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99 武徒对武士
    过这些铁字杀手没有放弃火力压制他,射击声不断的边射击,边靠近沙发这边,把他渐渐的包围起来。

    楚天歌是在这时候却猛地跳出,手里一把从沙发背面拆卸下来的螺丝钉激射出去,射向了把包围圈已经缩小到不到五米的这些铁字杀手。

    因为他出现反击的太突然,一瞬间十几个铁字杀手中钉,每一颗都是射入了他们的咽喉,精准的击穿了他们的喉管,让他们捂住喉咙痛苦的倒地挣扎了几下死去。

    楚天歌也抓住这个对方人数骤减,火力压制出现空白区域的机会,身若游龙杀入他们人群中。

    在他们手中持枪时候,他突然近身进攻他们,他们因为潜意识会忌惮开枪伤到其他人,所以会出现一刹那的迟疑。

    他要利用的也是这一刹那的迟疑。

    手里寒光一闪,一把铁片模样却被打磨得极为锋利的掌心刀划过了距离他最近的五人咽喉。

    眨眼间,又被他放倒了五人。

    这枚掌心刀正是来自刚才那个女人。

    他会立即躲到沙发后面,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因为他从女人手里掏出来扔在地上的掌心刀!

    只是现在女人已经被这些铁字杀手开枪杀死了,也算是无辜殒命在自己人的手中。

    这么一晃眼功夫,现在还能围攻他的铁字杀手从三十多人转眼只剩下不到十个。

    楚天歌这样终于可以施展开攻势,扔出掌心刀又射死一个。

    把风元力助力到了拳头上、双脚上,使他出拳速度和行动速度大幅提升,如顺风助力的加速冲刺向剩余这八个人,直取他们要害。

    因为流风决威力,他现在已经在武力上能够达到武徒水平。再加上他的理解和风元力的助力,他实际可以发挥的武力水平可以几乎触摸到武士边缘。

    一拳、一掌、一脚就放倒三个。

    一剑指、一手刀,又让两个躺在地上。

    使这一次楚家派出的铁字杀手几个呼吸间只剩下三个人,完全称不上可以威胁到他的战斗力。

    不过那个铁面男人立即动手,与他一个交手。

    也是对方重拳和他推掌的碰撞,楚天歌是立刻判断出对方原来是一个武士!

    武力可以达到武士水平的杀手!

    如果放在楚家的杀手里,应该可以达到铜字偏上的水平。

    也难怪他可以作为这一次行动的指挥者。

    “咦?”

    可是这人和楚天歌一个交手,立即察觉到一个不对劲地方。因为他发现他的拳头根本没有接触到对方的肉掌,在还没有完全击中的时候就被一股力量推开了!

    楚天歌不愧是习武的天才!

    他刚才把风元力运用在拳上、脚上加速,现在很干脆的运用到了掌心,使那里产生一个肉眼看不见的风团,产生了向外的推力,无形成为了一个缓冲,化解了对方大部分的重拳冲击力。

    否则他在这一次交手下,势必会在对方的重拳上受到重伤。对方这一拳的力量最少也有一千五百斤!

    “有意思。”

    铁面男人是知道楚天歌之前情况的,知道他因为放弃习武多年,战斗力一直停留在武徒初期,停在了他五岁时候。

    现在他却可以和他拼了一个平手,说明了他要么一直多年故意韬光隐晦,要么就是这一次出来楚家后另有奇遇。

    再想他在楚家时刻被人监视着,很难完全隐蔽的修炼,那么只能说明他是出来后另有了奇遇,掌握了什么全新的功夫!

    “不和你玩了,反正上面要求只带你的人头回去。”铁面男人放弃了和他继续的试探,干脆的和他要速战速决。

    突然从腰间解下了腰带,让人看清楚那原来是一柄银蛇模样的软剑。平常被他作为腰带绑在腰间,让人很难预防他突然的出手致命一击。

    他抽出软剑以后,立刻甩出了一个剑花,如银蛇射鼠的攻向咽喉和心脏等处。

    楚天歌不断运用风元力躲避他的致命伤,却也因为这把软剑实在锋利,仅仅稍微碰到就是皮开肉绽。

    又因为他才刚刚在流风决入门,掌握的风元力实在有限,已经隐隐感到风元力即将枯竭。

    让他一下落入了一些下风,苦于自己现在赤手空拳,在兵器上就落了太大劣势。

    铁面男人才不和他说什么公平不公平,他本来就是过来杀他,取他性命的。

    见到他无法应对,攻势更加猛烈的要一鼓作气拿下他,然后取他性命回去交差。

    两人从是一楼打到三楼,又从三楼打回到一楼。

    把别墅里破坏得像被爆破现场的,除了外墙厚实没有被击穿,其他位置都是坑坑洼洼,花瓶碗碟什么的白瓷残渣已经布满了遍地。

    楚天歌一直寻找着反击的机会,还有可以对抗的兵器。

    可是这把软剑一看就不是普通材料所制,所以他无论用菜刀还是铁盆乃至铁椅子,对上他这把软剑都是像变成豆腐的三下两下被切成了碎片,完全称不上可以作为兵器使用,让他继续规避着他的追杀。

    铁面男人却越追越勇,不给他喘息机会,知道他这是最佳的机会,只要坚持下去就可以马上拿下楚天歌,用他的人头回去复命。

    楚天歌却在这个战术撤退的过程里找到了机会,寻找到解决对方的办法。

    边逃边打开了这个别墅里各个通风机,使强风席卷了这个别墅内,让这里灰尘、鹅绒弥漫,刺眼下都要睁不开眼睛。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

    铁面男人冷笑,笑他幼稚,认为他会被这种环境因素阻扰,给他一丝丝喘息的机会?

    楚天歌却不答,边跑边运转起流风决,发现果真在强风环境下他流风决吸收恢复风元力的速度也会提升许多,使他如同来到自己有利地形战斗一样,可以发挥事半功倍的效果。

    更重要因为这里风力足够强猛,让他居然的……

    突然的放弃了继续规避的动作,相反冲向了铁面男人,不顾他才不过一名武徒,铁面男人却拥有武士的武力!

    铁面男人看见他竟然还敢反击,冷笑下就甩出了手中软剑割向了他的咽喉。

    但是楚天歌反击转身冲刺过程中,是抓起了手边一只残破的花瓶扔向他的脸,要用花瓶糊他一脸。使铁面男人被迫先行甩剑粉碎了这只花瓶,却让白瓷粉末乱溅,还是出现了短暂的目盲,把楚天歌身影在视野里丢失了不到0.3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