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八十四章 打脸
    “如何,动手吗?”天城问道,虽然他是天家土脉新生代第一人,但是进来之前天宏曾下令,此次行动,由暗卫和天鹏做主。

    “天卫和其他三脉的人都在,梦家又在一旁虎视眈眈,现在不是最佳时机,在等等吧!”暗卫队长说道。

    “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不能动手,真不甘心!”天鹏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显然是在强压着怒火。

    对于帝脉和圣脉他有着极深的怨怼,本来他是天家当代第一人,无数光环加身,无论走到哪,他都是受人瞩目的天才,但是双脉的出现,他就沦为了陪衬,族中长老看到他都会拿来与双脉相比,对他品头论足,这让他非常的愤怒,他把所有的这一切都归结到了双脉的头上,认为是他们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无视众人的目光,天狼和筱寒走到岩浆海之前,看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赤红,不禁感叹开辟这个世界之人的强大,能够勾勒出如此气势磅礴的景象。

    其实一个世界的形成,并非是一朝一夕之功,而且这是大帝手段,以天狼目前的境界修为,是无法理解的。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大家为何不渡海?”天狼看向众人,不解的问道。

    “嘿嘿,这就是所谓的圣脉吗?见识如此浅薄,族中那些老东西真是瞎了眼了,如此看重你!”天鹏在一旁阴恻恻的说道,他很讨厌天狼这种集万千关注于一身的感觉,因为在他的眼里那是他的专属。

    “也不知是他老爹跟哪个贱人生出来的野种,如此血脉不纯之人还被称为圣脉,真是可笑!”一旁的天雨怨毒的看着天狼还有筱寒,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说的话更是恶毒。

    天狼本来还在好奇自己为何被误会成了圣脉,因为他的弟弟天虎才是八星圣脉,可能是因为自己曾经使用空间之力的缘故吧。

    然而在听到天雨之言后,天狼平静的内心瞬间沸腾,仿佛心口被刺了一刀,浑身血气往上冲,如火山爆发一般瞬间消失。

    啪!啪!

    只听见两声脆响,天雨整个人飞了出去,一路撞碎了数块巨石,在地上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之后才停了下来,而天鹏在受了天狼一掌之后只被震退了三步,因为天狼所有的怒火几乎都发泄在了打天雨的那一掌之上。

    在筱寒的身旁,天狼宛若没事一般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轻轻的拍了拍手,好像他根本就没有移动过一样,从他消失到天雨飞出去、天鹏后退,只是眨眼的功夫,许多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天卫和木水火三脉的俊彦震撼的看向天狼,内心皆想,这就是天家圣脉吗,果然不同凡响,他真的需要我等的保护吗?众人不禁产生了怀疑。

    暗卫和金土二脉之人神情凝重,现在他们才知道自己这一方完全低估了这个所谓的野种,因为刚才天雨就在他们身边,如果天狼要袭击他们,他们挡得住吗?

    而天狼则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捏了一把汗,他刚才瞬间激活五行盘的风属性,以极致的速度袭击天雨和天鹏,按照狼奎等人的推测,暗卫那边可能已经有人突破到了神元境,如果刚才有神元境强者出手,肯定就能捕捉到他行动的轨迹,那他就危险了。

    但是刚才天雨辱骂他的双亲,让他瞬间暴走,龙有逆鳞,触之必杀,父母是他的至亲之人,就是他的逆鳞,若是在以前也许天雨已经是掌下亡魂了。

    一旁的天鹏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刚才不屑一顾的奚落之人,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成功的偷袭了他,想起之前他说的话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啊。

    “呜呜……混战……吕这么啦一过女人……吕还是蓝人吗?”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天雨披头散发、衣服褴褛,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半边脸肿得老高,满嘴鲜血横流,牙齿都被扇飞了大部分,甚是凄惨,在那呜呜的哭泣,再也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和嚣张跋扈。

    不过众人并没有同情她,甚至有人在暗暗的喝彩:“打得好!作为女人,如此尖酸刻薄,辱人父母,就该如此教训。”

    在众人面前被如此羞辱,天鹏被气得三石脑神跳,马上就想发难,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然搭到了他的肩膀上,天鹏回头一看,怒火瞬间偃旗息鼓,同时露出了阴恻恻的微笑。

    在同一时刻,站在天鹏身后穿着暗卫衣服的一道身影亦是露出了阴鸷而惨白的面容,看向天狼的目光宛若看待一件死物。

    “你冲动了!”筱寒握着天狼的手一边捂着嘴偷笑一边说道,“但是我不得不说你这一掌打得真好,够解气,嘻嘻!”

    “她是自找的,我虽然不打女人,但是这种人已经超出了女人的范畴!”天狼摸着筱寒粉嫩的小手说道,让在不远处的敖灵看得怒目圆睁,天狼看到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狼爪子。

    “刚才是对方没防备,你看那个男子仓促之间受了你一掌只是后退了三步,正面交锋的话肯定是个劲敌,换做其他同境界之人再不济也是轻伤。”筱寒认真的说道,她担心天狼因此轻敌。

    “嘿嘿,我现在可只是天玄境,不过放心吧,我不会轻敌的,帝族之人,起步本就不一样,正面争锋我未必能赢他,但是我有办法对付他们!”天狼紧了紧手掌,他敢出现在这当然也有所依仗。

    “嗨~这位想必就是天狼兄弟了吧!”梦小云远远的就大摇着手臂打招呼,“真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啊!”

    “梦家的小云?”天狼看着这个一副纨绔子弟模样的男子问道。

    “咳咳……我重申一遍,是梦小云,不是梦家的小云!”梦小云很认真的更正道。

    “有区别吗?”筱寒在一旁补刀。

    “这区别可大了去了……算了,说正事,我们奉了老头子的死命令,要将你安全的护送出涅槃之地!”梦小云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天狼。

    梦家,估计是师父担心我的安全吧,天狼心里想着,看向梦小云说道:“你们的来意我知道了,看你那猥琐的眼神就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趁我现在心情好,问吧。”

    “嘿嘿,我想知道你跟老头子是啥关系?”梦小云充满期待的看着天狼,那颗八卦的心蠢蠢欲动。

    “卧槽,你那什么眼神,看得我浑身发毛……我可不喜欢男人啊!”天狼说完直接抓着筱寒的手,好像在说,看清楚了,老子喜欢的是这种漂亮的妹子。

    “切~什么眼神,哥是那种人嘛,我是怀疑你是不是老头子的私生子,让他这么紧张,但是你小子又是天家的人,不应该啊!”梦小云摸着下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那老头子几千岁了,还私生子,你妹的想象力真丰富!”天狼很无语的说道。

    “什么几千岁,梦云峥那老头子最多也才几百岁,哪来的几千岁,看来我们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上啊!”梦小云斜着眼睛看着天狼,一脸的怀疑,而他的周围亦闻着一圈的梦家子弟,亦是很默契点头支持梦小云。

    “我明白了,看来你们是因为不明不白的接受了这个任务,觉得不可思议、不爽、不甘心,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是吧?”

    “嗯嗯!”众人连连点头。

    “真相往往很残酷,你们可别后悔?”

    “嗯嗯!”

    “我有个师父,是个猥琐老头,好像叫梦红尘吧,他老是说梦家圣主就是个兔崽子!”

    “啊……”

    说完天狼不再管梦小云等人,而是看向岩浆海,他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岩浆海就会翻起一阵岩浆巨浪,这估计就是众人不渡海的原因吧。

    “我不是你哥,你是我哥,是我祖宗行了吧,我后悔了,能不能当没听到?”梦小云等人哭丧着脸说道。

    他们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八卦的心,即使是梦云峥的私生子他们也没这么大压力,但是这小子居然是老祖宗的徒弟,那事情就大单了,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家里那个老家伙肯定会发疯,到时候别说他们就是圣主都得遭殃。

    “难为你们了,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回去传话给我师父,我一如既往,不会让他失望的,让他放心!至于你们保护好自己就行,我不希望任何人因为我而出事,多谢诸位了!”天狼冲所有的梦家子弟抱拳道。

    在一旁的天卫和三脉的俊彦此刻的围了上来,木卫队长抱拳道:“五行天卫木卫队长天茂见过天狼少爷,我跟少爷一样是木脉之人!”

    天狼看向这一众暗中保护自己的人,内心一阵感激,如果不是他们,也许在通州城丹师联盟的时候他就已经陨落。

    “你们就是在丹师联盟救了我的那些人吧,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我都承你们这份情,谢谢了!”天狼客户的抱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