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97 你就是过来送命的
    他当年能够在楚家被称为绝世天才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仅仅在四岁就达到了武徒水平!

    武者、武徒、武士、武师……

    在楚家的严格规矩规定下考核制度,四岁的武徒基本已经称得上是逆天。因为代表着他四岁就已经能够徒手同时对战杀死五十个成年强壮男人!

    楚家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生都难跨过这个门槛。

    这么一想,刚才那个小喽啰才不过是武者,也难怪对付的这么轻松。

    “意思你也已经是武徒了?”楚天歌问他,很是好奇。

    他没有记错的话,在他们同一辈的同龄人里,他的天赋算是最差的,更别说胆子也是最小的。

    “武徒?嘿!我已经即将可以达到武士!这些都是楚云豪楚少的功劳!”楚提笔得意说,小视楚天歌,认为他即使当年可称一代传奇天才,但如今多年荒废,他实力还是止步那个时候,现在的他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那么好吧,你想死就上。”楚天歌对他招手。

    他会故意勾引对方出手,而不是主动出击,就是为了把他们从地上那个女人身边引开,可是不想他们突然转头控制住了她,用她的生命来威胁他。

    楚提笔却有点犹豫不决。

    虽然他自知自己的习武天赋不算好,但是他这个人绝对不愚蠢。他知道他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旁边的这个被捆住了手脚的女人,楚天歌来到这里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救她。

    一旦她被救走了,别说楚天歌,楚云豪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因为他白白浪费了这个诛杀楚天歌的好机会!

    不过突然一瞬,他不再犹豫了。

    他想到现在楚天歌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不是那个楚家的天才。

    他现在已经实力超过了他,他有什么可怕的!

    这么想着,他是对他展开了攻势。

    “千蛛手!”

    他手上泛起淡淡黑色,更是弥漫出腥臭的气味,两只手一上一下直取他要害咽喉。

    楚天歌是看得表情变了变,认出这是楚家比较核心的招式了,也是比较歹毒的杀招。

    这一招打在人身上最可怕的不是外力的伤害,是来自蛛毒的侵蚀,体质稍弱一点的根本没有办法坚持超过半小时就会被毒死。

    更重要因为被击中的人是死在蜘蛛毒素上,只要在留下一只毒蜘蛛,根本不会让人想到这人是被人一掌打死的,只会认为死在一场意外出现的毒蜘蛛嘴下。

    “他还真看重你。”楚天歌对楚提笔冷冷说。

    他明白按照楚提笔的天赋和能力,是根本没有资格修行千蛛手的。现在他居然已经练了,还已经练成了,很明显这个法门是楚云豪交给他的。

    但是显然楚云豪也没有按什么好心,因为他明显没有告诉楚提笔这个千蛛手最少也是需要武士实力以上才能修炼。

    不为别的,就为了千蛛手是一招杀敌又伤己的武学。

    想要修炼千蛛手就必须让自己中蛛毒,再把蛛毒用特殊的运气法门逼到手上作为必杀武器使用储存起来。

    由于运气法门可以有一定保护修炼过程里不中蛛毒的能力,因此实力低下者看似是可以修炼这门歹毒武学。

    但是最致命的却是在这个储存的过程里。

    因为把蛛毒储存起来以后,修炼过程里的运气法门实际上就不会再隔绝蛛毒对自己身体的伤害了。

    这个东西就变得像一个*,在没有运用千蛛手之前还好,一旦运用了就和引爆了自己体内的*一样,在的确可以伤敌下,如果不快速控制住体内蔓延的蛛毒毒素,一样也是不超过半个小时就会毒素弥漫全身五脏六腑,等到反应时候已经回天乏术,毒死了敌人也杀死了自己。

    想到这里,楚天歌明白过来楚云豪为什么会派楚提笔过来刺杀他了,还是明知道他在正面对抗下很难是他对手的情况下。

    原来他打得压根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想法,根本上就没有打算让楚提笔活着回去,让以后事发了,所有责任也可以推到这个倒霉鬼上。

    可是这个倒霉鬼还是傻乎乎的给人家卖命。

    “怕了吧!”楚提笔却不知道这些,认为楚天歌就是怕了的都不敢和他正面对掌,使他这些年郁结的情绪全部得到释放,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受。

    心里得意想着他楚天歌是什么传奇天才又怎么样,今天在这里还不是被他追杀得到处跑,像一条丧家之犬。越想他越得意,奋力追击他,明白知道命中他一掌就足够了,接下来侵入到他体内的毒素会很快使他毙命。

    那样他楚提笔在楚家一样可以地位拔高一大截,成为新一任的传奇天才也不一定呢!

    楚天歌看他脸上发青的得色,只感到悲哀。

    他是突然不想和他正面对抗了,是因为认为没有必要和一个死人拼命。他就是这样拖着,他这样这般越快的运转千蛛手,越快会把自己毒死。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果真不到五分钟,楚提笔就七窍流血,步履也变得踉跄,开始有些站不住。

    “这是……怎么回事?”

    楚提笔再蠢也发现有哪里很不对劲了,为什么怎么看是他自己中毒了,还中得非常深。

    “因为你认为的主子根本就是把你当成一个死士过来送命的啊。”楚天歌在他中毒恍惚的时候,已经把那个蒙眼捆住手脚的女人带到了身边,避免楚提笔临死前同归于尽。冷漠的告诉他,发现他从小到大都活的挺悲哀的,因为他一直想从别人身上找到存在感,被别人肯定。结果到头来注定被人当枪使了,还依然相信着对方。

    “不……不会的……楚哥他……不会的。”楚提笔已经站不住了,双膝跪倒在地上努力想爬起来却爬不起来了,已经是不仅七窍流血还口吐白沫的临死前依然在呢喃,不愿意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悲哀。”楚天歌见到这样都不想再给他补上一刀的杀他,因为他基本已经等于死了。

    千蛛手的毒性他是见识过,只要武力不超过武士水平都抵抗不了。又由于是一种混合型蜘蛛毒素,所以连解毒的血清都不存在。除了使用特殊的办法根本解除不了这种致命毒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