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第 104 章
    傍晚, 外出狩猎的人回来,统计之后, 大皇子猎到的猎物最多, 其次是五皇子,然后是四皇子,第四个才是太子, 排在最末的是三皇子,所有人都有些诧异,太子一贯和大皇子争第一的, 这次怎么掉了这么多。

    “怎么, 太子今日的运气似乎不好, 走的那条路都没什么猎物的, 这次居然输了老大这么多”皇帝笑眯眯的。

    “确实运气不好”太子垂下眼眸, 如若运气好,他和父皇一样, 是独子,那就没有兄弟和他争了, 可不是运气不好么。

    “老大今日收获倒是不错,奖励玉如意一件,你不是对朕库房里的那个弓想了很久了吗?等回京, 一并赏给你”皇帝道。

    “多谢父皇”大皇子徒珝连忙谢恩,并得意的看了太子一眼。

    “嗯, 老四和老五今年也不错, 内廷司上供了新酒, 等晚上,搬两坛给你们喝”皇帝道。

    “多谢父皇”四皇子和五皇子连忙道谢。

    “老三今年依旧最末,倒是要好好努力了”皇帝道。

    “儿子和其他兄弟比起来,确实不太擅长骑射”三皇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都有擅长的与不擅长的一面,你的诗书最好,你其他兄弟都比不上你”皇帝安慰了一句。

    “父皇谬赞了”三皇子恭谦道。

    “好了,辛苦了这么久,把这些猎物交给御膳房吧,等晚上搬出来,一起享用”皇帝大声道。

    “是”所有人齐声道。

    站在皇帝身边的甄妃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担忧在宫中的徒珒,这次春猎,皇上也打算带他一起来的,结果病了,这么好的在皇上面前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就白白没了,等下次,也得到秋猎了,甄妃心有不甘,如若自家儿子在,这头名,定是自己儿子的。

    原本徒珒生病,甄妃是不打算陪着皇上一起参加春猎的,想留在宫中照顾徒珒,但是,前些天,皇上忽然新封了两个女人,这让她一下有危机感了,在妃子中,她是最年轻的一个,但是,徒珒都这么大了,她到底也不年轻了,和年轻的二八姑娘自然是无法比了,甄妃很清楚,她走到这一步,靠的不是娘家,而是皇帝的宠爱。

    如若皇帝的宠爱不在了,她在后宫就惨了,她即使入宫多年,和那些从小被自己家族培养长大的女人不一样,最后,她不仅帮不了自己的儿子,指不定还会成为自己儿子的负担,所以,她必须牢牢抓住皇帝的心。

    对于甄妃这次没有照顾自己,而是随着皇帝一起春猎,徒珒是赞成的,对于甄妃的处境,他也看得很清楚,他和自己的母妃,是绝对不能失去父皇宠爱的。

    晚宴开始,皇帝动筷之后,说了一句大家都一起享用吧,这才动了筷子。

    “荣国公,您也去吃吧,这里有在下戍卫就好了”禁军两个副统领走了过来,道。

    “不用了,今日是我当值,你们不用换我了,去喝酒吧”贾代善拒绝了,今天是驻扎行宫的第二天,理应,太子不会挑这个时候动手,但是,一切都说不准,他直接守着比较放心。

    “那行,到时候我们两个给国公你带些酒菜过来”副统领见贾代善不肯,也没勉强。

    贾代善带着禁军守在行宫,看着远处的火光,微微叹了口气,他希望是自己错了,太子没有做傻事,说实话,他虽然一直保持中立,但是,也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小时候,太子也是一个合格的储君,虽然和大皇子一直不怎么对付,对于几个比他小的皇子,也都爱护有加,等太子入了朝堂,这时候其他的皇子也慢慢进入朝堂,似乎,一切都变了。

    他能理解太子,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被那么多人觊觎,自然是心有不甘,他也理解皇上,他还没老,可是下面的儿子已经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位置,自然是要打压,时至今日,孰是孰非,以分不清楚,他能做的,也只能好好保护皇帝。

    酒过三巡,皇帝看着一边的太子,道:“今日的收货,让人送一部分回京城,让你母后也尝尝,你母亲久未出宫,一直替朕操持后宫,辛劳不断”。

    “儿臣代母后多谢父皇”太子的谢意没有进入眼睛中,时至今日,还说这些做什么,母后的心早伤透了,每日,都要接受那些受过宠的女人在自己眼前晃悠,还得装作大度,那些妃子怀孕,也要母亲费心费力,流产了,就是中宫皇后的错,呵。

    “恩,起来吧,咱们父子也喝一杯”皇帝再次端起酒杯。

    “是”太子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晚宴之后,禁军的两个副统领来到太子的屋子,道:“太子,荣国公很是警惕,有他在,我们轻易得不了手”。

    “那个老狐狸,狡猾得很,但是在父皇这里,却是忠心耿耿,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父皇也极其信任他,所以,当年的国公中,就只有他,手握禁军,父皇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他”太子敲了敲桌子,有些心烦意乱。

    “那怎么办?计划还继续下去吗?”两个副统领问道。

    “谋划了这么久,下次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百密一疏,春猎一共有十六天,孤不信,他能一直这么警觉,即使他一直警觉,累也得累死他”太子冷笑。

    “是,属下们明白了”两个副统领道。

    宫中的皇后看着皇帝送过来的猎物,笑了笑,道:“把这个送去各个宫中吧,皇上送过来的,这些姐妹们没有跟着一起去,各位姐妹一起沾沾喜气”。

    “是,可是娘娘,这可是皇上送给您的,没说要分给其他的娘娘们啊”皇后身边的宫女道。

    “都不容易,让她们也高兴高兴,去吧”皇后道。

    “娘娘可真心贤惠大度”小宫女捧着猎物去了其他宫中。

    等小宫女离去,皇后的陪嫁嬷嬷这才开口道:“娘娘有太子殿下送来的猎物,哪里还稀罕那些,奴婢让小厨房,把殿下送来的猎物都处理了,娘娘晚膳的时候就能尝到”。

    “还是嬷嬷懂本宫”皇后脸色端庄的笑容没了,只剩下无尽的荒芜。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春猎就已经只剩下几天,关注了这么久,贾代善确实挺累的,他现在除了贾敬,谁都不信,不过,他再不信别人,他也不能全天十二个时辰的带着禁军,终于,在春猎十三天的时候,他晚上回去休息,贾敬忽然之间闯进了他的房间。“二叔,太子真的行动了,您的两个副统领叛变了”。

    “快,皇上”贾代善连忙起床,向皇帝的寝宫赶去。

    “皇上”贾代善赶到皇帝的寝宫,连忙行礼。

    “你来了,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皇上看到了贾代善,忽然安定了下来。

    “太子发起宫变了,老臣的两个副统领被策反了,现在,我们只剩下不到三十个兵,老臣拼了命也会救皇上出去”其实还有一些禁军,禁军是三班倒执勤,有一些是没有被策反的,可是,贾代善不太敢相信这些禁军,这三十个兵,有二十个是贾代善自己的亲卫,有十个是保护贾敬的。

    “那个孽障,代善,一切都靠你了”皇帝抓住自己的剑,道。

    “是”贾代善走到门口,刚想打开门,隔着门缝,他就看到太子正领着那两个副统领,带着禁军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贾代善脸色大变,连忙吩咐人把门堵住。

    “陛下,老臣记得这间寝殿有密道的,我们从那里走”贾代善道。

    “怎么了?”行宫的寝殿的密道轻易是不能泄露出来的。

    “太子带着兵已经在门外了,除了从密道走,别无他法”贾代善道。

    皇上刚想说什么,太子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父皇,事到如今,您就出来吧,也少费了儿子一些功夫。现在禁军都被儿子接管,您困在里面,已是困兽之斗,何必负隅顽抗呢?”。

    “混账”皇帝直接怒了。

    “呵呵,混账?父皇后悔了?觉得不应该封儿子为太子?儿子也后悔了呢?居然忍了这么久,您明明都封了孤为太子,却还是扶植那些所谓的兄弟和孤斗,孤一直下定不了决心,但是真的做了,孤心里这口气终于痛快了”太子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贾代善示意皇上继续和太子周旋,要打开密道还需要花费不小的功夫,毕竟不能轻易让人发现,所以,建造密道的时候,可不是用机关打开,而是直接封死的,如若是外头没人,贾代善用内力一下踹开也就是了,可是,太子现在就等在外面,动静太大,会被外头的人知道,所以,只能慢慢的把封死的密道轻轻打开,这样,花费的时间就比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