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60 杀白不惜和花非花
    “很简单,你让她给我为奴也可以。”楚天歌嘴角滑出一个冷笑轻蔑对她说,摆明说明这件事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而且如果是让她那般高傲的女人给别的男人为奴,她保证只会生不如死。

    “没有别的办法?”朱百艳声音冷下来,和刀子摩擦般尖锐,她是听出他根本没打算给她们缓和余地,就是要把她们逼入绝路。

    “你认为还有别的办法吗?”楚天歌含笑反问她,笑她的想法天真幼稚,在花非花那般针对他时候,更是侮辱黄小诗她们时候就已经触碰了他的逆鳞,他难道可以假装没有看到?

    朱百艳脸色几变,知道对方是做足了充足准备来到这里,刚才他身边白衣中年儒生一掌几乎废了白不惜的情况,说明了这名白衣中年儒生最少也是神域境的水平,也即是80级以上的高手。可以说他就是一人,在这里也能够当作千军万马使用。

    楚天歌是给朱百艳思考的时间,目光朝百兽门的众人中间看过去,看见了青龙堂、麒麟堂还有炼器堂的堂主都在,不过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不打算参与这边的事。

    百兽门门主倒是没有见到踪影,不知是不是在那一次强行使用了九龙盘导致反噬之后还没有恢复。

    不过他到目前还是没有见到花非花的身影,不知道她到底藏身在什么地方,还屏蔽了气息。

    “既然找不到花非花……”楚天歌看向了那边重伤倒地难起的白不惜,知道这个白不惜也是要死的。因为他杀死了胡高歌,给胡高歌偿命多少算一个理由吧。

    白不惜是看到楚天歌朝他看过来,立即察觉到他目光中的杀意,明白他是想在这里杀了他。

    他是高声对楚天歌喊:“你敢在这里对我动手?!”

    虽然他是玩家,在这里也不过是他如同人类在潘多拉星球上的阿凡达肉身,但是他为了经营这个肉身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怎么可能让他轻易被摧毁在这里。

    他故意高声说就是为了引起这里其他百兽门的注意,不信对方仗着一名80多级高手在旁,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众在这里杀了他,引起这里众怒。

    “我为什么不敢?”楚天歌好奇反问他,发现他这个话说的有些有趣了。现在他是高手在旁边,就如同当日他们有实力在旁,他们可以仗着实力高于他,就可以随意欺辱他,他今日过来实力反超了他们,他为何就不能这样做?

    因为他是好人?

    可是何况好人都有逼急的时候,他自己还不怎么认为自己是一个善类呢。

    都说棒打落水狗,白不惜现在在他眼中就是一条狼狈的落水狗,不是药王留了一线力量,刚才一掌已经完全把他打成废人了。

    楚天歌他是手一甩,把右手往身前甩出去,刹那一道青光射出,瞬间化作十米长青龙扑啸向他,在白不惜惊恐的目光中望着这头青色长龙张牙舞爪发出阵阵龙吟的扑向他身体,贯穿了他的胸膛。

    “你……”

    白不惜到这一刻都不敢相信他真的敢动手,不解他难道不知道他这样做算是惹上了他们白家人?

    但是突然他恍然想起了朱百艳刚才对这人的称呼。

    楚少爷?

    楚?

    能够让朱百艳如此恭敬还忌惮的,又姓楚的,恐怕也只有那么一个楚家的吧。

    但是楚家不是已经被神秘力量覆灭了吗?

    楚天歌是扫了白不惜断气的身体就没有再多看他一眼,把目光转回到思考许久终于表情上松懈一些有了答案的朱百艳,问她要如何抉择。

    很显然的,他刚才果决杀死白不惜的事情给了她很大触动,使她如今明白了他就是一个果决杀伐的人,任何威胁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答应你,不过女错母偿,我也甘愿为奴,和她一起陪伴。”朱百艳盈盈单膝跪伏下,低头做出了一个相当让人震惊的决定。

    哗的一下,让这里众多百兽门弟子,尤其是里面的玩家弟子一片哗然,明白她这意思不是母女同……

    楚天歌却听得皱眉,他那么说是为了把朱百艳和花非花逼上绝路,最好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比较好,那样他下手也方便也对朱家有交代。

    但是她现在这般服软,甚至不在乎廉耻的暗示愿意母女同侍,反倒让他没有杀她们的理由。

    要说在这里拒绝了她,他自己算是食言,那样事后被朱家知道还是不太好交代,因为会证明他就是故意想杀他们朱家人,即便只是一个旁系的成员。

    “好。”楚天歌考虑再三,想到了办法选择在这里还是答应了朱百艳,不过他的想法是先把花非花吸引出来再说,对她说:“那么把花非花叫出来吧。”

    朱百艳脸色分明闪过了松了一口气,还有开心他上当的神情。

    楚天歌看在眼里,现在不知朱百艳到底是一个什么打算,但心想她不是真心归降最好。她也绝对不会想到他要杀她们的心情已经这么坚定,已经不会给她们任何投降归附的机会。

    “请稍等。”朱百艳立即联系上花非花,要花非花出来见过主人。

    楚天歌却是气定神闲,不过他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冒出来了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小猫是眼瞳赤红,正站在他脚边怡然的舔舐着自己的爪子,还慵懒的打了一个呵欠伸了个懒腰。

    因为这里气氛凝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在楚天歌和朱百艳,已经死去的白不惜身上,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只小黑猫的出现。

    花非花立即在朱百艳的呼唤下由百兽门内出现,神色倨傲走出来,看上去哪里有一点要跪伏认主的模样,对楚天歌看来的眼光里充满了讥讽和嘲笑,仿佛在说他才是被愚弄的那一个人,也是迟早会死在她手中。

    楚天歌看在眼里心中摇头叹息,叹息花非花完全没有继承到她母亲的优良品质,不像她母亲有一万个要杀死他的心,都依然千娇百媚的看着他,仿佛迫不及待要和他交欢。她是完全把全部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只有真正的傻子才看不出她的杀心。

    楚天歌也懒得和她演戏下去,因为那样双方都会很累。他是看向朱百艳这边,开口欲说什么,吸引了朱百艳的注意力,让她看向他这边。

    却是就这个时候,一道黑剑凭空出现,直接出现在花非花背后的从花非花的背后洞穿了她的胸膛,让漆黑滴血的剑尖从她的胸口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