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九十五章 白色丽影
    眼看那神秘人的掌印就要落到天狼身上去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将天狼给撞了出去。

    这道白色的丽影赫然是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天狼身上的筱寒,她曾跟天狼说过从天家那边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天狼说他能应付,但是她却一直心神不宁,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哪曾想她的担心真的变为了现实。

    幸亏她离天狼不远,而且一直关注着周围,加上她拥有风灵体极速,才能在第一时间将天狼救下。

    天狼被筱寒撞出去之后身体终于恢复了自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正好将筱寒被神秘人一掌击飞的那一幕收入眼底,这一幕也成为了他心底永久的一道伤。

    神秘人的气劲如一座巨山一般撞到了筱寒身上,这位如仙子般的女孩瞬间鲜血狂喷,身前厚厚的元气铠甲犹如纸糊的一般被撕裂,身体如柳絮般飘落到了洞府中央那座丈许宽的灵阵之上。

    幸好她的底子深厚,服用过丹纹级别洗髓丹,又长期服用天狼给他配备的大地灵膏,否则就算是她沟通了命盘,此刻都已经香消玉殒了。

    筱寒趴在地上,浑身染血,清澈的双眸泛着泪光,充满眷恋的望着天狼,朱唇微颤,好像在说着什么,但是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她艰难地抬起手臂伸向天狼,好像想抓住他一般……

    就在这时,灵阵发出一阵迷蒙的光芒将筱寒笼罩。

    “不要!”天狼看的目眦欲裂,发疯似的冲向筱寒,这时他方寸已乱,忘记了所有的计划和绸缪,因为这些已经不重要,他只想抓住女孩的双手。

    然而现实将他的心撕成了粉碎,就在他双手即将抓住筱寒的那一刻,光芒一闪,就失去了筱寒的踪影。

    “啊!”天狼趴在灵阵之上,痛苦的嚎叫着,疯狂的抓着地面,但是那里空空如是,什么都没有。

    这时,敖灵也来到了他的身后,一向活泼灵动的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天狼,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抱着他。

    而此刻七狼和小松这些与天狼亲近之人也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他们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保护天狼的安全,即使对手是神境强者,他们也不会后退一步,就算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梦家和天家其他三脉之人刚想行动,就被暗卫和天城等人堵住了。

    本来天狼还抱着侥幸,希望小世界之内不能传送,但是涅槃之地的护界大阵被他开启,他无法撕裂空间,但是妖圣所布置的高阶灵阵却能做到。

    一番发泄之后,天狼无声的看着空空如是的灵阵,突然想起了什么,迅速的取出了几块灵晶,塞到灵阵里面的凹槽之中,想要重新启动灵阵去追寻筱寒,但是他忘记了一旁还有一位神秘的黑衣人在虎视眈眈。

    神秘人很显然是一位神境强者,不然之前也无法锁定天狼,此刻他觉得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他并没有理会天狼的小动作,但当天狼把最后一块灵石塞到灵阵中时,他突然一掌拍向了灵阵。

    轰!

    即使是妖圣布置的灵阵,历经数万载也已经接近腐朽的边缘,哪里经受得住神境强者的全力攻击,瞬间就土崩瓦解,失去了传送的作用。

    “嘿嘿……这就是所谓的帝脉吗,真是可怜啊,就算你拥有最高贵的血脉又如何,脱离了家族的培养,你照样是废物一个,我现在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天麟戏谑的说道,他很喜欢让别人充满希望,然后他来毁灭的感觉。

    看着被毁掉的灵阵,天狼心脏一阵绞痛,筱寒并没有他堪比神境的肉身,如何抵挡得住神境强者的攻击,一个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的女孩流落在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天狼不敢再想下去,他必须尽快离开涅槃之地,去寻找筱寒,否则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想到此处,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但是他内心的怒火却怎么也无法熄灭。

    这就是我本来的家族吗?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有事冲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你们到底是何人,与我有何仇怨!”天狼站了起来,双目喷火的看着眼前这位脸色苍白,一脸阴鸷的消瘦男子,他知道这可能就是进入涅槃之地后突破只神境之人了。

    “要说仇怨,那可大了去了!”天麟目光怨毒的看着天狼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天麟,当年屠杀你祖父一家,就是我爹带的队……”

    “天麟,你说的太多了!”暗卫队长突然打断了天麟的话。

    “闭嘴,没用的东西,这次带这么多人马都不能解决这野种,还有脸说!”天麟冷冷的看着暗卫队长。

    被他那阴冷的目光盯着,暗卫队长瞬间闭上了嘴。

    “哼!”天麟蔑视的看了一眼暗卫队长,不再理他继续说道,“这些事憋在我心中多年,我不吐不快,至于在场这些人,全杀了便是!”

    “大言不惭,真当我梦家是吃素的?虽然你突破到了神境,但是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神境能翻起这么大的风浪吗?”梦小云愤怒的说道,想他堂堂梦家第一天才居然被人无视至此,真是奇耻大辱。

    “你们真以为我会没有准备就进来吗?出来吧!”天麟刚说完,洞府通道马上涌出来了一批人,这些人散发的气息甚是强大,显然个个都是沟通了命盘的好手。

    他们一进来,就将梦家和木水火三脉之人团团围住,原来暗卫选出一人带队,明面上在追寻天狼,暗地里又派了一支精锐,以防不测,而天麟正是这批精锐的领头人。

    “好了,现在你可以慢慢听我说了!”天麟看向天狼,他很享受这种看着别人等死的感觉,“当年我爹受命围剿你祖父天澜,谁知这老东西是个疯子,完全是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我爹就是在那一役中被他杀的!”

    天麟走到天狼的面前,怨毒的说道:“我找不到天澜那老东西,我只能找他留下的野种报仇了,这就是我主动请命来杀你的理由,现在你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怨了吧?”

    “原来我爷爷失踪,我爹流落在外,都是你们这帮渣滓造的孽,这就是所谓的帝族吗,真是够肮脏的!”一股无边的怒火在天狼心中熊熊燃起,他想不到这些人比夏家还肮脏。

    本来他还对这个家族存在一些侥幸,希望只是一般的家族矛盾,以后查明真相,将肇事之人绳之以法后,再考虑家族的事,谁知却听到了如此惊天动地的真相,泯灭了他心对家族的最后一丝期待。

    “不错,这就是帝族,实力为尊,金脉强大,所以拥有对其他四脉的生杀大权,土脉倒是识时务,所以逃过一劫,你们就悲惨咯,现在是不是很愤怒、很纠结,心中充满怨恨啊?可惜没有用,你们这辈子都无法报仇了,带着这些不甘,下地狱去吧,哈哈……”天麟放肆的狂笑了起来,心中充满了一种戏谑的快感。

    在天麟得意忘形之时,天狼却没了声音,但是一股玄奥而危险的气息却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只见天狼双眼通红,浑身青筋突起,在这禁空之地,他的身体居然能够不靠发出气劲就能缓缓的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