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68 要干就彻底
    秦柔也是对楚天歌警告说:“如果不想我把你现在的位置情况告诉你家里,你最好对我尊敬一点。”

    “你这是在威胁我咯?”楚天歌突然一个诡笑,下一瞬已经出现在秦柔面前,掐住她的脖子,单手把她举了起来,两只眼睛已经完全没有情感就是两个黑洞的凝视她。

    他在她说出“楚大少爷”这个称呼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善了,这个称呼一方面说明了她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情况,还知道了他的来历位置。

    “是……又怎么样。”秦柔是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她奋斗就是为了高高在上的生活,现在结果不光沦为被威胁成仆,甚至时刻还被对方威胁着。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获取的自由,她就是死也要争取的!

    她是痛苦的对楚天歌说,感觉楚天歌的五根手指在慢慢收紧,要掐断她的脖子。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蠢的人。”楚天歌是放下了她,不过不是好好放在地上,而是把她扔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受到一些皮肉伤。

    他现在是36级,她才不过28级。

    按照天灵这里的实力情况,他现在一根指头就可以戳死她。不过他决定不杀她,因为必须说他有顾忌。

    “你想怎么样?”楚天歌问她,看她一脸狼狈,刚才还白衣渺渺+出尘仙气的模样现在因为头发夹杂的碎叶全部毁了。

    他现在不杀她解决了这件事情,一个原因是这里是在天灵,他就是杀了她这个人物只会让她重生,不会让她真正意义上“死亡”。

    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毕竟活在一个法制社会,不可能真正杀死她,除非他和她生死战,夺取她的人格存在。否则等待他的只会是法律的制裁。

    更重要一点她毕竟和黄小诗关系很不错,杀了她,被黄小诗知道了她一定会不开心。

    要说她不是已经被输给他了吗?成为他的战利品。

    那件事情她的确是成为他的战利品,理论对她做什么都可以,但这个什么都可以唯独不包括夺取她性命这件事,因为她在这方面还是自由的,是受这个社会保护的。

    他这句话无形的承认他被她威胁了,看她想要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首先,你要把那个还我。”秦柔得意的怪笑起来,知道自己受了一点皮肉伤,但她还是赢了,在这回合的对决中她赢了,使楚天歌必须听她的。

    “好。”楚天歌没有意见,反正那个U盘已经毁了,大不了他给她一个假的,找个一模一样的很简单。

    不过他听到她说了一个“不过”知道她要提出来的条件没有这么简单,只这么一条。

    “其次,你要帮我把黄龙大会的冠军奖励给我。”秦柔说明了她还是没有放弃黄龙大会的冠军奖励,使楚天歌更加好奇那是什么,让她这么在意的。

    “也可以。”楚天歌是无所谓,现在都答应她再说,反正对他来说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给出去的东西都是可以抢回来的,更何况他不一定会真的给出去。

    “还有……”秦柔还要提出条件。

    楚天歌是竖起手指,微笑提醒她:“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贪婪,否则要的太多,可能付出代价越大。”

    算是威胁了她一句。

    虽然他很不想他现在的位置暴露,但不代表他真的怕暴露。

    在接触天灵前,他可能没有这个底气,但是接触到天灵,尤其是突破流风决八门大关在现实发生的那件事情以后,他隐约觉得天灵能够带给他的东西不是那么简单。包括九天风神诀都是有可能在现实修炼的,只是他缺少一个契机。他现在要争取的也是找到这个契机!

    秦柔要说出口的话语为止一顿,听出楚天歌说出这句话里面的威胁和冷意,说他说这句话时候是笑里藏刀都不为过,是真的很认真真心的“好心”提醒她。

    “就先这两个吧。”秦柔开始怕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她可是抓住了楚天歌一个大把柄,这个把柄是他除非杀了她都不可能抹灭这个威胁的。这件事情使她恢复了底气和自信,笑对他说:“我想到会再和你说,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联系我,我不会再听你吩咐了!”说完她就要走。

    正因为知道他的来历才更知道他的危险,所以要离他远远的。发现她一直和什么样的一个危险人物合作。

    楚天歌看着她速速离开的背影是笑起来,目光也冷下来,就好像在看一个奔跑的死人。

    “怎么让她走了?”

    恰在这时,一个人影在虚影里中出现,看模样不是影还是谁?

    秦柔都不会想到她约楚天歌来这里谈这些的时候,影碰巧正要过来找楚天歌恰好在场,听到了这一些,也见到了楚天歌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有时候人的愚蠢就是自己已经落入陷阱,却偏偏认为自己才是布置好陷阱陷害成功别人的那一个。”楚天歌是对影说,可以说这一幕就是他故意给他看的。

    “要不要……”影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在经历了龙门一战以后,他对楚天歌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已经把他视作了师傅甚至偶像的存在。

    现在看见自己的偶像被别人威胁了,他第一个想到的替他解决。

    “不急,她还有用,需要用她帮我钓出一些人。而且我就是按照她办了,她只要不永远闭上她的那张嘴,我也一辈子会被她威胁着。这可不是我喜欢的处理方式,我讨厌麻烦,喜欢一次性解决问题。既然要解决就要一劳永逸。杀了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除非现实杀了她……先让她开心几天吧。”楚天歌是幽幽的说,说明他已经真的被激怒了,真的认真考虑对待这件事情。打算把秦柔的这个隐患彻底解决掉,让她变得真的听话。

    “好吧。”影听见楚天歌已经有解决办法了,也不去干涉他的“私事”,问他:“你叫我过来是想让我做什么事?”

    他的过来是被楚天歌叫过来的,说有事情希望他运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