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操场上正是秋季应征的新兵,没有一会说有两个还是学生的小姑娘眼睛都不眨下跑了二个半小时,所有新兵们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意思就是一大老爷们还不如两个学生妹子,还不如回家拿针绣花去!

    这打击委是不轻,好几个新兵蛋子都想出来挑战黎莫了呢。

    黎莫,木凡算是一战成名了,回到队伍里同学们是两眼冒光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

    “黎莫,你太棒了,为咱女性同胞争光啊!”

    “木凡,你真是全能型人才啊!”

    站在队伍前面,脸膛黝黑的年轻教官努力让自己年轻的脸看上去是威严而道:“同学们,你们要以这两位同学为榜样!为我们队争光!”

    真的是厉害,想当年他入伍时长跑三个小时下来累到趴在地上作死狗样,这两小女生跟没事儿有说有笑呢。

    *

    从早上五点半集合到现在八点整,饿到不行的同学总算可以去食堂吃早餐。

    “走,先去吃饭,排着队按顺序走,不许乱走,食堂的规矩我慢慢跟你们说。”

    一边走,路教官一边说着。

    “打饭的时候,排队,你们是新兵,只能排在最后一个窗口打饭。”

    “排队也不许说话交流,在食堂吃饭可以进行低声交流,但不能制造噪音,例如餐盘必须轻拿轻放,吃多少让食堂阿姨打多少,不许浪费,剩了一粒米一棵菜,照我刚才的惩罚来!”

    “吃完了以后将餐盘放回清洗的地方,腰杆挺直,背挺直,和你上课一样,保持一个标准姿势,这么邋里邋遢的你怎么不干脆躺桌子上吃算了?”

    “……”

    反正给黎莫的感觉就是这个路教官还真能说。

    直到快要到食堂门口的时候,不远处跑来一个小士兵,附在路教官耳边低语了几句。

    只见路教官点了点,小士兵转身离开,路教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继续道,“快点吃,八点半之前必须集合好,这都8点10分了!以后吃饭时间就20分钟,我看你们怎么办。”

    他一说,顿时所有的人都加快了速度扒饭。

    而他刚刚接到通知,说是总教官已经来了,一会儿要与这群学生见面。

    而此刻进入食堂的黎莫并没有注意到楼上坐在窗边的一个人在转头的一刹那,眼前一亮,随后不由的说出了声。

    “咦,竟然是这个小丫头!”

    这个小丫头竟然在这群军训的群体中,还真是缘分啊!

    容郗澈还没稀奇完,就听到旁边传来冷然的一声,

    “你什么时候吃饭这么心不在焉了!”

    容郗澈转过头,便看到一脸冷然的穆绍寒。

    吞了吞口水,开心的说道,“哥,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容郗澈激动的说着,而他对面的穆绍寒依旧自顾的优雅的进餐,似乎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下一秒,容郗澈急了。

    “哥,我和你说话呢?”

    “嗯。”

    高冷的一个字回答。

    容郗澈表示很无语。

    “我刚刚看到那天咱们在街上遇到的小丫头了,还真是巧,她竟然在这次学生集训中。”

    穆绍寒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男人,皱了皱眉,冷冷的抛出两个字,“不认识。”

    容郗澈知道他就这德性,不认识的人从来不上心,也不在意

    “哥,下次我带你去认识认识。”

    此刻的容郗澈似乎完全忘记了,人家穆绍寒就是这次集训的总教官。

    穆绍寒和容郗澈出现在这里还真是拜黎莫所赐。

    之前,他们在酒店相遇的那次,正是穆绍寒接到任务在那里进行最后的抓捕。

    虽然他们早就料到对手的狡猾,可能会失败,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将所有的计划打破。

    当然这个所谓的程咬金,就是黎莫。

    事后,穆绍寒派人调查过当天晚上的事,但令人诧异的是,所有的事情看似简单,却无从查起。

    就像是当时出现在酒店套房的黎莫,根本就找不到这么一个人。

    以至于,他们怀疑黎莫有可能是犯罪分子中的一员。

    而最新的调查结果又显示,这个一直没有抓到的敌人就隐藏在安阳市第一中学高三年级中。

    趁着这次上面通知的军训,穆绍寒和容郗澈申请做他们的总教练,以便于更快的抓到犯罪分子。

    因此,穆绍寒和容郗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这里。

    而此时的穆绍寒和容郗澈并不知道黎莫就在这群人中。

    容郗澈也不会想到,他口中所谓的小丫头就是穆绍寒一直要找的人。

    当然,黎莫也不是很清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