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93 秦柔的妥协
    楚天歌回到青云城,心满意足这次他的收获惊人。不谈天剑宗那边,仅仅谈狼牙会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三万人啊!

    如果这些人全部加入飘渺门,产生的信仰之力会庞大到什么地步,更是可以把飘渺门一瞬间顶到何等高度的地位!

    不过他不忘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

    他是来到一间约定好的房间里,见到了一名白衣女子,看到她因为他的到来转过身,露出那张依然举棋不定的面容,含笑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

    秦柔一脸复杂的看着他,好好打量着这个男人。

    她不敢相信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让两人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到底是谁?”虽然明知道了他的身份,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再问一遍。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她调查知道的那个他。

    “你不是调查清楚了吗?”楚天歌含笑反问她。

    实际上因为黄小诗关系,他对秦柔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即便到现在他也不算特别糟。

    但是在她会威胁他那一刻,他是感到深深的失望,完全不敢想到她竟然会对他做这样的事。

    “我认输。”秦柔一声叹息,承认自己输得是心服口服,也突然感觉累了,发现她一直寻找自由,想要让自己从噩梦中解放,结果到头来反倒给自己新增加上了一层层新的枷锁,使她变得越来越不自由。

    她突然很累,突然很想退出。不过想到退出,想到自己就去当一个平凡人的相亲、恋爱、结婚、生子,她是突然想起了他,一个她认为她早应该忘记的人。

    也是突然发现他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很多地方很相似,甚至连容貌上都很像。

    这么一想,恐怕正因为这个原因,才让她对他第一印象就有相当好的好感。

    “告诉你一个实话,那个U盘真的被我摧毁了,里面内容很精彩,但没有你真人好看。”楚天歌微笑找了一个座位在这间充满了东方风采的木质包房里坐下,坐在了方木桌的藤椅上。翘起二郎腿,给自己倒了一杯本来放在木桌上的白瓷酒瓶里的香米酒。

    “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秦柔惨笑,发现这句话楚天歌是第二次对她说,但是这一次她却相信了,而第一次她是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决定。

    “所以你一直是自由的,我也不想约束你。”楚天歌对她举起酒杯敬酒,感觉他对女人,尤其是对漂亮的女人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狠下心的。

    尤其是秦柔某种意义上也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他说不上过河拆桥,也不能见利忘义。

    顶多现在他和她的恩仇相抵,互相谁也不欠谁。

    “哎。”秦柔叹息,用细长的手指捋过了她游戏里黑长的直发,白衣袭袭下,她比现实里少了一份柔美,却多了一份高贵的冷艳,使人忍不住想要对她狠狠征服。

    更不用说她本来就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无论气质还是身材都到了最甜美迷人的时候。

    “我可以当你的女人,甚至是情-妇,一辈子都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给我一个孩子。”

    “哈?”楚天歌怀疑他听错了,怎么听秦柔这个要求都是十分的……香-艳?

    “小诗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差点结过婚?”秦柔问他。

    楚天歌摇摇头,对她说:“小诗不和我说这一些,都没怎么说你们的事。”

    实际上他也没有想到秦柔差点结过婚,想她年纪也差不多是该结婚的年龄的。

    但是为什么是差点?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没有结成?

    “我算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我曾经有一个谈了七年的男朋友,从大学就认识了。我们感情很好。但是他家里是一个很传统的家庭,也很看重传宗接代。我在婚检时候被查出孕育功能不全,使我怀孕的几率极低,所以他提出分手了,我也不敢再考虑婚姻了。”

    秦柔说得很平淡,好像在说一件别人的事情。

    可是换作一个女人把这些事情发生在她身上,这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情。

    意味着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当上母亲!

    “你没有……”楚天歌疑问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就没有想过其他办法?

    “没用。”秦柔肯定说,对他继续说:“我能够想过的办法都想过了,他也替我找过,但是全部没有用。也因为这件事情他是碰都不想碰我,就让我保持纯洁的和我分了手。我后来也不想这么放弃,突然有一天知道了战队联盟,知道了天灵,知道了……”

    秦柔不用继续说下去了,楚天歌已经完全听明白了,明白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知道了她会接触天灵,会想办法从天灵里弄出丹药到现实,纯粹是为了治她自己的病,想要完成她很简单的就是想当母亲的梦想!

    她想结婚,想有自己的孩子,想有一个自己幸福的家庭,所以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这个梦想。

    只是这个对于其他人来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甚至对某些特定的人来说是十分厌烦,根本不想要都还是会怀上的,对于她来说却是比登天还难。

    “我可以答应你。”楚天歌不觉得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实际上那天在办公室,他已经履行了作为她的拥有者的一个权力。

    “好啦,可以放松了。能说出来果然轻松许多,一直一个人憋着难受。”秦柔用手指扬起她的长发,使她柔顺的长发飘洒起来。露出一个微笑,但是这个微笑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

    她一直熬得太久了,现在突然说出来也轻松了许多,最重要她突然有了一个依靠。

    因为她无意一次听见楚天歌和黄小诗的聊天里对黄小诗说:“女人才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她感觉一下被震撼了。

    否则不久前她在办公室她即便自尽也不会让他得逞,更别说她那时是欲拒还休,完全是半推半就的。

    “这个东西给你吧,也是你应得的。”秦柔拿出了一件她早准备好的东西,决定今天还是交给他了,也算是她的诚意。

    她和他的关系注定不可能像他和黄小诗那样情感火热亲密,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承认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她和他的关系最多是床上的伙伴,肉体的朋友,互相有需要时候互相满足一下。

    她承认那个过程,她还是挺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