已经急得要哭出来,眼泪珠子在她会闪光的星空筒里打着转儿,轻轻附身过去叼住她草莓味果胶糖做成的嘴唇,使她一下子平静下来,也亲吻许久才缓慢分开,含笑对她说:“我听到了。”

    明白她不是不愿意喊,只是羞急反而急得喊不出了,越急越难,让发音系统都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