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狼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心魔初现
    “切,不就是妒忌本仙天赋异禀、旷古烁今嘛,直说就行了,何必这么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打击我,本仙不吃这套,哼!”这二货心情瞬间大翻转,还得瑟了起来。

    众人见这货这么快就生龙活虎,不禁都手捂额头说道:“已病入膏肓,没救了!”

    天狼懒得理会这没心没肺的家伙,回过头很是恭敬的给石霸天行礼道:“前辈,炼魂崖真的无法出去吗?”

    “以你的年纪和资质,就算在天家,也当是最杰出的大帝后人,为何却孤身一人流落至此?”石霸天并没有回答天狼的问题,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似乎意有所指。

    “先辈们之间的情义固然还在,但后辈有后辈的活法,前辈其实无需介怀,况且如今的天家良莠不齐,只知内耗,晚辈不想多说。”天狼聪明绝顶,当然知道石霸天是在试探于他。

    “小小年纪胸襟就如此豁达,不愧为大帝后人!”石霸天对于天狼的态度很是欣慰,虽然他如今行动不便,但是他对于自己的族群还是非常的在意。

    其实天狼还真不在乎石灵族对天家是否忠诚,毕竟当年石青跟天帝本就是好兄弟,又不是家仆,而且那也是先人之事,跟后人没多大关系,再说了他压根就对天家没什么好感,更加不会代表天家,石灵族这么多圣者,如果都跟天家站一边,那他也就别想为他老爹和爷爷报仇了。

    但是天狼不知道的是石霸天比他看的更远,在他第一眼看到天狼之时就知道,此子定非池中之物,他虽然半废,但是毕竟曾是大圣巅峰强者,一眼就看出了天狼的九星血脉,但是对于天狼体内的能量他也是有点看不透,不知道此子除了血脉强大之外是否还有其它秘密。

    他知道大帝血脉再如何逆天也不可能同时出现两名九星血脉之人,故此此子以后定然是天家的掌舵者,他的态度代表的就是大帝后人的态度。

    “前辈过誉了,小子只是一介小人物,在红尘俗世中苦苦挣扎的苦命人,并没有那种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大胸襟大气魄,而且小子睚眦必报,凡是伤害我的亲人朋友之人,我都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当不得前辈如此夸赞!”天狼很是老实的说道。

    石霸天乃是活了无尽岁月的老家伙,吃过的盐比天狼吃过是饭都不知多出多少倍,他从天狼的话语中听出一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不禁心道:此子怨气不小啊!

    “小人物也好,大人物也罢!将来之事谁也无法预料,不过前路艰险,心魔丛生,一步踏错就是万劫不复,望你能保持本心,不要堕入魔道才好!”

    石霸天说完,双眼宛若深邃的星空,星河流转,就像是两个黑洞,天狼才望了一眼神魂就沉沦了进去,他感觉自己出现在了一个炼狱空间中,周围都是火光,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和尸体。

    在这炼狱般的世界中,只见一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手执一杆长枪与十几名蒙着脸的黑衣人厮杀在一起,中年人浑身染血,伤口无数,但他却宛若没事一般,以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不停的收割着黑衣人的生命。

    “金脉!我天澜如若不死,定让你们全部为我妻儿陪葬,啊……”中年人大声嘶吼,霸气绝伦,手执长枪大开大合,简直是把枪当成棍棒来使,凡是被他砸中的黑衣人尽皆骨断筋折。

    就在这时,天狼看到在墙角边,一名十岁左右的少年在不停的摇晃着躺在地上的一名中年美-妇,一边哭一边喊道:“娘,你快醒醒,小舒不要你死!”

    “爷爷……爹!”宛若一个晴天霹雳,天狼感觉浑身毛孔收紧,身体冰冷颤抖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见到这样的场景,但是他很肯定这就是他的爷爷和父亲。

    “老吴,护送少爷离开,快!”中年人回头大声喊道。

    “可是……”一名站在小孩背后的老仆想说什么,却瞬间被中年人打断。

    “快走!永远不要回来!”

    就在这时,一把长刀哧的一声贯穿了中年人的身体。

    接着画面流转,天狼又瞬间出现在了葬神渊,正是天舒重伤跳下葬神渊的场景。

    ……

    在外界中,影姬他们发现天狼诡异的突然站着不动了,而且双眼通红,浑身青筋暴起,而且面目狰狞,一股凶厉暴戾的气息从环绕着他,嘴里还不停的喘着粗气,隐约听到他在说:“金脉……该死!啊……世人……皆可恶!杀……杀!杀!”

    “天狼,醒醒!”影姬看到这情景哪里还不知道出了事,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天狼的手臂想把他叫醒,谁知天狼如今处于环境当中,手臂本能的一甩,影姬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幸亏石敢当眼疾手快,伸处一只能量手臂将影姬抓住,否则影姬这个神境强者可能会被天狼这么活活摔死也说不定。

    “还不醒来!”

    石霸天的声音如同当头棒喝,那些如炼狱般的场景瞬间消失,天狼从幻境中醒了过来。

    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大汗淋漓,宛若虚脱了一般。

    回过神来后,天狼恭敬的给眼前的老人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前辈教诲,晚辈明白了!”

    “修行之路,乃是与天争命,稍有差池就会灰飞烟灭,刚才那些不过是潜藏于你内心的小小片段,你修炼的功法颇为特异,能壮大神魂,但却极易产生心魔,你好自为之吧!”石霸天说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天狼知道石霸天刚才不过是激发了他潜意识里的一些执念而已,就让他如此失态,将来他突破更高境界之时会不会心魔丛生,让自己万劫不复呢?

    天狼有点忧心忡忡,但是没等他想明白,石磐就走了上来说道:“老祖需要休息了,诸位都是贵宾,请随我来吧!”

    由于天狼和打仙石身份特殊,石灵族对他们倒是很照顾,将他们安排在一间很是巨大的石屋子里,这本是给石灵族人居住的,住下他们几个当然不是问题了,而且木灵族还很是好客的送上了各种灵果和佳酿。

    天狼喝了一口这种名为百花酿的灵酒,顿时感觉一股勃勃生机从口中进入了身体,滋润着他的肉身,甚是舒服,不禁感叹的说道:“木灵族真是了不得啊,居然能酿出此等人间绝品!”

    “公子客气了,我木灵族最擅长的就是培养灵植和酿制酒浆,这百花酿是我等以一百种稀有灵植的鲜花以不同的比例调配,然后加上清晨的露珠炼化发酵百日而成,对于修复伤体,提升资质有一定功效。”一名只有一根手指头大小的木灵族小美女怯生生的说道。

    “佩服,简直比炼药师还厉害啊!”天狼由衷的夸赞道,因为他能感觉到这种酒浆纯净无比,不像丹药还有丹毒。

    “炼魂崖的灵植太少了,而且大部分精粹我们都已用来为霸天老祖治伤了,只能酿制这种低级的酒浆了,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才好!”小美女很是歉意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小精灵,天狼真心觉得人不可貌相,看她们一个个很娇弱的样子,天狼不禁想知道石灵族那些粗鲁的大块头是怎么跟人家相处的,这根本就是两个极端嘛。

    而且木灵族的小美女如此赏心悦目,温柔可人,还能酿制出如此逆天的酒浆,如果被那些大势力知道……

    想到这,天狼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木灵族会依附于石灵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