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力美漫行 > 第七十四章 时空魔法整形手术
    听说有人能够治愈自己的脸后,哈瑞立刻惊喜的推掉了中午和客户的午餐,让自己漂亮的金发秘书预定了酒店,并叫上司机一起前往。

    另一边,因为需要奇异博士出手帮忙的原因,这一次的午餐王大力也叫上了他。再加上不可能不来的凯瑟琳和明蒂,一共有六人聚餐。

    “彼得,怎么没有叫上詹妮弗?”

    叫了一辆出租车,王大力和凯瑟琳,明蒂以及斯特兰奇一起坐在后座,对副驾驶座上的彼得问道。

    “詹妮弗她今天中午有一场大型歌剧表演,为了身材不走形,今天一天都只能喝点水。”

    对于女友在表演上的追求,彼得还是支持并认可的。经过了这几年的起伏,他和詹妮弗之间的感情也稳定下来。

    “那她每次准备表演的时候都需要饿着肚子?”

    对此不甚了解的王大力对彼得问道。

    “不只是歌剧演员,实际上很多演员在演特定戏的时候都是不能吃东西的。”

    作为一名资历不浅的前新闻主编,也负责过一年多娱乐版的凯瑟琳为王大力解释道。

    “一些需要凸显出演员身材的场景,导演一般都会要求演员在结束之前不能吃东西,无论男女都一样。所以好莱坞的演员们很多都因为饮食不规律而有着各种各样的肠胃问题。”

    “就是这样。”

    在凯瑟琳说完之后,彼得相当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有时候也在想,詹妮弗这样下去年轻的时候不要紧,但如果年纪一大,身体肯定会有问题。在梦想与未来的健康之间,这是一个很难把握的点。”

    詹妮弗难道不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吗,她肯定是知道的。但为了自己的梦想,以后可能出现的问题也就不那么被重视了。

    对此,彼得也只能无奈的苦笑。

    黄色的出租车在纽约的大街小巷中穿行,很快就来到了哈瑞定下的酒店这里。跟着酒店里笑容甜美的服务员上楼,带着半张银色面具的哈瑞很快就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斯特兰奇,帮哈瑞看看吧。”

    没有让他多等,王大力对斯特兰奇点了点头,示意他研究一下,看看哈瑞的脸有没有办法用魔法治愈。

    “我是史蒂夫-文森特-斯特兰奇,外科医学博士,现在在卡玛泰姬担任至尊法师一职。”

    “我是哈瑞-奥斯本,奥斯本公司的董事长。”

    和面带微笑的哈瑞握了握手,奇异博士指了指哈瑞脸上的定制银色面具。

    “可以请你摘下面具吗?虽然之前已经听大力先生说了你的问题,但我还是需要检查一下。”

    “没问题。”

    对于王大力带来的人,哈瑞还是比较相信的。虽然不知道至尊法师是什么,但他觉得王大力也不会在他的毁容问题上开玩笑。

    所以他摘下了脸上的银色面具,露出那半张被火焰与玻璃碎片共同破坏的脸。

    哈瑞在毁容之前还是很帅的,称得上是风度翩翩财团贵公子。但在父亲去世之后,各种压力纷至沓来。

    最好的朋友居然是杀父仇人,自己还被对方毁容了。如果不是他和彼得之间多年来的友谊超水平发挥,也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蜘蛛侠了。

    左右看了看,用手触碰了几次哈瑞脸上的伤痕,斯特兰奇神情轻松的点头说道。

    “只是局部的话问题不大,那么,请问你的伤大约是什么时候造成的?”

    听斯特兰奇这么说,哈瑞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尽量用平静,但却掩饰不住其中欢喜的语气说道。

    “这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只是两个多月?”

    这个时间跨度并不算长,让斯特兰奇松了口气。虽然他能够熟练使用阿戈摩托之眼也就是时间宝石,但还算不上是如臂指使。如果时间跨度有些大,难免会有些误差。

    只是两个多月的话,还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考虑清楚的他退后几步,伸出双手对哈瑞注意到。

    “请你站在这里别动,这点小事很快就好。”

    看见这种情况,哈瑞的秘书很有眼力的自动站到门外,防止有服务员闯入。自己的脸终于有了治愈的希望,哈瑞有些紧张的理了理自己本就得体的衣服。

    “这样就可以了吗?”

    “可以了,奥斯本先生。但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保持镇定。”

    给哈瑞留了几秒准备的时间,斯特兰奇将双手展开,并在自己的胸口部位换成一个圆圈。

    接着,今天被他特意戴在脖子上的阿戈摩托之眼开始发光,并凭空悬浮在他的身前。

    这淡绿色的光芒直接照耀在努力让自己保持不动的哈瑞的伤脸上,让他感到一阵阵的麻痒,甚至还有些刺痛。

    他自己虽然看不见,但在彼得等人眼里,哈瑞的那半张受伤的脸就像是被打上了马赛克,以一粒一粒的分辨率进行高速移动与重组。

    一分钟多一点,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斯特兰奇停止对手中阿戈摩托之眼的催动,使得绿色光芒缓缓散去,并用旁边的餐巾纸轻轻擦掉了头上的汗水。

    “好了,哈瑞先生,你可以去卫生间看一看有没有哪里还需要改动的。”

    这种微精度操作需要他集中很大的注意力,据说一些外科医生做大型手术的时候,光汗就要流好几斤。

    这种豪华酒店在包厢里当然配备了卫生间。看着镜子的自己,哈瑞抬起手,轻轻在原本被毁容的地方抚摸着。此时,它和两个多月前还完好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他的皮肤给手带来的触感很光滑,完全不像是之前那样,有非常明显的凹凸感与层次感。

    挺着一个大大的笑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哈瑞迎接的是彼得微红的眼眶,以及一个紧紧的拥抱。

    “抱歉哈瑞,真的好抱歉我之前对你做的一切!但你现在能恢复过来真是太好了!”

    “彼得,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安慰的拍了拍挚友的肩膀,哈瑞发自真心的对他说道。

    “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