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九十四章 闪电拳
    闪电拳施展开来,霸道绝伦、奇快无比,牵引着天狼的拳头对着天鹏横冲直撞,让他心惊不已,不禁感叹道:“这到底是何等拳法,如此诡异!”

    因为闪电拳犹如拥有魔性一般,牵引着天狼进攻,好像是拳法在驾驭他,而不是他在驾驭拳法,本来想一拳砸到天鹏的肩膀,谁知却控制不住准头,一拳砸到了他的鼻梁上,结果天鹏很悲催的血洒长空,悲愤异常。

    而天狼由于施展闪电拳,根本就停不下来,对于身体的掌控度不够,也挨了天鹏好几拳,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让他郁闷无比。

    “他奶奶的,什么狗屁拳法,能不能正常点!”天狼无奈的说道,其实内心乐开了花:真是好东西啊,可惜现在不够熟练,如果能够彻底掌控,到时候揍得这帮孙子连他老妈都不认得。

    “贱种,你居然敢羞辱我,纳命来!”如果说之前天鹏是发狂的野兽,那此刻他就是一只发疯的野狗,完全放开了防御,只是拼命的进攻,不惜拼着身体受创也要在天狼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看着已经彻底暴走的天鹏,天狼不禁叹道:“到底是当惯了大少爷的人啊,受不得一点委屈,才打了你一拳就如此受不了,我再扇多你几巴掌,你岂不是要抹脖子自杀了?”

    天狼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下手却一点都不含糊,拳印带着电光,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耀眼的轨迹,快如闪电,暴风骤雨般砸向天鹏。

    天鹏亦不甘示弱,笼罩在他身上的虚影逐渐凝实,宛若一头蛟龙,特别是四个利爪,已经如同实质一般,散发着森冷的寒光。

    他嘶吼着冲向天狼,利爪撕裂长空,瞬间袭至天狼胸前,天狼动作稍慢了一丁点,就被他在胸口上抓出了数道血痕,深可见骨,瞬间鲜血淋漓。

    “糟糕,天狼受伤了!”敖灵紧握着粉拳,对天鹏怒目而视,就要冲上去帮忙。

    “别冲动!”筱寒的神念瞬间在敖灵的脑海中响起,“这是天狼的战斗,你冒然参战只会打乱他的计划,你看看他的眼睛!”

    敖灵看向天狼的双眼,发现他虽然身上多处染血,但是却目光清澈,很是平静,并没有一丝着急的模样,说明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中,不禁松了一口气,感激的朝筱寒点了点头。

    酣战中的二人拳爪不停的对撞在一起,产生的气劲让他们升至半空,不一会又打到地上,周围凡是阻挡之物尽皆爆碎,化为齑粉。

    幸亏洞府足够开阔,否则连洞顶都会被二人打穿,即使如此,周围的假山和亭台楼阁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如果妖圣泉下有知,估计会从地底爬出来教训这两个嚣张的小辈,太不懂得尊敬先辈了。

    二人之间的战斗让观战的众人震撼不已,帝族天骄天鹏能有如此战力众人不觉得奇怪,但是天狼的表现就让人震惊了。

    虽说身怀帝族血脉,但是却没有帝族子嗣应有的待遇,完全靠自己摸爬滚打走到如今这一步,而且以弱击强,居然能跟天鹏斗得旗鼓相当,如果是同等境界相争,这神起大陆还有他的对手吗?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天狼根本不是一般的天玄境,本身就是灵海巅峰,并且沟通了命盘,几乎快蜕变出元神了,只因命盘破碎重塑才掉落的境界。

    就在众人一退再退,震撼于天狼的战力之时,身为当事人的天狼却已经在暗暗叫苦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这家伙元气浑厚异常,不知是我的几倍,如此纠缠下去,落败是迟早的事!”虽然知道自己元气储量少的弱点,但是天狼并没有因此着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越是着急越容易犯错。

    他开始收敛心神,全身心的投入到闪电拳的演化当中,从一开始被拳印牵引着攻击,到后来渐渐的适应拳印的节奏,现在他已经能够慢慢的掌控闪电拳来进行攻击了。

    “是时候了!”天狼突然元气大放,在双拳上凝结了一层青色的元气铠甲,自从上次突袭天雨使用了风属性元气之后,天狼在众人面前就一直使用风属性,用以迷惑那些意图对他的不利的人。

    他命盘上的五行盘除了能随意切换金木水火土五属性之外,还能随意组合衍生出风雷冰光暗五种变异属性。

    此时,只见天狼双拳闪耀着电光,弥漫着雷芒,发出呲呲的声音,加上他的此时的风灵之体,真的称得上的真正的风驰电掣了。

    砰!砰!砰!

    天鹏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哪里比得上拥有风灵体极速并且掌控了闪电拳的天狼,瞬间被揍得晕头转向,只能咬牙切齿的对着天狼的虚影吼道:“藏头露尾的东西,有种跟我正面对战,玩偷袭算什么本事。”

    围观众人不禁发出一阵嘘声,特别是梦家众人和猿飞等妖族,纷纷鄙视。

    “无耻啊,忒特么丢帝族的脸了!”

    “就是,人家这不就是正面跟他对着干嘛!”

    “自己没本事,捕捉不到人家行动的轨迹,就说人家偷袭!”

    就连天家众人都显得尴尬异常,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在说:“我不认识那家伙,他不是我天家的!”

    不过天狼对此倒是不在乎,许多人从小到大身上都缠绕着一大堆的光环,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到了真正失败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承认,而是找一堆理由和借口来自欺欺人,在天狼的眼里,这种人很是可怜,连自己都不能正视自己,谈何成功。

    没一会,挨了数百拳的天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猪脑袋,倒在了地上,怨毒的瞪着天狼,由于太过怨愤,牙关都咬出了血迹,不停的流淌。

    “看再同族的份上,我暂且留你性命,回去告诉你们的圣主,别再惹我,否则总有一天我会将他也打成猪头!”天狼到底是顾及同族之情,并没有要天鹏的性命。

    此刻的天狼还不知道金土二脉对他们一家做的灭绝之事,他只是觉得天鹏年轻气盛,不过是受圣主蛊惑罢了。

    但是这世界就是这么的奇怪,有些人,明明是他先挑起的事端,最后被打败了,却把对方给恨上了,好像对方对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明显的天鹏就是这种人,在天狼转过身最放松之际,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跳了起来,掏出一颗漆黑的珠子就向天狼砸了过去,然后猛的往后退去。

    但是殊不知天狼早就防着他这一招了,一股轻柔的元气将珠子包裹,然后极速的向天鹏射了回去。

    “啊!不……”天鹏看到珠子朝他飞来,瞬间骇得魂飞魄散,拼命的想逃离,但是身受重伤,速度锐减,哪里能走得掉。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之音,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幸亏他们离得足够远,否则连他们也被波及。

    待烟雾散尽,众人纷纷看去,只见天鹏之前站立之地,留下了一个数丈大小的石坑,而天鹏则在数十丈之外的一处石壁之下,浑身血肉模糊,右手臂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体在瑟瑟的颤抖着。

    看来在爆炸之前,他定然是用右手施了什么防御手段,才保住了一条残命,不过看这情况就算保住性命也废了。

    “小畜生,你好狠的心啊!”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天狼瞬间有一种被隐藏于暗中的猛兽盯上的感觉,浑身汗毛炸立。

    “天狼小心!”敖灵在后面一边奔跑一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