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八十六章 狼父现
    “是时候了!来拿丹药吧,跟之前说好的一样,不许动我指定的那几艘法器灵舟!”天狼向海底某处发出神念。

    没一会,只见天狼的身边突然冒出了一个庞然大物,身体居然有数十丈,仔细一看赫然是一只巨大的火鳄,它睁开磨盘般的巨眼看着天狼。

    天狼眼神很是平静,淡淡的看了它一眼,扔了一个玉瓶到它嘴里,火鳄神识一扫,满意的点了点头,沉了下去。

    由于天狼是最后一个行动的,前面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有天家和梦家还有小松等人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到巨大火鳄的出现,众人都是吓了一跳,载天狼前行的只是一只九阶火鳄,众人还不是很在意,但是现在可就不一样了,那只巨鳄的实力他们根本就看不透,只是看那体型,绝对在九阶以上,天鹏身边的黑衣人看到此情景也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好像回应众人的担忧一般,岩浆海中突然浮起了密密麻麻的火鳄,对着海中的法器灵舟不停的冲击。

    “天呐!这是什么东西?”

    “是岩浆海中的灵兽火鳄,大家快跑啊!”

    ……

    在众人惊慌失措的应对火鳄的袭击之时,天狼则是淡定的指挥着脚下的火鳄向岩浆海深处进发,随行的还有小松和朱八刀等人和天卫以及梦家,这是天狼跟火鳄一族所做的交易。

    “可恶!我们被阴了!”天鹏拍击着灵舟上的桅杆,怒气冲冲的冲着天狼的背影喊道,“混蛋,你等着,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啊,你有机会的话!”天狼淡淡的说道,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前方。

    后面的人,一边努力的支撑着法器外面的能量膜来抵挡火鳄,一边拼命的想往内冲,但是前路被密密麻麻的火鳄堵着,法器根本就无法行动,众人只能无奈的攻击着前面的火鳄,希望打开一条通道,但是火鳄犹如无穷无尽一般,怎么也杀不尽……

    “你知道天神树在什么地方吗?”天狼对脚下的鳄鱼发出神念。

    “不知道,我们火鳄族只能生活在岩浆中,离开了岩浆我们会变得很虚弱,而且很快就会死去!”火鳄估计是听从了某种命令,对天狼很是老实。

    “不会吧,跟我联系的那只强大的火鳄也不行吗?”天狼不禁好奇道。

    “你是说统领大人吗?不行的,岩浆海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我们根本就摆脱不了,离开了注定会死去,除非我们能够化为人形。”这只火鳄可能很少跟外人交流,好像不会说慌,天狼问什么它都老实的回答。

    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上居然有如此奇特的种族,还让自己碰上了,也幸亏它们久居岩浆海,虽然排外,但是并不像人类一样这么多心眼,所以天狼的交易才这么顺利。

    现在天狼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颗化形丹就能让那只强大的火鳄答应自己的要求了,因为这根本就拒绝不了。

    这片岩浆海面积并不小,天狼估计方圆能有数千里,因为鳄鱼带他走了许久都还没到。

    “你不知道天神树在哪,那你带我去什么地方啊?”过了半天,天狼忍不住问道。

    “虽然不知道它在哪,但是如果真在这片海里的话,只会在一个地方,就是海中央的火神岛,传说那是我们祖先居住的地方,可惜我们再也没能登上去。”火鳄略显遗憾的说道。

    终于,在天黑之时,火鳄带着天狼赶到了火神岛。

    踏上火神岛的那一刻,天狼知道除了木通天之外,他应该是万年后第一次踏足此地的人类,火鳄在岩浆海的速度是最快的,敖灵和筱寒他们完全赶不上。

    “估计她们过来还需要些时间,我就先到处逛逛吧,万年的孕育,可别让我失望才好。”天狼对这火神岛可是期待满满,万年无人踏足,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不趁机捞一笔那就对不起自己了。

    ……

    古岚城外,葬神渊。

    一位须发皆白,拄着龙头拐杖的老者站在深渊边上,他闭着眼睛,左手在捋着自己长长的胡须,好像在感受着这大自然的气息,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耳朵在微微的颤动着,好像在倾听着什么。

    一名穿着天卫统领服饰的中年男子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时不时紧张的往深渊底下张望。

    “大长老,可有什么发现?”中年人最终耐不住性子,询问道。

    这名老者赫然是天家的大长老天山,他轻轻的捋了一下胡子说道:“到底是年轻人,没耐心,他们刚到中间,正跟那些怪物交锋呢。”

    这名中年人乃是天家木卫统领天辰,因天舒本是木脉之人,故天裂让他负责天舒的搜救行动,大长老天山本就是家族中的老人,他深知天舒的生死关系到家族两位天才回归的大事,所以自己请命参与此事。

    “何人扰我清修?”突然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在葬神渊下探索的天卫犹如遭遇了龙卷风一般,十数人瞬间被从深渊下卷上了高空,纷纷落到边上,咳血不断。

    还没等天山发问,一位穿着白色儒衫的中年人已经出现在了深渊边上,他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岁,但是那眼眸中的深邃和沧桑却让人有一种面对万年老怪物的感觉。

    他扫视着现场的众人怒道:“天家?我不曾得罪你等,为何扰我清修?”

    天山连忙掏出一幅画卷对比了一下,看向儒衫中年人声色俱厉的说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夺舍我天家之人?”

    画卷中人,赫然是天狼的父亲——天舒。

    听到天山如此说,中年人突然捂着脑袋,痛苦的说道:“大长老……赶紧走……告诉天狼……千万……别寻我,此人是冥……”

    还没等他说完,天舒突然甩了一下脑袋说道:“看来看到你们他很激动呢,不过没用,这具肉身我暂时借用了。”

    他话音刚落,天山已然张开了手掌抓了过来,天舒对此只是微微一笑,一掌迎了上去。

    轰!

    二人之间的地方瞬间四分五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天山漂浮在空中不动,而天舒则飞出去了数十丈,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这具肉身还是太弱了,本来还想恢复到圣境再出世的,没想到被你们几只小老鼠破坏掉了,也罢,这笔账他日再向你天家讨回!”

    说完,天舒瞬间往后遁去,没几下就失去了踪影,以大长老的高深境界居然都无法捕捉到他的痕迹。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天家也许招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存在,唉……”大长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怎么办?”天辰此刻也没了主意,本来是来救天舒的,结果却出现了这始料未及的一幕。

    “怎么办?凉拌!”大长老大袖一甩,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