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深渊惊魂
    就在女杀手为天狼眼中的愤怒和悲伤而疑惑的瞬间,天狼的拳头已经如狂风般砸到了她的身上,生死搏斗之间,最忌分神,女杀手瞬间就陷入了被动,只能不停的防御着天狼的进攻。

    然而此刻的天狼已经完全疯魔,他内心的愤怒和悲痛全部都宣泄到了眼前女子的身上,如一头暴走的太古凶兽般,恨不得将这女子撕咬成碎片。

    天狼如今的肉身之力完全不逊色与眼前的女杀手,再加上他含恨出手,数百拳后,女子终于抵挡不住,鲜血狂喷,身子被击飞了出去,而天狼也是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在半空中双腿猛的朝女杀手跺下。

    砰!

    很扎实的接触,女杀手顿时骨骼碎裂往深渊坠落,步了小黑的后尘。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天狼居然无法悬浮在空中,在他踹飞了女杀手之后,也跟着往深渊之下落去,顿时将他从疯魔中惊醒。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风声,天狼吓出了一声冷汗,但是无论他怎么调动元气,都无法让身体停止下坠,这里居然禁空,也不知道这深渊到底有多深,一直这么往下坠的话就算是金刚之身都能摔成粉碎。

    想到此处,天狼在空中奋力的变幻着姿势往崖壁边靠拢,因为他发现了一些蔓藤,希望能通过拉扯蔓藤减速。

    由于之前追击女杀手扑出去了数十丈远,等天狼临近崖壁之时,已经不知道下坠了多深,而且下坠的速度非常的快,崖壁上的蔓藤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一下子就被扯断了,一直连续不断的扯断数十次蔓藤,他下坠的速度才开始慢了下来,最后他拉住了一根手臂粗壮的蔓藤,才彻底的稳住了身形。

    天狼摇摇晃晃的挂在崖壁之上,寻找了一处粗大而又凸起的蔓藤落脚,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道:“唉……心境修为还不够啊,太过冲动,差点把自己也搭上!”

    抬头往上望去,只看到了一道小小的半圆形光亮,天狼不禁叹道:“数百丈宽的环形深渊,现在只剩下手指头大小的圆环,这到底是有多深啊!”

    这里禁空,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想要爬上去,估计很难,而且小黑摔了下去,还不知是死是活,天狼也肯定不会独自离去的,因为这不是他的风格。

    小黑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畜生,一头坐骑,但是在天狼眼中却是不一样,小黑已经灵智大开,能够修炼,根本就不比一般的人类差,而且对他很是忠诚,关键时刻还舍身救主,比大多数人类都重情义,天狼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伙伴,又岂会舍它而去。

    决定之后,天狼不再多想,放开了双手往下落一段,再抓住一跟蔓藤停一下,又继续往下落,就这样一直过去了半个时辰,距离深渊底下只有几十丈了,天狼没有急于下去,因为他还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

    四处观察了一番,天狼发现在接近深渊底下的这一段距离,崖壁之上斜着生长了许多树木,扎根在石缝中,很是牢固,在一些树木之间挂满了各种蔓藤,犹如网兜一般。

    看到此种光景,天狼眼睛一亮,心想也许小黑还有救,想到此处,天狼再也呆不住了,在崖壁上到处爬行着,终于在数十丈之外,被他找到了小黑和那个女杀手。

    只见小黑浑身是血,躺在一个由无数手臂粗细的蔓藤编织成的网兜里,不知是死是活,天狼也顾不上去看那女杀手的生死了,急急忙忙的往小黑的位置爬去。

    这蔓藤编织成的网兜很是牢固,天狼整个身体跳了上去也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不过也不难想象,小黑的重量是天狼的好几倍,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能兜住,更不要说天狼这百来斤的身体了。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小黑的身体,天狼发现它体内的血脉几乎要停止流动了,只是身体还有一丝丝余温,骇得天狼顾不得自己伤势未愈,疯狂的用混沌元气包裹着小黑,然后撬开它的嘴,将一小快大地灵膏塞了进去,用自身元气助他炼化。

    过了一会,小黑体内的血脉终于开始运转,心脏也重新跳动了起来,这时候天狼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来得及时,且有大地灵膏和混沌元气这种逆天的东西,否则就算是神仙降临都无法将小黑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呃哼……呼……”小黑突然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眼皮使劲的翻动了几下,才睁开了双眼,当看到了天狼之后,小黑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道:“主人,不是让您先逃吗?难道还是没能逃过那女魔头的毒手?”

    “想什么呢,咱们没死呢!你也别叫我什么主人了,以后咱俩就是兄弟!”天狼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说道。

    “不行!”听天狼这么说,小黑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勉强化成了人形跪在天狼面前,它本来就只是受了外伤,经过天狼的混沌元气和大地灵膏的治疗,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只见小黑看着天狼认真的说道:“主人,我的命是您救的,我有幸能化为人形,并且有如此精彩的人生那都是您赐予的,如果不是您的点化,我这一辈子都只是一头浑浑噩噩只知驮人载物的凡兽,最终的下场也许是累死或者被人当食物宰杀,即便如此,在世人眼中,我也只是一头畜生而已,怎能跟您称兄道弟呢!”

    “小黑,这些都是那些愚味无知之人的看法,而且我也有许多妖族的兄弟,还有一头跟你一样凡兽出身的小松鼠,你何必在意这些呢!咱们是为自己而活,并不是为了他们的看法而存在,懂吗?”天狼正色说道。

    小黑最近跟天狼游戏人间,惩恶扬善,经历过许多凶险,也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在天狼未点化它之前它的灵智就已经不低,在灵智大开之后,它非常热衷于学习人类世界的各种知识,跟它以前那些懵懂的记忆互相印证,它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

    而且它非常喜欢那些人类和妖族的传奇故事还有传说,它觉得做人要懂得感恩,做驴也是一样,这一直是他内心里的座右铭,因为它无法忘记它在坑洞中垂死之时,突然出现在它眼前那位和熙的少年。

    无论天狼如何劝说,小黑的心中始终都有着疙瘩,他有点自卑,觉得天狼是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而它只是一只卑贱的凡兽,能给天狼当坐骑已经是前几世修来的福分了,不能再奢求更多,最后只答应了跟狼奎他们一样称呼天狼为公子。

    天狼也是无奈,或许无论是人是妖,内心里都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吧,反正也只是个称谓罢了,总之他心中将小黑当自家兄弟就是了。

    “先别说这么多,咱们先找个地方疗伤吧,这深渊也不知道有多深,能不能爬上去!”天狼往天上望了一眼,无奈的说道。

    “那她怎么办?”小黑指了指不远处那不知死活的女杀手。

    “就算她能活下来也废了,让她自身自灭吧!”天狼到底仁慈,不愿意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出手,而且他隐约记得自己发狂之时,这女子眼中好像有那么一丝的不忍,这种情绪本不应该在一个冷血杀手的身上出现,也正是这一点让天狼不愿意趁人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