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61 愤怒的母亲
    “妈……”花非花脸上的骄傲和得意立即全部转化成为了无尽的惊惧,惊惧求助的看向距离她不到百米的朱百艳,用眼神述说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很漫长的生命可以去享受,她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非花!!!!”朱百艳杜鹃泣血的惊叫,也惊恐看向她在她要被杀死的一幕,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成这样,也马上反应过来的立即动身要扑向她,要去搂抱住她气息在消散的身体。

    却是她刚刚踏出一步,花非花已经在她眼前完全被这把黑剑吞噬,随着黑剑一同眨眼消失在虚无,什么都没有剩下的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附近百兽门的弟子好一些都吓得坐在了地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事,不由自主的距离这片区域远离了一些。

    “不!!!”朱百艳泣血狂号,双膝跪地的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泪如泉涌,双眼赤红的泪眼婆娑望着花非花消失的位置,作为一个母亲,她是感动花非花彻底消失那一刻她和她的联系突然断掉了,让她的心里空空的,变得空荡荡一片。

    她也是发了疯的表情出现了片刻呆滞,显然是下线退出游戏了。但是很快她眼神又恢复了灵动,目光难掩深仇大恨的盯向楚天歌这边。

    “你瞪我做什么!”楚天歌恼羞成怒的反问她,明白她现在望他是一个什么意思。

    他现在依然是一脸的震惊,完全不明白这时候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眼睁睁看着花非花这样诡异的死在他眼前。

    朱百艳知道她是没有证据,但是她作为一名女性的直觉是明白这个事情一定是这个男人做的,一定和他有关,否则世上事情怎么会这样巧的,花非花刚刚出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努力强忍下心中无边憎恨,迫使自己恢复平静的沙哑喉咙对楚天歌说:“小女发生意外,请容许我前去查看一下情况。”

    完全假装自己刚才没有退出过游戏一样,现在才是要退出游戏确认。

    “好的。”楚天歌也完全一无所知的不知道花非花真的从灵魂意义上被抹灭杀死了一般,对她摆摆手让她先节哀去查看一下情况。

    朱百艳低下一些头,因为她不能保证她抬头时候是不是能那么掩饰好她瞳孔中酝酿的噬人怒火。

    她是一名母亲,即使她在外人传言中如何水性杨花放浪形骸,但她还是一名母亲,一名溺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现在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眼前被当着自己的面杀死了,凶手还可能是那人的就一脸无事人的站在她眼前,她实在没有办法露出笑容,她能表现出来的情绪只有恨!

    低着头返回了百兽门,知道只有她活下来才有给她女儿复仇的希望。也知道对方身份来历的强大,这件事情还绝对不能让家族里的人知道。

    楚天歌目送她消失,心中佩服这个女人真的能忍。看出她就是一条毒蛇,十分机敏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在不能确认一击制敌前她宁愿选择退缩。

    楚天歌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中对一个存在命令:“跟上去,找机会把她也杀了。”

    他虽然不愿这样赶尽杀绝,但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身边的人,还有他的计划,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阻碍必须无一遗漏的铲除干净

    “好的~~”脑海里立即传来了惑姬娇媚的声音。使一道黑影朝朱百艳离开,或者说是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走吧。”

    楚天歌是对旁边的药王说。现在白不惜和花非花都死了,他也没有了继续待在这百兽门的理由,和他张扬的破山门到来一样,他又是这样潇洒的走了,让这里的人都没有一个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这就是实力!还有权力!

    “好的。”药王恭敬跟随在他身旁,如他一名贴身保镖,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在他身边,保护他的周全。

    楚天歌是没有走出多远就召唤出了风龙,让风龙驮起他,使他和药王都是站在风龙的龙头上离开了这个地方。

    ##

    “呼……”

    退出游戏,平躺在游戏舱里气凝胶软床上的楚天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仰望着这就是一个大库房的一楼的灰色水泥房顶,发现突然心情都有些累了。

    也必须说……

    这就是男人。

    “怎么?下线还躺着偷懒一下?”

    突然游戏舱下传来一个俏皮的声音,随之一个东西飞上来飞进了游戏舱里面。

    楚天歌探手接住,发现是一只黄澄澄的橘子,朝下面看下去,看见就是居家的白色短袖短裤打扮,两只脚丫踩在水泥地面上的古清影手里一样拿着一只橘子嬉笑看着他。现在的她清水芙蓉,脸上没有一点化妆品的点缀,但她和林嘉欣有几分相似的瓜子脸庞,大眼柳眉的看上去十分精神。配合她现在的笑容,竟然可以感到几分清纯。

    “这不刚办完事吗?”楚天歌是从气凝胶的软床上坐起来,就坐在游戏舱边缘。

    感觉刚刚出来恒温27度功能的游戏舱,立刻阵阵暖风拂面,让皮肤毛孔张开的渗出了汗珠。

    和手里橘子一样橙黄的光线从这个开阔空间如厂房的几个飘窗投映进来,给这里的地面染上了一层金粉的颜色,发现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开饭没?今天谁做饭?”楚天歌立即感到自己饥肠辘辘的想要吃东西了。

    “你今天有口福了,小诗。”古清影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的得意向他说,告诉他今天晚上的大厨是谁。

    “小诗?我媳妇?”楚天歌立即惊讶问她,这一点他还是真没有想到。

    “你要不要脸!”古清影拿着橘子对着他,好似她手里拿的不是一只剥了皮的橘子,那就是教师的教鞭,鄙视他还要不要脸皮的这么快喊人家是他媳妇。

    楚天歌剥好了橘子,对她挑衅强调的说:“我们都见过父母了,她爸妈都承认了,难道不是?”反问她这算不算间接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