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一百零三章 好一头丑驴
    “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为何我们金脉的后人却是如此不堪!”天坤站在天帝峰上,遥望着整个天家,喃喃的叹道。

    “也许正是因为你我兄弟的存在,才造成了金脉如今的这番景象,或许我们真的不该干涉太多,家族之事也许真的该交给后人了,还是神隐峰的那些看得开啊!”天乾双眼看向虚空,好像看着某个方向,严重充满着尊敬和向往。

    “大哥也许可以去一试,我就算了,肯定进不去,而且也不想进去。”天坤很难做到清心寡欲,喜怒皆形于色,乃是性情中人,如果要他一心参悟永生大道,那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时候未到,不提也罢!”天乾收敛了一下心神说道。

    “对了,哥,你为何要留下天宏这孽障啊,以这家伙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还会在背后给天狼使绊子,还不如直接拍死算了,或者让天裂直接把天狼带回来!”天坤不像天乾这般老谋深算,有些事情没说明白他还真不懂。

    打坐中的天乾,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眸光流转望了自己这个活了数千年还是这么没脑子的弟弟一眼反问道:“我天家传承数万载,自天帝之后可曾出现过帝者?”

    “当然没有啊!”天坤不明白他这位大哥是何意,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不错,数万载都没再出现过帝者,但是在我天家之后又冒出了三个帝族……我们有大帝留下的最好血脉,为何却不能造就帝者,而外面的那些散修却能接二连三的登临绝颠?”天乾继续问道。

    “难道问题出在我们身上,大帝血脉反而成为了锁住我们的一座牢笼?”天坤虽然反应慢半拍,但是毕竟是老怪物,经天乾一点还是看到了问题所在。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养在温室里的小猫,你想让它蜕变成猛虎,那是不可能的,而天狼这对兄弟,或许就是我天家的一个转机,没有庇护,没有背景,还有面临天宏的报复,如果他能活下来,那他将浴火重生,或者……”天乾没有再说下去。

    “你是要留下天宏来磨砺天狼,可是这样太危险了,万一……”

    “强者之路,危险还会少吗,不面临生死又怎能激发他的潜能和血性?”天乾没等天坤说完就打断了他。

    ……

    就在乾坤二老讨论天狼之时,他已经离开了通州城,如今的他完全换了一副脸孔,他炼制的幻颜丹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就连丹师联盟的文山等人和飞羽商会的罗曼莎都没能认出他来。

    天狼感念文山对他的保护和照顾,知道他有一个心结就是对不能突破六品丹师而耿耿于怀,所以天狼特意用了一枚神元果炼制了一枚神元丹送给了他,告诉他乃是涅槃之地所获,炼制成丹药后可安然突破,无后顾之忧。

    文山感动得老泪纵横,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丹药,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尽了一个分部会长的本分,保护了一个学员而已,就结下了这段善缘,内心不禁唏嘘不已。

    同时他也叮嘱天狼,在外面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危险都不要忘记丹师联盟是他坚强的后盾,他师父是总盟的副会长,只要亮出令牌,就能调动丹师联盟分部的势力。

    天狼欣然答应,他对这位慈祥的老者很是尊敬,同时也保证两年后必定会到燕国帝都参加三年一度的大比,不会丢通州分部的脸,让文山又是一阵老大宽慰。

    不过在天狼进飞羽商会找罗曼莎领取拍卖所得之时,却差点出了意外,他没想到在飞羽商会居然藏一个神元境的老家伙,幸亏他撕裂空间,跑得及时,否则被抓了个正着还不知如何应对,虽然飞羽商会不会对他不利,但是如果他的身份暴露也许会给罗曼莎带来麻烦。

    后来罗曼莎给他传讯说,其实来了两名神元境强者,不过有一人带领着商会的一些好手去黑木崖保护飞羽商会的俊彦了,否则他还真未必能逃脱,天狼在那时也知道了罗曼莎即将被调回燕国总部,要不是为了等他,她早就启程了,而且这一切都是天狼的丹药促成的。

    虽然天狼的本心不是为了帮助罗曼莎,但是她对这个少年还是充满感觉,天狼对这个温柔而又善解人意的姐姐也是颇有好感,能够帮到她,他也觉得很开心。

    不过如今这一切都与天狼无关了,此刻他变成了一个浓眉大眼带着斗笠的少年,黝黑的脸颊略显方正,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粗布衣,腰间挂着乾坤袋,再加上那朴实的脸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刚刚步入江湖不久的雏鸟。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还特别把储物戒用一根绳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藏在胸前,打扮成了这副样子后果然省去了许多麻烦,那些江湖豪客看到他这副穷酸样也懒得搭理他,而一些市井小混混看到他腰间的乾坤袋也知道这是一个修者,也不是他们招惹的起的。

    “这天气真热啊,什么时候才能到战王城啊!”天狼仰头看着耀眼的烈日,大声哀叹道。

    看着眼前被晒得龟裂成一块块的农田,他不禁想到那些不能修炼的凡人,整天顶着这样的烈日在土里刨食,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如果我不能修炼,如果我没有碰到师父,有朝一日我会不会也过着这样的生活呢?”

    这个问题无人能回答天狼,他再次压制了自身的修为,使得自己更加的接近凡人,如一个苦行僧一般接受着这大自然的炙烤,经过这么多事情,天狼的心性已经有所改变,但是他觉得这还不够,自己还需要更多的磨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境,所以他选择了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一路化为凡人之躯磨砺自己,一路打听筱寒的踪迹。

    “啊啊啊……呃……”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叫声,听声音应该在数里之外,天狼的五感本就强于一般人,他用魂力加持的双耳之上后听到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了,应该是有人遇到了危险。

    天狼想到此处,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展开神形一阵猛冲,没一会就到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结果人没看到,却在路边的一个坑洞里发现了一头驴,这头驴长得倒是奇特,除了嘴巴和眼眶那一圈和四只驴蹄是白色的之外,浑身漆黑油亮,这些都很正常,最为奇特的是它居然长着两根大板牙,即使合上嘴巴,两根板牙还会露出一截,此刻它正可怜兮兮的看向天狼,好像在说:“好心人,快救救我吧!”

    “好一头丑驴啊,看在咱都是孤伶伶一个的份上,今日本仙就发发善心救你上来吧。”天狼看着丑驴的那两根大板牙,没来由的就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