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63 痛至骨髓的仇恨
    死魂师!

    一种擅长精神控制的魔种,可以说是魔种里面的魔尸召唤师!

    对方一上场出手就把钟有艳控制住了,使她成为了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靶子。

    武夜看见这一幕嘴角扯起一个不屑的冷笑,所以她认为这就是一个过场,一场随便打打都可以赢的战斗。

    楚天歌脸色却真的一下阴沉了,发现对方的准备也的确充分,居然专门找了一个最克制钟有艳的的选手来对付她。

    “怎么办!”黄小诗一下子紧张的抓紧了楚天歌的手臂,都把他胳膊抓青了。现在如何看钟有艳的情况都是糟糕了。居然一上场就被对方控制住,也不知道这个小男生还有什么其他手段。

    “豆瓣,只能看着。”楚天歌看着,他早看出钟有艳有点太紧张了可能会出事,没有预料的是事情会发生得这么快。如果她能够轻松一些,一定能够看见对方的起手动作赶紧退开,以她的实力水平还是可以办到的。

    小男生的脸上表情分明出现明显的一松,看来他作为十六夜的代表来打这场看似会赢的战斗他压力还是很大,因为他不会忘记他要面临的对手是让武夜也吃瘪过的,还不只是吃瘪过一次的存在。

    “应该怎么折磨你呢?”

    天灵里修行者是修炼,魔种是变异。

    小男生他的变异方向正是精神,他更是可以号令千万魔尸的可怕存在。如果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假如是在野外他用魔尸的尸海就可以轻易淹没钟有艳这么一个小小的重甲战士存在了。

    他是看见把钟有艳完全控制住,转身成为戏耍老鼠的猫,不急着杀死她,相反围绕她转悠起来,思考着如何慢慢折磨死她。

    武夜是看的皱眉,对他训斥了一句:“魂冢,别玩了,速战速决。”抱着手臂看了楚天歌这边一眼,她看见看似紧张的楚天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的感觉。

    他……

    好像太淡定了?

    他虽然是紧张,但绝对不是慌张!

    这放在他这个能够让她都视作的劲敌的男人身上绝对不正常。他一般还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平静,只能说明他还有什么底牌没有掀开!

    “夜姐,这已经不是赢定了?让我玩一下呗,要不然这一场战斗未免也太无聊了吧。”被称作魂冢的小男生还是有一些小孩子心性,不过他绝对不是什么善良天真的普通小孩,他是把他手里那根黑色手杖扛在肩膀上继续围着钟有艳打量,似乎在考虑着再改用什么精神能力让对方饱受折磨,最后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一样。

    武夜目光一凶,不是现在双方正在公平对战,她一定冲上一巴掌狠狠扇他一个耳光。他是不清楚这一场比赛对他们十六夜的意义同样重大?天歌那边的武器和功法是一笔巨大财富不说,就是说他们需要付出的退出黄龙大会的代价,他真以为只是简单退出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黄龙大会有什么特殊存在,会引起他们十六夜的注意力。

    “反正别玩了,尽快结束吧。”武夜再次警告他,如果他敢输了这场比赛,她会亲手杀了他,她发誓!

    “好~~~”魂冢无奈,好像一个孩子被妈妈吩咐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样不愿又不得不服从的长长拖音,也突然想到什么残忍杀死钟有艳的方式一样,忽地露出残忍嗜血的笑,从怀里掏出一把抹了毒的在散发出绿色烟雾的匕首。他是眼睛在她身上搜索了一下,猛地一刀狠狠刺进了钟有艳小腹!

    “啊嗯!”即便钟有艳被控制住,但是巨大的疼痛还是让她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疼哼。

    “嘿嘿。”魂冢癫狂的在喉咙深处发出嘿嘿的笑声,好像一个孩子发现好玩的玩具一样,喃喃自语还说着:“这是抹了痛苦毒药的匕首,可以让疼痛增强五倍,果然好玩。”

    “好玩尼玛啊!”钟灵是怒的咆哮起来,已经要冲上去宰了这小子,不过被战斗场地的屏障挡住,冲不进去。

    影的目光是冰了,冰的像南极最深处万年久的寒冰,他的漆黑的匕首也已经落到他手里把玩着,那审视的目光好像在思考着如何从这小子身上割下一块肉,可以让他的疼痛最大。

    黄小诗是目光红了,要哭又怒的对楚天歌喊:“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在这里她和钟有艳关系最好,现在钟有艳被对方控制住居然还能疼得发出疼哼,可以看出她是疼到了什么地步。

    在这里只有两个人还能保持住平静,一个是秦柔,因为她本来就是作为盘观者,另外一个就是楚天歌,只不过楚天歌是咬紧了牙根,目光射出仇恨。他是在忍,没有急着释放这股仇恨,忍耐下来积累成为更加强大的力量。

    他看向武夜,对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阴冷笑容,对她说:“你还真是找来了一个好人手。”

    使武夜目光瞬间一沉,明白楚天歌这是彻底恨上十六夜了,认为这是他们十六夜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欺辱他们血铃兰的人!

    武夜张了下嘴,最后还是闭上决定什么不说,因为她认为没有必要说什么,对她来说根本不屑解释。

    她的反应态度却更加让楚天歌对十六夜的厌恶加深,暗中决定了等到自己实力再强大一些一定要铲除了这个什么狗屁最强十六人。

    他们不就是仗着实力强大欺辱别人吗?那好!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他楚天歌如果实力比他们强了,各种欺辱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就是不知道武夜知道她今天一句话可以化解这个巨大的误会,为十六夜解去一场灭顶之灾,她会不会后悔的连头发都白了。

    魂冢也用事实证明他就是要慢慢折磨死钟有艳,他是一刀、两刀、三刀……一刀接着一刀好像玩水桶人游戏的不断往钟有艳身上捅刀子,欣赏她痛苦的表情,他却很开心一样发出兴奋欣喜的笑声。仅仅看他的笑脸听他的笑声,真的要以为一个开朗的小男生在天真愉悦的玩着一个让他心情很好的玩具。当然前提不是去看他正在用一把匕首一次又一次的捅在一个真人身上!

    “动啊!有艳动啊!”黄小诗已经急哭了,对魂冢是痛至骨髓的仇恨,对钟有艳是发自内心的痛心,真的担心她在解除控制状态以后会不会在这份疼痛下精神崩溃,留下永久不能被抹灭的心理阴影。

    钟灵、影也都是用自己的方式为钟有艳鼓劲,希望她快点动起来,斩了这个狗娘养的!

    楚天歌却是凝视钟有艳,低吟一句:“应该差不多到时候了。”

    注意到钟有艳身上发生的一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