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80 活罪难逃
    “楚天歌你来这里做什么!”秦柔一眼就看出楚天歌这一次过来绝对是来者不善,对他呵斥的,也是语气中暗含警告他不要忘记了他还有把柄在她手里。

    楚天歌是扯起嘴角笑了笑,对她身边的女秘书客气说:“你方便能出去一下吗?我有些私事想和你秦总谈谈。”

    女秘书张嘴想要说什么,显然直觉他和秦柔的关系算不上好,预感她一旦出去了,秦柔一定会有危险。

    楚天歌却打断了她的话,把一部手机从怀里掏出来扔给她,让她有些狼狈但又刚好的接住,楚天歌是对她说:“看看上面的东西,如果不信的话现在就去查吧。当然你如果真的为你老板着想,你现在最好的决定也是离开这里叫保安或者干脆报警,我不介意的。”

    楚天歌的话表明他不怕她的一切处理手段,反正他现在只想和秦柔单独的,好好的,“私聊私聊”。

    女秘书看见了手机上的内容开始不以为然,但是看清楚以后立刻震惊的抬起脸看了楚天歌一眼,看见楚天歌肯定的对她点点头。

    “好的,楚总。”立即对他的称呼都变了,抱着他的手机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赶紧小跑离开这里确认这件事。

    楚天歌看见这里碍事的人已经没有了,也慢条斯理的关起门,重新面向了秦柔。

    秦柔是脸色变得惨白,从她女秘书的称呼里猜到了什么,小声说:“你真的收购了……”

    “所以你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哦。”楚天歌耸耸肩,怪笑看着她,笑容里充满了讥讽。

    秦柔也马上反应过来,色厉内荏对他威胁:“楚天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怕我把你的位置暴露给你家族那边的?!”

    警告着他,警告他不要忘记了在她手里可以有对他来说致命的把柄。

    也因为现在没有外人存在了,她也不用顾忌的对他威胁着。

    “啧啧啧。”楚天歌哒吧着嘴,摇晃着手指,慢慢走到她面前,又弯身一屁股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看得她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有些不敢直视上他锐利的目光。

    楚天歌却哪里会让她可以逃避,手伸出一下子捏住了她的脸蛋,把她这张挺漂亮的脸蛋拉到了他面前,和她相对不到一拳距离,两人呼吸都可以交缠碰撞到一起的四目对视着。

    “我客气喊你一声姐,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姐了啊?都敢训斥我了?”楚天歌也是声音陡然幽然下去的对她说,把她的脸提起来导致她身体也随之站起来一些,接着警醒她说:“你既然知道我从哪里出来的就不怕我直接让你彻底消失了?你要知道对我这种人来说,想要让你人间蒸发简单到非常简单?”

    秦柔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沉重又灼热的呼吸一下子全部喷到了他的脸上,但是她的眼神变得更加飘忽,显然明白这件事情,知道他真的可以让她彻底消失。

    楚天歌却不打算这样放过她,继续对她说:“而且你难道不知道我连家主都不怕,还会怕你暴露我的位置?!当然你可以说我为了不能让小诗伤心,绝对不能这样对你。我也承认我的确顾忌这一点,可以成为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秦柔心情为之一松,知道他还有忌惮的东西就好。

    “但是!”

    但是楚天歌的一个但是把她放下去的心情一下子全部提起来了,明白这种时候出现但是这个词语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楚天歌是狠狠把她摔回到座椅上,声调严厉的对她说:“但是你要知道我最恨谁威胁我了!你现在居然敢威胁我,就应该想到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后果!”

    严厉咆哮的提醒她,提醒她现在做出来的事情后果已经多么严重,完全触碰了他的禁忌,碰撞了他的底线。他就是宰了她也是有十足的理由。

    “你想怎么样!别杀我!”

    秦柔彻底慌了,吓得花容失色。

    她也是想赌一把,赌楚天歌真的会忌惮她,赌他会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她做什么,还能够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但是现在这么一想是她太天真幼稚了,以他的出身,他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被威胁到。

    楚天歌是依然坐在办公桌另外一边,从她桌上的女士烟里抽出一根点燃一根,深吸一口后吐出一大口白烟,对她说:“是谁告诉你的?”

    楚天歌问她,问她一件对他来讲比较在意的事。

    “是……”

    “说,别让我动粗。”楚天歌语调阴沉警告她,警告她他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也解开了衣扣,决定对她行使一项作为她主人可以对她这个战利品履行的权力了,让她以后懂得什么叫乖乖听话了。

    ##

    一小时后楚天歌整理着衣服从秦柔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仔细闻他身上可以闻到除了女士香烟的味道,还有一股秦柔身上独有的香味。

    “楚云豪,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可以了。”楚天歌从秦柔这里知道她关于他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果真和他猜的不错。

    现在岳欣然能够找到他,比岳欣然手段更厉害的楚云豪怎么可能找不到他的下落。

    他是从岳欣然这里知道楚云豪要对他下杀手的事情,不是他在火车发生了另外一个意外导致步行过来,他已经多半遇难。

    但是现在对方显然不会打算放过他,秦柔顶多是对他的一个试探,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可他是一个会坐以待毙的人?

    主动出击向来是他的信条,他向来信奉攻击就是最强的防御!

    离开秦园药业的办公楼,没有保安、没有警察出现。甚至那个看门的保安都不见了,只剩下黄小诗的那辆枣红色MINI宝马还停靠在门口。

    他是上了车,黄小诗鼻子立即敏锐的耸动了一下,有些忧伤的对他说:“处理完了?”聪明的她当然能猜到上面办公室会发生了什么,也有什么事情需要楚天歌花一个多小时做完。

    楚天歌坐下的动作为之一滞,顿了一下回答她:“处理完了。”没去看她的眼睛,也是启动起汽车准备离开。

    黄小诗是犹豫着,踌躇着,最后鼓起勇气问:“留她一条性命了吗?”

    楚天歌肯定的回答她:“留了。”也停顿了一下,对她说:“我现在可是没有权利杀她。”

    黄小诗惨笑了一下,感觉心里不是一个滋味的。似乎在接触天灵,接触战队联盟,接触这个颠覆常识的世界以后,一些事情都不能用常识去看待了。

    她也是迷茫了好一阵,幽怨的问专心开车的楚天歌:“这么说我多了一个姐姐了?”

    “不啊,你是多了一个贴身侍女。”楚天歌肯定告诉她,让她明白现在秦柔在他们中间连小妾都不算。

    黄小诗二话不说,手指狠狠掐在了楚天歌的腰间,马上变脸的让刚才的幽怨什么一扫而空,只剩下气恼,气恼他等于说他果然还是承认咯?!刚冒出个未婚妻,现在又给她弄出个“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