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201 浴室情话
    楚天歌是进了卫生间,用温水冲洗着伤口。

    不过他的心思明显不在洗伤口的事情上,他是站立在喷头下发着呆。

    “已经严峻到这样了?”

    想起在他离开家门那一刻,他就知道楚家已经不是他过去认识的那个楚家了。

    过去一些熟悉的人也变得不是他熟悉的人。

    现在云系一派为了杀他居然可以出动了铁字杀手,一方面说明了下一次很有可能出动铜字、银字乃至金字杀手,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在楚家里面一些人已经开始变得一手遮天,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不过敢来多少我就杀多少。”楚天歌猛地捏紧了拳头,根本不在乎他们会来多少人。

    他明白就和在天灵的游戏规则一样,在这个现实世界同样的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话语权,谁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即使他们派出了金字杀手杀他,他只要拥有足够实力,同样哪里用害怕他们的追杀。甚至只要他的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他们更是不敢过来触碰他的虎须!

    实力!

    更加强大的实力!

    只有拥有绝对强大的实力,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让自己不用被命运所迫,不用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可以自信的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对自己心目中的重要的那个人说:“放心,一切有我在!”

    突然卫生间的门出现了一声响,听见有人从外面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楚天歌诧异下现在门外是谁,条件反射的警惕藏到了门背后,好奇是谁这时候会特地用钥匙来开卫生间的门,尤其是听水声就可以确定里面是有人正在使用沐浴的情况下。

    等到门开,对方刚刚要进来,他是先发制人的一手捂住对方嘴,一手掐住对方咽喉把他抓了进来,然后用脚带上门锁上。

    等到对方完全被他抓进来以后,他才看清楚这人模样,也立即放开了双手,诧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一个人跑过来找他?

    “欣然?”

    惊讶进来的人不正是岳欣然。不解的望着她,好奇她是怎么知道他回来了,还知道他在这里面洗澡?最重要的是……她从哪里弄来的钥匙?

    “天哥,他们来了是不是?”岳欣然却是看见他身上的伤口泫然欲泣,关心的手指滴着泪水用她柔软纤细的手指在他身上一条条伤口抚摸过,好像这一道道伤口是伤在她的身上,完全心疼到心窝子里面去了。

    “欣然,你先告诉我是谁,是谁告诉你我已经回来的?”楚天歌却让她不急着关心他的伤势,因为他知道就是看起来厉害,实际一点不严重,就是一些皮外伤,让她先回答他的问题。

    “是灵姐,灵姐告诉我你出去了,又回来了,还交给我了钥匙。”岳欣然对他就不知道什么是隐瞒,毫不隐瞒的算是把钟灵出卖了把一切都告诉他说。

    因为她从小接受“夫就是天”的想法,所以在她心目里他就是她的天,是她胜过生命的一切。

    “这个灵姐。”楚天歌无奈这个老板娘是好心办坏事。岳欣然知道他受伤不心疼的今天晚上都睡不着才怪。

    而且正因为岳欣然是他在楚家公认的未婚妻,是去过楚家的,所以比这里任何一个人了解楚家的真实情况,也自然的更加明白他现在面对的危险处境,可以说是十面杀机都不夸张。

    “小诗知道吗?”楚天歌问她,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也不瞒她了,只想知道黄小诗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

    “她还不知道,她正和那个什么柔姐在包房里。”岳欣然回答他,说实话回答这句话时候她是有点吃味,语气里带着小小的酸气。她是听出来楚天歌在紧张黄小诗,担心她也会心疼担心。

    “那就好。”楚天歌彻底松下口气了,因为他知道黄小诗重视他的程度不比岳欣然差。如果让他知道他面临追杀还受伤了,不说别的,她保证可以用眼泪淹死他,让他知道他遇到危险受伤了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

    “真的不要紧吗?”岳欣然继续抚摸他的伤口,看见这些刚刚结疤的伤口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再一次泛上眼眶,要凄楚的滴出来。不相信这么多伤口会真的没事,不要紧。

    “放心吧。你看。”楚天歌立刻找到了一条差不多好了的伤口。

    实际上他自己都有些惊讶流风决对他的疗伤能力。

    他现在成功修炼了流风决以后,他仅仅开车回来的这一路上,他就一直感到有些伤口痒痒的。

    刚才洗澡时候注意了一下才发现这些伤口原来已经好了!

    把表面的结疤冲洗下去以后,下面露出的是光洁没有任何痕迹的皮肤,除了极浅的一条白印子,真的几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让人要相信这里曾经受过一道伤疤都不可能。

    他是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九天风神决的神奇,不忘流风决才不过是九天风神诀入门的上篇而已,是基础中的基础。

    “天哥,是不是我连累了你?”岳欣然突然忧伤问,低着头不看他。因为她想起来是她先来找到他,他就出事受伤的,怀疑是不是她找他的过程里引来了那些人,使他现在受伤。这个念头让她现在异常自责。

    “不是。”楚天歌肯定回答她。

    不过他也不好说明实际上这一切是秦柔的缘故,不是因为秦柔和对方搭上线,想要通过他们威胁到他,使她获得“自由”。他也不会需要过去救她,而导致和楚家的杀人正面对上。

    可是他清楚这件事情他绝对不能告诉岳欣然真相,因为他知道以岳欣然对他的重视程度,保证会立刻对秦柔恨上,轻一点是以后对秦柔绝对没有一个好脸色,重则很难保证她会把全部原因归咎到秦柔身上,对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真的?”岳欣然不信,抬起脸认真问他,认为他只是不想让她难过安慰她。

    “千真万确,他们自己找过来的。”楚天歌捏了捏她细滑的脸蛋,发现她有时真的挺傻的,在他面前傻得可爱。停顿了一下还补充了一句,以免她继续胡思乱想的说:“你都能找到我,何况他们了。不要忘记了他们比你的能力可是要大得多。”提醒她能够威胁到他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能力完全不可以不需要通过她的调查,就能够独立找寻到他。

    听见这句话,岳欣然立即承认这一点的点点头,承认对方的情报网强大。

    不过楚天歌也突然感到他这样和岳欣然在浴室里挺尴尬的,因为他现在什么都没穿,就是光着身子站在岳欣然面前,和她商量的提醒她对她说:“欣然,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出去了?我还要洗澡。”

    提醒她因为她的事,他一直就这么等着和她说话,身上要洗的血迹都还没有洗干净,一些伤口也还没有处理。

    岳欣然却露出温顺甜美的笑容,对他说:“天哥,那我正好帮你擦背吧,这么一想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洗澡了。”

    楚天歌看她百依百顺一般的甜美笑容却怎么看更像是魔女的诡笑。

    也突然发现她正在做的事,对她叫起来:“欣然,你帮我擦背,你脱你自己衣服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