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60 挡路就给铲了
    “具体什么情况?”楚天歌有点严肃的问黄小诗,他不敢相信仅仅睡了一觉的功夫会爆出这样的消息。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刚醒来就听说了,立即告诉给你。”黄小诗说明了她也是不甚了解。

    楚天歌明白从黄小诗这里难以获得更多,立即亲自动手开始查,登陆了游戏相关讨论论坛一类的地方寻找这件事情的线索。很快终于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

    “有人退出黄龙大会了?”楚天歌奇怪的发现了这么一条不算太重大的消息,但是可以直接证明和黄龙令的价格大跌有关。

    黄龙令就是参加黄龙大会的凭证,黄龙大会又是在东部地区开展的一场比武盛会。所以严格来说这只是一场小规模的地区比赛。

    黄龙令在之前不算多,但也绝对不是有价无市之类的。只不过因为它是另类的可以参加黄龙大会的凭证,还是一次可以带十个人进去,所以价格一直居高不低。

    现在仅仅因为一些人宣布退出黄龙大会就会出现大跌,绝对让人难以信服。

    “还有什么其他原因?或者又什么人在捣鬼?”

    楚天歌好奇难道是这么巧有人在故意针对他?

    但是一想到他昨天去打黄龙令都是突发奇想的行为,即使他和谁结仇令对方想报复,也不至于会这么快动作。只能说明他运气不太好,撞到了另外什么事情的点子上。

    “你和钟灵还有秦柔回来没?”楚天歌想了一下没想通,决定先暂时不管这件事情,联系上黄小诗,和她谈谈她的事。

    “我?我和灵姐还有柔姐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是灵姐开的车,放心。”黄小诗回答他,因为租车回来花费了一些时间,而且钟灵也有一点接收的工作没有收尾,所以耽误到快中午才出发。

    “那好。”楚天歌听见是钟灵开车带她回来他也放心。

    倒不是说他对秦柔的恶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连接出现了昨晚还有之前两件事,使他对她实在不能那么放心。

    现在黄龙令跌了自然不是一个适合出手的时机,首先要调查了解发生了什么。

    他能够想到的是黄龙令大跌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其他参与途径,使得黄龙令变得不是那么必要。

    所谓是奇货可居,自然只有物稀才价贵。

    “那你小心,还没吃吧?等下一起出去吃饭?”楚天歌和她关系初定,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出去约会过呢。

    “……好。”黄小诗羞涩的同意,明白他这是邀请她去约会呢,她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楚天歌开心笑起来,满足的挂断了电话。

    也是挂断电话以后目光一下子沉下来,把身体放躺在按摩沙发里,凝望着天花板走神的深思。把眼下了解到的种种情况集中在脑子里一起剖析,从中找出必然性的蛛丝马迹。

    “难道真和有人宣布退出黄龙大会这件事有关?”楚天歌眼神突然恢复了清明。

    虽然说黄龙令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必须的,但是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换作谁心里都会不痛快,他总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为什么。

    相关信息里只是很简略的说了一句“有人退出”,问题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真因为这个“人”可以影响到整个黄龙大会的走向,使许多人都失去了对这个大会的兴趣一样退出了大会,所以导致参加这场大会关键的黄龙令也变得价值暴跌,价值一落千丈?

    他现在要查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困难,直接一个电话打出去,被对方说等他十分钟。

    十分钟后收到对方电话,很快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情况,知道了黄龙令大跌的真相。

    “因为十六夜宣布要参与?包括最强的第一夜?”楚天歌收到最新的消息发现事实真相出乎了他的预料。

    事实上真相和大众传播的信息相反,不是有什么人退出了,事实上是正好相反的因为有什么人加入了。因为十六夜公开宣布参加黄龙大会才导致了一些人认为自己没有胜算很干脆的就不参加的退出了,进而导致更多人放弃了参加的念头。

    因为十六夜名声太大、名头太猛,所以都清楚只要和他们对上是没有活路的。他们即便参加了黄龙大会也是没有反抗的份。

    与其这样过去浪费时间,干嘛还要花高价钱买票白费力气?

    因此这才成为了一夜间黄龙令大跌的真正原因。

    “我勒了个去。”楚天歌窝在按摩沙发里气笑了,发现他真是被殃及的池鱼。

    即使这多出来的19块黄龙令准确说是他练级时候的附带战利品,他就是拿去丢了他也不会损失什么。

    但是现在他明知道这每一块黄龙令都可以给他换来大批的修炼资源、天材地宝,却因为这么一个操蛋的理由给搅和了,搞得这些昨天白天还价值连城的黄龙令,一下子变得即将面临一文不值。

    你说他冤不冤!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被十六夜搅和了。”楚天歌是想明白了事情的根源就是十六夜。因为他们宣布要参加黄龙大会,所以导致了许多人失去信心参加,认为参加也是浪费时间。

    因此他必须想办法让十六夜参加不能不可。

    他是立即打电话给钟灵,对她说:“灵姐,你立即替我向十六夜的武夜发起挑战,赌她不许参加黄龙大会的机会,告诉她,如果她能让十六夜全体不参加黄龙大会,我就把我武器赌给她了不说,还赌上我修炼功法,这是她绝对想要的!”

    “啊!”骤然间听见那边慌慌忙忙打盘的声音,还有吱的轮胎在地面打滑的声响,听起来钟灵被他这席话吓得差点把车开沟里了。

    也听见秦柔在吼:“楚天歌你是不是想要我们的命!别忘了你女朋友也在这辆车上!”

    显然知道钟灵是因为和他打电话才差点发生车祸,还有已经从黄小诗那里知道他真名叫做楚天歌。

    “天哥!你要吓死我们啊!”黄小诗也被吓得不轻的抱怨,气哼哼的让他给她等着。

    钟灵是缓了一会,听见车应该是被她靠边停下了,对他说:“小哥,你是要吓死我啊?刚搞完龙门,你又直接向十六夜下手了?意思还想直接搞他们全体?你到底要做什么?上天吗?”

    “没啥,有人挡我们财路了,我也只有铲平了他。”楚天歌是耸耸肩,对她们差点因为他出车祸的事情是后怕又歉意,但还是十分坚定的告诉她,这个十六夜的“挡路土坡”不铲平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