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九十六章 圆鼎显威
    “原来如此,我全家被杀,只剩下爷爷和老护卫带着爹逃了出来,怪不得要杀我了,原来是害怕我的潜力,担心将来我报复!”天狼瞬间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一股无边的怒火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仇恨的火种瞬间成长,他本来觉得夏家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自己出身的帝族更加的冷漠无情。

    本来他还对这个家族存有一丝侥幸,希望只是家族内讧而导致祖父和父亲逃离,等将来把事情弄清楚之后,有必要的话还是可以认祖归宗的,不曾想却在此处听到了如此惊天动地的真相,瞬间粉碎了他心中对于家族的最后一丝期望。

    “不错,这就是帝族,实力为尊,金脉强大,所以拥有对其他四脉的生杀大权,土脉倒是识时务,所以逃过一劫,你们三脉冥顽不灵,那是咎由自取,现在知道了真相,是不是很愤怒、很纠结,心中充满了怨恨啊?很可惜,这些都没有用,因为你注定这辈子都无法报仇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带着这些不甘和仇恨下地狱去吧,哈哈……”

    天麟阴阳怪气的说完后张狂的大笑了起来,心中充满了一种戏谑的快感,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养成了这么一种畸形的心理。

    在天麟得意忘形之时,天狼很反常的没有去反驳,只是一股玄奥而诡异的气息却从他的身上慢慢的蔓延开来,只见他双眼泛着血光,如嗜血的猛兽一般盯着天麟,浑身青筋突起,仿佛随时都会爆裂。

    在这禁空之地,天狼的身体居然缓慢的升了起来……

    同一时刻,洞府之中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一股宏大而浩瀚的气息席卷整个空间,宛若有一头猛兽在觉醒,从上古洪荒中走来,整个洞府仿佛也在畏惧,开始抖动了起来,无数的巨石从顶上落下。

    这次轮到天麟傻眼了,明明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小小的蝼蚁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弄出这么大阵仗。

    “哼,故弄玄虚,老子毙了你,看你如何装神弄鬼!”天麟说完,冲向了半空中的天狼,但是没等他去到天狼身边,就被一座古朴的圆鼎虚影所笼罩,无论他如何冲撞都无法逃出圆鼎虚影笼罩的范围,即使凝聚出真义法相也无法突破这座牢笼。

    “你不是喜欢看别人等待死亡的样子吗?我也让你享受一下等待死亡是什么感觉!”天狼刚说完,天麟的身体就自燃了起来,血色的火焰是从他的身体内部开始燃烧,从每一个毛孔之中冒了出来,无论他如何翻滚都无法扑灭,只能在圆鼎虚影中哀嚎着,经受着火焰灼烧的酷刑。

    “呃……啊……住手……快住手!”天麟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双手不停的抓挠着身体,不一会就将自己抓得浑身溃烂、鲜血淋漓,那种五脏六腑被灼烧的感觉简直是世界上最痛苦的刑罚,偏偏他又下不了决心自尽,只能向天狼求饶,哀嚎道,“天狼少爷,我错了,我再也不向您寻仇了,饶了我吧……饶了我……”

    天狼对于天麟的求饶无动于衷,筱寒身受重伤、生死未卜,皆是拜此人所赐,而且还是毁灭他全家的元凶后人,在背地里还不知道祸害过多少无辜之人,这种人简直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没一会天麟在求饶中被焚烧殆尽,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形神俱灭。

    “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我给你找一些同伴!”天狼说完将目光投向天家金土二脉和暗卫等人。

    看到天麟的惨样,其他人瞬间乱了起来,一股深深的恐慌在人群中弥漫开来。

    “这小子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妖术,太可怕了,形神俱灭啊,赶紧逃!”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结果导致了金土二脉和暗卫全部都做鸟兽散,想逃离这是非之地,连神境强者都被虐杀,他们算哪根葱,杀他们简直不要太容易。

    但是天狼岂能让他们如愿,圆鼎虚影突然发出一股吸力,将逃跑之人全部吸了进去,很快就变得跟天麟一样,浑身冒起了血色的火焰,鼎炉虚影中瞬间哀嚎一片。

    “天狼……我们错了,我们只是被妒忌蒙蔽了双眼,因为两位老祖非常看重你们两兄弟,一副要将天家未来托付到你们身上的架势,我们妒忌你们兄弟的血脉,才鬼迷心窍的来杀你,饶了我们吧!”天鹏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苦,跪在地上说道,此刻他是真的怕了,他是天才,只要成长起来,总有一日能成为至强者,他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

    也幸亏天狼手下留情,没有如同折磨天麟那般发力,否则这些还没突破神境的天家之人,估计没有一个能活过一息,可见天狼这圆鼎虚影有多么恐怖。

    “屠戮族人之事,你们可有参与?”天狼冷漠的问道,他看似强悍,其实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在苦苦支撑而已。

    天狼境界太低,参悟的混沌规则还不成熟,冒然施展出来负荷非常大而且还会遭受反噬,要不是有丹药的支持,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但是出现了神境强者,他不得不动用这个杀手锏。

    “天狼少爷,我们都是新进的暗卫,此次出来围剿你,是跟随大人们出来执行历练任务而已,并无参与过屠戮族人的行动!”暗卫队长强忍着疼痛,目光闪烁、战战兢兢的说道。

    就在这时,暗卫队长身上的火苗突然拔高了一截,他很快就步了天麟的后尘。

    天狼睁开魂眼,扫视着众人说道:“没参加过屠戮行动就能当队长,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剩下之人听着,无论以前你们做过什么,念在同族血脉之情,这一次我放你们一马,回去传话给你们圣主,无论以后他派谁来,我都杀无赦,给你们三息时间,滚吧!”

    天狼说完就散去了圆鼎,如果再不停止,他觉得自己都要自燃了。

    众人突然感觉浑身一阵轻松,天狼竟然真的撤去了那座圆鼎虚影,不禁浑身大汗淋漓瘫坐在地,但是却顾不得喘上一口气,就争先恐后的往通道冲去,此刻他们恨不得老娘给他们多生几条腿,好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没有经历那种五脏俱焚的痛苦,是无法理解那种被灼烧的感受的,他们接受过最严苛的训练,不怕在任务中被杀,不怕被人严刑拷打,但是他们却很是害怕那种无法掌控命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他们很明白如果天狼不想让他们死,他们就会一直被灼烧下去,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