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242 都是为了生活
    楚天歌确认虎子身上没有其他问题,知道他们的动作要加快一些了。

    现在对方已经针对他们一次失败,他们就很有可能再立即派来第二波。如果他们真在正在攻坚比较危险的地方被对方从背后狠狠来上一次,他们就是要好好的喝上一壶了。

    “速度前往核心区,虎子在前面带路。”楚天歌对虎子呼喊,让他在前面带他们速度往长风世家的内院区域推进。他能够带领多少,就带领他们前进多少。

    虎子立即听从安排的在前面小跑起来,相信他们的实力。

    楚天歌他们也是火力全开,碾压的往内院里面推进。

    除了那些比较麻烦的机关什么,魔尸什么全部是暴力摧毁。

    黄小诗甚至连她两台黄金级的战斗傀儡都召唤出来了,在前面给他们开路,碾压的往前面推进。

    事实证明虎子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一些角角落落根本不会去注意的机关都是被他了若指掌,并且对他们提醒。

    楚天歌是把这些机关位置记录于心,推敲这是不是阵法有关的,因为很有可能关系到他们后面深处的推进规律。

    因为这一路以赶路为主,他们一行是仅仅花费了半个小时就推进到了内院,进入了这长风世家比较核心的区域。

    “接下来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了。”虎子歉意的对他们说,说明他只能安全把他们带到这里。

    “足够了。”楚天歌已经把听风术释放出去,明白虎子为什么再也没有去过里面。

    他是已经察觉到在内院里面曾经生活的都是长风世家的高手了,最弱的也都在灵守境以上,现在属于是51级以上的怪物。

    在天灵这里,每一个大境界都将是一次大跃升。

    51级的高手可以轻易对付十多个50级的高手,正因为灵守境将结出宝象,拥有各种各样特殊的能力。

    换个方式理解,在这里面的全部是拥有特殊属性的怪物,什么冰冻、火焰、疾风,曾经在气冲境绝对遇不到的类型,在这里是很普遍的事情。

    以现在玩家平均实力在还40级左右状况,与打这种50多级的怪物,就是打一个小怪物都像在打一个小BOSS。也难怪之前的队伍都推进不过去内院,就要被团灭在这里。

    “你可以走了,接下来的路我们慢慢探索进去。”楚天歌对虎子说,说他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不需要我帮你们探路了?”

    虎子诧异的问他,说是探路,实际上就是他来当这个人形*探测器。

    因为内院这里除了这些更加强大的怪物,更多拥有的是升级到阵法的可怕死亡陷阱。

    如果有他在前面带路,至少可以避开一个比较危险的陷阱,使他们不用折损人员,由他代替去死。

    “我只是请你来当向导,对这种事情我没兴趣。”楚天歌回答他。

    虽然他知道这种工作是生活所迫,但是他还是认为太残忍了。

    即使这个人中了死亡陷阱只是在游戏里死上一次,但是因为天灵这里高真实度的疼痛感,那个人也会等于真的体会过一次死亡。

    一次两次都难以让人忍受,次数多了还不把人惊恐到精神崩溃不可。

    何况虎子还是一个孩子,一个看上去现实也不过刚满16岁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原因会进天灵来做这种完全是以命换钱的行当,但是他没有兴趣也不想让他去送死的,换自己的一次安全。

    他,不屑!

    虎子突然感到眼眶热热的,赶紧用手背揉了揉。

    他带的队伍已经不少了,但每一次对方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人看,认为给他钱就应该享受他的服务,他要死的精彩死的爽快才是应该的,因为他们付钱了!却没想过他也是一个人,也是有自己的疼痛和自己的情感的。

    他明白拿钱办事,但他也还是希望在办事的过程里他能够感受到一些他被人尊重为人的尊严。

    “谢谢。”

    虎子不知道应该对这个男人说什么,最终只能说一声谢谢。因为他一直信任他,一直尊重他。没有把他当成一样可以随意牺牲的工具,把他视作了一个大活人。

    楚天歌听见他说,对他微微笑了下。

    实际看到他在这里工作的艰难,是使他想起社会上见到的一些人。一些是他厌恶的,有了一两个钱就耀武扬威,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把贫穷一些的视作垃圾杂碎。一些是他恶心的,为了一两个钱委屈求全,甚至为了搏上位,把自己的老婆老妈都可以送给自己领导,还美曰其名这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去他奶奶的狗屁更好生活!

    以牺牲别人幸福换取到的自己的所谓的更好生活真的是更好的吗?

    这叫做自私!他们有没有把别人当作人?!

    “走吧。”楚天歌对虎子摆摆手,正因为他了解了一些内院里的情况,他认为虎子接下来的路程里除了替他们去送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可言。

    虎子对他深深鞠躬,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这里。

    因为他是拿钱办事了,现在雇主都说他可以走了,他就没有必要纠结了。即便他很感动,很愿意为他去死,但他明白真没有这个必要了。那样只会让对方看不起他。

    楚天歌目送他远去,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还有多少这种为了生活奔波,做着特殊的常人都不愿意去干的工作,为了赚一两个钱。

    “你在想什么?”黄小诗是看见楚天歌眼神若有所思,深远的在发着呆。

    “我在想接下来真的要靠我们自己慢慢推进打怪了。”楚天歌回过神,笑着对黄小诗说,还对她抛了一个媚眼,转移她注意力。

    黄小诗白了他一眼,明白他这是不想说,她也不想逼迫他多问。

    不过楚天歌有一句话是没有开玩笑,看见内院进门口偌大庭院里游荡的个个气息不凡的魔尸,看它们身上不是冒出火焰就是冒出寒气,知道他们接下来的路途真的要不是那么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