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238 最难想到
    “看来是有尸王躲在这里了。”

    楚天歌立即把这件事情通知给了其他人。

    “尸王?”秦柔是发现他们运气要不要这么不好的,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尸王。

    正因为她了解更多,她知道尸王是比魔种更加麻烦的存在。

    如果说魔种的控制魔尸能力是一种能力,那么尸王就是一种天性,任何一个尸王天生下来就会控制魔尸的能力。

    不过尸王更加麻烦的一点是尸王各种各样变异的能力。

    有的尸王变异的是躯体,变得坚硬如铁刀枪不入,有的则是变异的智慧,拥有可以操控其他生灵的能力。

    “什么类型的?”秦柔希望不是她最不想遇到的那种类型的尸王。

    “不出意外的是智慧型的,还兼备隐形的能力。”楚天歌回答她让她小心一些。

    秦柔皱紧了眉头,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结果是她真最不想看到的智慧型尸王。

    也突然明白眼前是一个情况,问楚天歌:“怎么?它还想给我们打消耗战,慢慢消磨我们的力量再一次性灭杀了我们不成?”秦柔不爽讥讽说。

    从现在情况来看,对方这种打算的可能性挺大。

    “不出意外真的是。”楚天歌轻笑回答她,还真不好意思她还真有可能猜中了,对她说:“看样子它还很喜欢演,故意假装它不存在的,让惊叫魔尸作为号令员,做出一副惊叫魔尸发现我们引来尸群的假象,掩盖它的存在。不过它唯一暴露的一点就是它一直注视着我们,也不会想到我们的感知会太敏锐了,所以这种自导自演的戏码早就被揭穿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楚天歌确认这个尸王是一个智慧型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懂得控制惊叫魔尸做出惊叫魔尸才是攻击主导者的假象。如果它是一个战斗型的,早就已经冲出来了,也早就已经被之前过来冒险的队伍消灭了。

    “……它藏在哪里。”秦柔接过他后半句话,明白他说的是一个什么意思。

    “不过这个东西到底藏在哪里?”

    楚天歌进来这里,确定一直有什么东西窥视他们,现在又确定了这个东西是一个尸王以后,他一直不明白的事情就是这一点。

    如果对方是隐形的,他早就通过听风术把对方感知出来了。

    听风术是利用空气流动作为声呐,知道这个东西是有形体的就可以被听风术察觉到。除非对方连形体都没有,或者如缥缈居那样可以缩小得和一个芥子那么小,否则逃不出他的感知。

    可是现在对方明显距离他们不远,说不定是他们肉眼可见的范围,对方又是尸王,说明绝对是有形体存在的。

    但听风术就是找不到对方,使他完全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而且更加诡异的一点是他不惜打断了正在修炼恢复的灵姬,求她出手帮忙的还是没有找到。

    如果对方真的是一种隐匿能力,那么只能说明这个尸王的隐匿能力相当高级了,已经连灵姬的感知都可以逃开。

    “要不要我试试?”

    正在两人商讨间,岳欣然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插了一句话进来希望让她来试试。

    楚天歌看向她,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她是一个能力呢。只知道她属于神明转世身份,修炼对她来说和喝水一样的简单。

    “欣然,你有办法?”楚天歌明白岳欣然如果开口说了,她就一定有办法的。

    “嗯。”岳欣然语气温顺的应声,像个温柔的小妻子,只要她能够帮助到她的爱人她就开心满足了,都不求爱人会对她有什么回报。

    楚天歌期待的看着她。

    岳欣然也立即闭上了双眼,刹那间一股元力的波动荡漾开。可以感应到那是一种类似听风术,但比听风术更加高级的感知能力!

    “这是!”

    突然舞天至尊有了感应,都投影冒出来,惊疑的看着此刻使用什么能力的岳欣然。

    “你知道什么?”楚天歌奇怪问他,晓得这个不正经的至尊了解的事情最多,一定是看出了岳欣然什么情况。

    “原来是她,难道她也已经……”舞天至尊没有回答楚天歌的话,只是喃喃自语。

    楚天歌却听出来舞天至尊一定是认识岳欣然继承的这个神明,看样子这个神明也是最近才陨落的。

    “她是谁?”楚天歌好奇问他,问舞天至尊这个女神身份。

    舞天至尊却叹息摇摇头,情绪有点黯然的退了进去,只留下一句话:“好好照顾她,她也是个可怜人。”

    也不知是指岳欣然继承的神明,还是指岳欣然本人。

    楚天歌被舞天至尊神神叨叨的反应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可以看出岳欣然继承能力的来历绝对不简单,不然也不会被舞天至尊认识,还这样惊讶的态度。

    突然岳欣然睁开了双眼,眼神流转出的眼神有些古怪,她是看向了站在最里面的虎子,问了他一句:“你是不是带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身上?”

    虎子马上惊愕看向她,不明白她这是突然问他什么意思的模样。

    不过听到岳欣然的话,楚天歌还有秦柔都是面色不善的看向虎子。

    连刚才一直对战外面,现在才反应过来的黄小诗、钟有艳还有影看向虎子的眼神都有了一些警惕。

    “我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啊,没带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们……你们难道是怀疑我……”虎子一下子语气都慌了,明白如果真的被他们怀疑,他只会惨死在这里,最重要他很不喜欢这样被人怀疑冤枉的感觉。

    “欣然,难道是他……”楚天歌怀疑的问向虎子,现在一想的确想到因为他不会怀疑到自己人身上,所以听风术都没有感知他们身边的这几个人。

    岳欣然却摇摇头,说:“不是他,是他身上带着的一个东西。”指向了虎子,对他说:“你是不是捡了一个佛像牌带在身上。”

    “佛像牌?”虎子恍然想起什么,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檀木佛像牌。因为他最近一直走霉运,在这附近捡了一块佛像牌就一直带在身上,也没多想什么,现在听他们意思,意思是这个佛像牌有问题,立即递到他们面前问:“是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