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59 打上百兽门
    惑姬解除幻境效果,楚天歌立刻退出了幻境的空间,重新回到正常状态下。

    “门主?”

    药王是陪伴在旁发现他怎么刚走一步就停下了,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心魔越来越可怕了。”楚天歌嘀咕了一句,算是对他的疑问做出了解答。

    离开出来以后他才感到他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也发现惑姬越来越会捕捉他的弱点了,他是刚刚心情有了一丝懈怠就被她钻了空子,把他拽入了虚幻的空间,在里面给他最想要的一切。

    从这层意义上来讲,她还真的是魔没有错,太懂得如何利用人心的弱点,来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奴隶。

    可是她不会想到九天风神诀就是最克制她的东西,九天风神诀使他心灵纯净如风,不会受到任何控制效果太长时间的影响。

    如果不是她的提议让他很心动,他已经一开始就出来了,废话都懒得和她废话。

    “去百兽门吧。”

    楚天歌却也预感惑姬给他上演的东西何尝不是一种预知,掌控了时间和空间法则的她在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神通广大的。

    这次去百兽门就不需要药王假装那个老药农了,就是以神域境高手的身份和他大摇大摆的去百兽门“拜山”。

    两人来到百兽门的山门下,因为百兽门内乱元气大伤,现在连个看门的弟子都没有。

    楚天歌是命令的对药王说:“把这门匾给我拆了。”

    他这一次过来就是过来踢场子的,和百兽门才不会讲什么客气。

    现在既然没有人“迎接”他们两人,他也只有主动“按门铃”提醒一下里面的人了。

    药王出手就不是一个小动静了,右手一挥仿佛扇了下清风。

    瞬间一个金色大手出现扇向了这座山门,还有那个楚天歌说的到门匾。

    但是以他的实力扇出去那就是排山倒海的威力,在这一掌下,不仅是这山门和门匾,连进山的阶梯都轰轰隆隆的连续爆裂的垮塌了几百米,使百兽门的山门入口这里的山体上活脱脱多出了一个大手印!仿佛天神一掌拍在了这山门上。

    楚天歌看得感慨,感慨境界是一步一登天。

    药王作为神域境已经具有了一些神的威能,到了天人境更是已经算是半神,在这个空间这里都属于无敌天下的存在了。

    因为这边巨大的动静,百兽门里面就是再聋也可以听到,齐刷刷的崩出来几百个人,有老有少,都是这百兽门的弟子。

    “林歌,是你!”

    因为楚天歌怎么说也是百兽门内乱事件的罪魁祸首,所以他现在出现在这里,立即有许多人一眼认出了他,认出他是谁。

    “当然是我。”楚天歌笑着回答,发现这一次百兽门算是被他坑惨了,看出来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带了一些伤,只是这个伤势的强弱诧异。

    “你还敢来这里!”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出现,白衣白发下正是那白虎堂的堂主——白不惜!

    也是楚天歌来这里要找的一个目标。

    “你个阴阳人还活着啊,亏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乱战里了。”楚天歌嬉笑调侃的对他说,不在乎他的大忌,不在乎他最忌讳别人说他什么,就是当着众人面直接称呼他是阴阳人。

    “你敢称我是阴阳人?!!!”白不惜气得声音都拔了一个尖,更像一只努力想打鸣的阉鸡子了。

    不过楚天歌现在自认自己才不怕他,不谈他自己的底牌,他旁边站了一个神域境高手就让这里没有谁敢轻举妄动,不然他们哪里会这么“友好”的距离他这边五十多米距离,只敢围观着他而不是直接过来把他拿下。

    “花非花呢?”

    楚天歌直接说出了他来这里的理由,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花非花,为了要她的命。

    “你找花非花做什么?”白不惜是出声问,严肃的盯着他,没把楚天歌鸡皮疙瘩都盯出来了。

    “你个死人妖别这样盯着我好不好,都要恶心死了。”楚天歌终于没有忍住说出声,擦擦皮肤发麻的手臂发现被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娘娘腔男人盯着原来是这么恶心的事情,虽然他的样貌在一些脑残少女眼里属于俊美到妖艳的。

    “死!人!妖!????”白不惜声音又拔了一个尖,在他面前完全保持不了风度和淡定了,怒极攻心下一爪朝楚天歌凌空抓过来,要给他胸口狠狠来上一爪。

    楚天歌却是看都不多看他一眼,只是寻找花非花的位置。

    药王陪伴在旁,看见白不惜竟然敢当着他的面伤害楚天歌,是反手一掌拍了过去。

    轻易粉碎了他抓过来的爪影同时,还金色手掌印在了他的胸口,把白不惜拍得蹬蹬蹬连退了十几步,噗的一下一口淤血喷出来,整个人的气息都萎靡下去,惊骇的看着楚天歌身边一直淡然跟随的白衣儒生,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来路,这个“林歌”又从哪里找来的这路高手。

    “楚少爷,要不卖小女一个面子,不找我家女儿的事故?”朱雀堂堂主朱百艳飘然落下,仿佛一只火雀浴火的落在了百兽门众人还有楚天歌、药王他们中间,还对楚天歌盈盈拜下了。

    “你认出我了?”楚天歌是问她,看这中年-美-妇对他跪下,明白她是知道了一些内情,赶紧向他求饶的。

    “听闻了一些风声。”朱百艳坦白的告诉他。

    她也是知道了楚天歌身份以后才知道她差一点得罪了什么样的一个人。

    她虽然是朱家的人,不过是朱家旁系的人,不然也不会被派到这种地方发展。

    可是这楚天歌是楚家的直系。

    虽说楚家被覆灭,但饿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更别说楚家现在就只剩下他这一个了,等于说他已经就是现任的楚家家主!

    仅仅是这层身份,她已经是拍马不及。

    更不用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光脚的,把他惹急了,他就是对抗了整个朱家他都没有顾忌,更何况她这么一个小小的旁系。

    所以她是已经打好主意,只要能缓和好这段关系,她就是自荐枕席都没有关系。

    楚天歌虽然认为朱莹莹有点多事,但是转念一想她是朱家人,给朱百艳提个醒也是理所当然的,总不能让她有一天死了也是死的不明不白。

    朱百艳这样低声下气何尝不是明白了她现在前途堪忧,朱莹莹显然会帮对方打点,让她就是死了,也不会在朱家引起太大的震动和对对方的仇恨。

    说明白一点就是弃车保帅,更别说她不是车,就是一个卒子,所以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