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222 战队老仇家
    “他和你差不多,只不过他是一名游戏天才。他进入游戏这个行业已经超过了十年。十年里无数新游戏的第一份游戏攻略都是他写出来的。任何游戏给他试玩,不超过三天就可以达到超过职业选手的水平。他就是天生玩游戏的,在游戏方面,至少在东部地区就从来没有听说他输过。”秦柔继续为他解释,说明这个身为江湖战队队长“江湖”的人生履历。

    “这么厉害。”楚天歌玩味的笑起来,发现如果加上秦柔的补充,这人的确称得上强敌了。

    只是江湖和他如今是走了另外一个极端。

    江湖是纯粹的以游戏角度来看到这个世界,这里的修炼,利用各种数据组合,创造他的传奇。

    在某种意义下,江湖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已经站在一方的巅峰。

    可是他呢?

    由于从小打下的习武的底子,又得到神魂传承,继承了九天风神诀。

    他如今看这个世界更像是一个异世界,一个可以让他修炼的异世界。他用全身心的去体会这个全新的世界,体会一段全新的人生。

    之前还像做梦,现在更像是穿越了。

    是直接把他这个人从现实搬到了这个天灵空间里。

    所以他是追求“武”和“道”的极致,为的是在这个世界打下坚实的基础,然后带动他在现实的修炼。

    简单点说,江湖是“玩”在天灵,他是“练”在天灵。从根本上看这个世界的视角就不一样。

    “那么那个呢?”

    “铁虎战队的金刚虎……”

    “那个?”

    “飞云战队的司徒飞云……”

    楚天歌一一了解这里关于秦柔提到的四支强力战队。

    发现每一支都如秦柔说的不太简单,不是老牌战队,就是新生的强力后起之秀。

    比较他们,他们的这个血铃兰战队。

    “咦?刚才没发现,现在才看到这个标志不是血铃兰嘛?还没解散啊。”

    突然一个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惊呼声响起,听起来是一个女人声音。看见一个女人朝他们骄傲的走过来。

    这个女人声音里传达的意思让这里血铃兰战队的机会表情一下变了,变得有些难看。

    “哪里跑出来的疯狗,还是母的。”

    不过可惜她是明显找错人。

    他们一行人里面就属黄小诗比较软,不太会用嘴喷人。另外的钟有艳不多解释了,影是话不多,但是他要是想损人,都不需要超过三句话就可以把人损死。

    秦柔是气质典雅,但不代表她嘴巴不厉害,不然她也不能进行那些唇枪舌战的商业谈判。

    至于他楚天歌……

    还记得那一次林天英是怎么差点被他气死的嘛。

    现在开口的正是钟有艳,在霸气娇媚的面容是一颗纯真的爷们的心。

    她是痞子模样扛着那柄两米长的,完全像是拆迁用的大铁锤子往这女人面前一杵。瞬间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居高临下的鄙夷俯视她。

    重甲的打扮,活脱脱是一名土匪女将军。

    这个气势瞬间把对方镇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

    女人是一身红衣打扮,头上还戴着一朵大红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会行走的红包套,或者小学被老师发了大红花戴头上得瑟到二十多。

    大眼柳眉瓜子脸,皮肤雪白粉腻的倒也漂亮,但是高高的颧骨,还有刀削一样坚挺过头的鼻梁,怎么看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感觉。

    “你说谁疯母狗!”女人气急败坏的怒斥钟有艳刚才说的话。

    “哎呀,又叫了,好烦。”

    钟有艳冲她笑说,摆明说的就是她了。

    女人被气得脸颊都不用涂腮红了,现在就是猴子屁股一样精彩的红色。指着钟有艳,却不敢完全把指头伸直了,看上去就是在指着钟有艳肚脐眼,对她说:“你……你……”

    气得说不出话,想要说出什么威胁言语,却迫于钟有艳瞪目怒视的表情最终说不出口。

    “血铃兰战队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果然就是一堆垃圾。”

    这时又一个男人走出来,对楚天歌他们是不屑一顾的鄙夷着说。倒也不是针对楚天歌几个人,是针对他们现在代表的血铃兰战队。

    “您又是哪个裤裆被锁好掉出来的?”楚天歌好奇问他,语气十分客气。发现他们一个两个要不要这么有病。他们和他们又不认识,一个两个就这样冒出来的嘴贱的找打。

    男人脸色骤变,他哪里听不明白能从裤裆里掉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好东西,不是男人的翔,就是女人每月时候戴的……

    发现之前那个男人婆嘴巴狠,这个男人嘴巴更狠。

    不过楚天歌不用他回答,他已经从他们的徽章标记已经知道他们的来历。

    大黑马。

    正是钟灵哥哥出事时候即将去对战的战队。

    也可以算是血铃兰战队的死对头。

    钟灵一直怀疑她哥哥在出赛路程中出车祸死亡,一定是和这支“大黑马”战队有关联。因为稍微想想,就发现太巧了一点。

    更何况那是一场关系到冠军结果的决胜局比赛。

    钟灵她哥哥作为当时血铃兰战队的队长兼主力,上场后基本可以有八成取得胜利。

    但是结果他还没有抵达赛场就抢救无效去世,血铃兰战队也因为他这个精神领袖的倒下士气大落,最终输掉了比赛。

    现在他们两人这样针对他们血铃兰战队也不是很难理解,算是新仇旧怨了。

    这边剑拔弩张的情况吸引来了其他几个在这里的队伍的注意力,从他们的对话里多少了解一些是一个什么情况。

    不过只有黄宝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边,好像在看热闹一样,反倒有点嫌还不够热闹,他们最好打起来。

    楚天歌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换个思路一想,对方出现的时机未免是不是太突然了一些。

    并且他是看出这过关的十支队伍也很有意思,互相都对对方警惕的,不时流露出的仇恨情绪,看得出来大部分都是互相有仇的。

    可以说这就是被人为挑选出来的结果,不然以他了解到的大黑马战队实际也已经落寞了不少,从当时江城一流战队掉到了如今三流,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活着闯到这里的,他们现在的实力不能支持。

    丹尘的邀请、恶梦岛这片土地的怪异,还有举办黄龙大会的,实际来自中域的某个势力的举办方的奇怪言行。怎么看在恶梦岛这里将发生什么大事。

    他们这些人不过是被选中的人,只是不能确定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