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151 要人也要心
    “这只怪你蠢,没有点三板斧,哪里敢来你这土匪窝?”楚天歌调笑的对他说,提醒他现在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因为他自己蠢,实在太小瞧他了。

    林天英是很想动手宰了他,让他不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但他知道战队联盟的可怕,知道那样做他只会死得更惨。更重要楚天歌刚来这里展现出来的身手证明了他现在想动手也不一定能够留下他!

    “好!算你赢了!”林天英恨恨瞪视他,知道他这一次彻底输了,输得倾家荡产。

    因为楚天歌是把他的命都赌上了,对应的价值让他这边输的是一无所有,龙门战队还有龙门今天以后不复存在!

    “当然的。”楚天歌笑着对他说,承认这不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哼!”林天英冷哼一声要走,也要去拉走已经失去了魂魄不能从他们惨白的事实里缓解过来的林天豪。现在一定要说他最后悔的事情是知道林天豪犯错的时候没有立即阻止他,不然事情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

    但他知道他还没有完,因为他输掉的只是他自己的产业。他作为真正靠山的林氏财团是一点影响都没有,那里是他们的根,也是因为属于他父亲,所以没有办法作为赌注参与。

    他只要林氏集团不倒,他就可以卷土重来!

    “等下。”楚天歌却伸手拦下了他,不过他这一次不是像上一次那样不懂战队联盟生死战的游戏规则才这么做,他是为了另外一件事,问他:“秦柔到底是什么把柄落到你手里?让她这么忌惮你?”

    他才不忘秦柔极有可能是因为什么把柄落到了林天英手里,才会和他即便翻脸也要服从林天英安排。

    现在他的生死战赌注包括了秦柔,所以他才不想林天英以后还可以用这个继续威胁秦柔,使秦柔成为他埋伏在他身边的一颗暗棋。

    “放心吧,东西我都已经转交给你了,你自己等下慢慢看吧,在办公室。”林天英是奇怪他这时突然拦他做什么,但是听到他说的恨恨的瞪着他回答他。他是不屑于做输了不认输这种事。自然不忘秦柔这个女人也是赌注之一,很干脆把她相关的东西也都转交给他。

    楚天歌听到收起手,摆摆手让他可以走了。

    林天英认真凝视了他一眼,要牢牢记下他这个人,他发誓他今天受到的耻辱绝对会很快找回来!

    楚天歌却是已经不去看他,他是让钟灵去接收这个地方,把秦柔交给黄小诗照顾着,他独自一个人走进向了这里的办公室,很快找到了那个秦柔相关的东西。

    也是看到这个东西的内容的确相当劲爆,的确是可以威胁到秦柔的可怕把柄。

    他这时是坐在原本属于林天英的真皮老板椅里,把两只脚翘到办公桌上,看着一个小u盘里的内容忍不住笑起来,完全没有想到的笑说:“没想到秦柔年轻时候也做过这么糊涂的事?”实在想不到成熟美艳的秦柔年轻时候也有这么盲目冲动的时候。

    他是看到u盘里的内容,看到秦柔曾经也有落魄的时候,居然那时候为了创业资金借了-裸-贷!

    不过显然当时年轻的她没有想到-裸-贷会这么后患无穷。

    她是当时偿还了资金以后,结果相关的照片还是落在了对方手里,最后落到了林天英手里,使那些照片成为威胁她的巨大把柄。

    不管她想在黄龙大会得到的最终奖励是什么,但明显和销毁这些照片有直接关系,这是她人生最大的污点,同时没有哪个女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裸-照流传到外面给无数人看。

    “不过秦柔的身材还是很极品的。”楚天歌是看着这些照片津津有味。

    他是看她平常制服的样子只觉得她身材不错很极品,不过现在看到具体的身体情况才知道她在黄小诗这个年纪时候就已经比她身材劲爆太多了,完全只有钟灵可以和她有得一拼,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尤物,让任何男人一看就感觉热血喷张,某部分要起反应想把她狠狠压在床上。

    不过这对他来说……

    他承认这是很好威胁秦柔的一种手段,让她听他话按照他吩咐做任何放弃为人尊严的事情都行。

    因为她很自傲也很自信,所以她越在乎自己的颜面,可以为了自己颜面放弃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只要让她在外人面前看上去光鲜。

    可是他认为他不需要这种东西就可以征服了她,相反用这种手段实在太低级,顶多能够得到她的身,不可能得到她的心,没有办法让她心甘情愿的跟他。

    所以他是很干脆的一水晶镇纸把这个u盘拍了一个粉碎,让里面储存的信息不复存在。只感到-裸-贷真是一个看起来美好的死亡陷阱,连秦柔这样高傲的存在都可以在创业初期中招,结果受到无尽梦魇的纠缠。让她像被一条看不见的狗链束缚住她高傲的脖子,让她必须被迫的四肢着地,不能自由抬起头颅的匍匐前进。

    做完这些楚天歌是离开了办公室,知道接下来这里的事情交给钟灵处理就可以了。

    他是出来看到了黄小诗,也看到了一脸复杂的秦柔。他是知道秦柔一定认为东西已经落到了他手中,被他用来威胁让她做许多她不愿意做甚至谈得上羞耻的事情。

    不过他是不想多解释什么,只是走向了酒吧外,独自一人上了那辆租来的白色马自达,提前一个人先行返回了江市。

    ##

    “东西呢?”

    “你想要啊?”

    楚天歌是刚刚开车回到了黑雾网咖——因为钟灵的那个黑网吧终于开始动工装修没法住人了——才是回到了钟灵给他整理出来的一间休息室,秦柔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他要东西。

    他是故意调笑她的反问她,忍不住想起她衣服下身体的热眼模样。

    “你想怎么样?”秦柔已经有点急了,她是承认她在一些事情上很对不起他,但是她也不想因此落到他手里被他威胁的玩弄。

    “不怎么样。”楚天歌是说实话这一趟忙碌使得他有点渴了,直接从这里的冰柜里拿了一瓶冰鸡尾酒狠狠灌了一口,对她说:“东西我已经毁了,所以你找我要,我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