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一百二十章 事了拂衣去
    “咻!”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尖锐的破空之音传来,众人一看,原来是躲在一旁的那位分发丹药的奴婢拉开了穿云箭的引线。

    “失策!忘了还有一个小妞了,快闪!”天狼喊道。

    小黑也知道情况紧急,立马化出了原型,天狼将小女孩和老人扶到到它的背上,让它驮着两人先行离去。

    “孩子,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老人见天狼把坐骑让给他们,有点担心,怕天狼吃亏。

    “老人家,你们先走,我待会就会跟上来,凭他们还留不住我!”天狼安慰道。

    “有种就别跑啊,你们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别跑啊,哈哈……”张浪嚣张的大笑道,他还以为这几个愣头青真的不怕他神影门,现在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感到一阵快意,憋着的那口闷气终于吐出了一截。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影姬突然出现在张浪的面前,只见寒芒一闪,这位神影门的少主瞬间人首分离,飞出去的脑袋上那睁大的双眼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他至死都不明白这位美丽的少女为何突然下杀手,难道她就不怕神影门的报复吗?

    天狼也是被影姬这一手吓了一跳,不知道说什么好,此女子杀起人来居然比他还果决,本着强龙不压地头蛇的想法,他本不想这么快与本土势力结仇,所以才打算留张浪一条狗命。

    然而影姬大美女看到张浪那副可恶的嘴脸,手中的死亡之刃再也忍不住对鲜血的渴望了。

    “这种畜生,留下来也是个祸害,不如送他往生!”影姬一剑斩了张浪,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像她切下的不是一颗脑袋而是一颗西瓜一般。

    “大美女杀手啊,虽然你这种做法很不理性,但是我不得不说,干得漂亮,说的话也非常之忧道理!”天狼看着影姬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绝美脸庞,竖起了大拇指,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影姬兴奋的笑了起来,根本就没读懂天狼的意思的意味深长。

    “两位神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调情,赶紧逃命吧!”小黑说完,驮着一老一小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去。

    被自己的坐骑如此温馨的提醒,天狼哭笑不得,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身首异处的张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他和那刻薄奴婢的储物戒取了下来,连之前躲在一旁发信号的那名奴婢也没放过,被他敲晕抢夺了戒指。

    “大侠,我发现你很有当强盗的潜质耶,可以考虑改行了!”影姬在一旁捂着小嘴偷笑道。

    “去,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哪知道咱们穷人人民的生活多么不容易啊,形单影只流浪江湖,没人疼没人爱的,唉……说多了都是泪啊!”天狼一副心酸的模样,还装模作样的摸了一把眼泪,然后一溜烟的朝小黑离开的方向追赶。

    “我又何尝容易,要不是为了弟弟妹妹、为了村子里的人,你以为我想过这刀头舔血的日子啊……不对,你说谁是汉子呢?给我站住!”影姬一边喊一边凶神恶煞的朝天狼追去。

    自从知道了自己杀的不全是坏人之后,影姬平静的心已经乱了,她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般,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接下了任务,拔尖便杀。

    她已经暗暗决定,只要这次能安然回去,她就退出往生营,回去好好的陪伴自己的亲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小黑啊,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要知道你可是有主母的驴,知道吗?”天狼追上了小黑,语重心长的说道。

    “主母?有影姬漂亮不?”小黑边跑边好奇的说道,自从落下炼魂崖九死一生之后,小黑与天狼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以前对天狼更多的是感恩和敬畏,而如今却多了一份亲近之感,故相处起来也没有这么拘束了。

    “那必须的!咳咳……那啥,其实还有一头龙想嫁给我,她可是龙族的大公主,我还在考虑当中。”天狼略显羞赧的说道。

    “公子,虽然我是驴,但是我可不蠢,人家高高在上的龙族,会看上您一个凡人?打死我都不信!真要是龙族愿意嫁给您,您还考虑的话,那您真是……”小黑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那斜着的眼睛已经表露出了他的心声。

    “不信拉倒,到时候可别亮瞎了你的驴眼!”天狼居然被一头驴给鄙视,但是现在又拿不出证据,不好再辩驳什么,不过小黑也只当它家公子是在嘴硬。

    追在后面的影姬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不知为何脸蛋微微一红,喃喃的说道:“小屁孩一个,还主母,骗鬼呢,母猪还差不多,这世界上有没有龙还两说,说大话也不打一下草稿!”

    “你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

    ……

    半个时辰后,蜂窝楼的方向传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声:“是谁!天杀的,竟敢动我张狂的儿子,无论你躲到哪,我神影门都要将你寻出来挫骨扬灰,啊……”

    巨大的声波在整个炼魂崖不停的回荡,震得外围平民区的生物瑟瑟发抖,就连已经逃出去很远的天狼等人都能隐隐的听到那愤怒的吼叫。

    “张狂这下真的发狂了!”

    “那蟑螂终于死了,生这么个废物,还不如生个蛤蟆呢,起码还能吃蚊子!”

    “炼魂崖平静了太久,终于有点动静了!”

    “要变天了,咱还是赶紧回家收衣服吧!”

    ……

    数百里之外,炼魂崖的外围,一挂宽有数十丈、长不知几许的巨大瀑布犹如九天之上落下的银河一般,轰隆隆的砸到下面的水潭里,然后汇入一条大河之中,不知流往何方。

    天狼等人在瀑布不远处休息,看着眼前宏伟的景色,那紧绷的心,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他们三人其实根本不累,但是这一老一小两人身体虚弱不堪,根本受不了颠簸,要不是小黑用元气包裹护持,他们连这几百里路都坚持不下来,所以只能停下来休息了。

    还好炼魂崖禁空,就算有人追捕他们也只能用双腿,否则天狼怎么也不会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停下来,因为他可是听到了那张狂愤怒的嘶吼,这可是不死不休之仇,万一那老东西一发狂真的追过来就惨了。

    其实天狼也是吓担心,炼魂崖不但禁空,就连神识都不能外放多远,数百里之外,张狂又怎能追踪他们。

    “老人家,这张狂是什么来头,真够张狂的!”天狼看向坐在石头上气喘吁吁的老人问道。

    老人喘了一会,拉过小女孩,双双跪倒在天狼三人面前说道:“多谢三位恩人仗义相救,但我祖孙二人身体虚弱,带着我俩只会拖累你们,为了我二人,你们已经得罪了神影门,还是快走吧!”

    天狼赶紧将老人和小女孩扶了起来说道:“老人家,您无需担心,我们既然敢出手那就不怕他们报复,不过咱们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不甚熟悉,您老可否为我们等解惑?”

    老人听天狼这么一说,不禁震惊的看着他们,心道“

    这几个年轻人居然是外来者,而且都能活下来,那也算是有本事了,或许他们还真能渡过难关!”

    见天狼等人神色坚定,老人知道自己已无法劝阻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我就跟你们讲讲我所知道的吧!”

    原来老人名为姜汉,这小女孩是他的孙女姜璇儿,他并非是从悬崖落下的外来之人,而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由于太过久远,祖上是否为外来者他已经说不清了。

    他的家族也层鼎盛过,但是后来没落了,只剩他们祖孙三代,在这炼魂崖生活即使是凡人都需要定期的净化体内的涅化之气,否则身体机能就会逐渐衰退,寿元缩减,老得非常之快。

    本来炼魂崖之内也有诸多丹师,他们炼制丹药出售或者与他人易物换取自己所需,那时候炼魂崖还算太平,但就在数十年前这种平静就被破坏掉了,因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野心家,于是乎就诞生了如今的三大势力,神影门、万兽山庄和森罗殿。

    三大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通过各种手段笼络了炼魂崖之内的大多数丹师,凡是不能为他们所用者终生不得炼药,一经发现,格杀勿论,后来他们以私自炼药为借口,将那些不肯加入三大势力的丹师全部赶尽杀绝。

    至此,三大势力垄断了炼魂崖内的丹药,彻底的把控住了炼魂崖所有人族和妖族的命脉,让那些平民为什么采药、寻找各种资源,而他们则高高在上,坐享其成,姜璇儿的爹娘和哥哥就是因为去危险的地方采集净灵草遇难的。

    据姜汉所说,炼魂崖的来历颇为神秘,传说当年有一神秘的种族栖息在雷岩山脉,后来一域外的魔鬼无意间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何恩怨,那魔鬼随手就甩出了一个环形的宝物,那宝物有通天彻地之伟力,一下就在山脉中砸出了这个地下世界,而那涅化之气似乎是魔鬼刻意留下来的,那一支神秘的种族也在魔鬼的攻击下灭族了。

    后来,那些在魔鬼的攻击下侥幸存活下来的生灵和后来无意间坠入炼魂崖的修者,经过无尽岁月的变化和发展,逐渐的形成了如今的三块区域,人类和一些妖族居住在涅化之气比较稀薄的地方,也就是如今天狼他们所处的方位。

    在人类区域的右边,是涅化之气最重之地,同时也是那些阴魂、阴神们的乐园,他们不惧怕这种可怕的能量,因为涅化之气有助他们的修炼。

    左边那一片区域就比较神秘了,虽然地域广阔,但是却很少有人涉足,因为传说那被灭族的神秘种族还有人存活下来,他们有着金刚不坏之身,且天生神力,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惧怕神魂攻击,所以无论是人类还是阴魂阴神们都不愿意涉足他们的领地,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曾经有一位天神境巅峰的人族强者,他的修为高深莫测,已经无限接近圣境,半只脚都迈进去了,发起威来有移山填海之能,他自信心膨胀不信邪,自觉已经无敌于炼魂崖之内,于是就跑到那片神秘的区域逞凶,说要见识一下那所谓的神秘种族。

    一开始外面之人听到他张狂的大笑,以为他真的可以横扫那片神秘的区域,要征服整个炼魂崖了,谁知在不久之后,就传出了他的惨叫声,之后炼魂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身影,从此那片区域也就成为了禁区,无论是人类、妖族还是魂族都不敢再踏进去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