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僵尸剑修在都市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兴奋的风水寒
    车子很快就来了,是一辆大卡车,开车的是两位退役的士兵。

    来人也没有问风无衣到底是干什么的,直接打开了车子,让风无衣将三匹马关车子,然后坐在副驾驶上,开着车子快速的向京城的地方而去。

    风无衣坐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风少爷,要不要你先睡一会儿?等到了地方,我们再叫醒你?”旁边的人问道。

    “好,到了地方,叫醒我。”

    “……”

    香江市区,香江一间茶楼。

    天刚刚亮,风水寒就带着一家子快速的向距离家门口不远的一个茶楼走了去,而这个时候,老李一家早就在茶楼里面等待着风水寒一家子了。

    见到风水寒的到来,李霸天见到风水寒进来,赶紧站起来挥了挥手。

    风水寒赶紧带着一家人,向李霸天一家走了来。

    “我说老风啊,看你满脸春风得意的,什么?找到了什么发财的路子了?”李霸天微微一笑说道。

    “兄弟,你就别开玩笑了,我能有什么路子?我那点家底你还不知道么?混了十几年,也就攒了点养老的本而已。”风水寒微微一笑说道。

    “你啊还装,现在你可是京城风家的二老爷,谁敢不给你点面子?再说了,就你那大儿子,现在在整个华夏圈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哎,我们老李家是比不上了啊。”李霸天不由的说道,当初的那村下小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强大的修士。

    “哼~!厉害?厉害个锤子,他再厉害最后还不是得给老子当儿子?”风水寒冷哼一声说道,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家伙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以前不关心不在乎的儿子,竟然一下子变得高高在上了,竟然成为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了,他心里面没有点得意才怪呢。

    自己的儿子啊,现在竟然是修仙者啊。

    “老李啊,这次我来找你,正是要跟你说这件事的,从京城老爷子那边传来了消息,他似乎不太满意那小子找了个外国人啊。”风水寒微微一笑说道。

    “哦?这是为那般?”李霸天不由的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来,风无衣的那女朋友他也是见过的,虽然说年纪比风无衣大了一点,但是还算是年轻漂亮的,做风无衣的妻子也是绰绰有余啊。

    现在的有钱人,哪一个不是养一个漂亮的外国妞?据说有些大佬玩够了亚洲妞欧美妞,现在都喜欢上非洲黑妹了。

    “老爷子就是这个意思,我也是这个意思,无衣虽然厉害,但是他还是我老风家的人,我老风家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但是这血统不能够乱啊,绝对不能够乱啊,不瞒你们说,我风家在很久很久的古代也是名门贵族,就算是皇帝登基了,也得来我风家祭拜上古的那些仙人,所以我风家从古至今,没有出过一个外族血统的后代。”风水寒说道这,有一丝得意了。

    “老李啊,你想想,现在那京城的老爷子是什么地位?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啊,他的后辈里面要是出了一个外国血统的后裔,若是小老婆的、私生子倒是没有问题,可是要是嫡子,那可就会被圈里面的人笑话的,别看现在的人天天说着要开放开放的,但是华族骨子里面的骄傲,可不是几年的开放就能够开得了的。”风水寒笑眯眯的说道:“老爷子的意思是让我物色物色一些优秀的华夏一族的女子,我看盈盈就很不错嘛,很适合当我们老风的的儿媳妇。”

    李盈盈一听,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害羞之色来。

    “老风,这真的是老爷子的意思?”李霸天心也不由的热乎了起来,风无衣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要是能够有这么一个女婿,以后谁还敢小看我们老李家?再说了,要是能够跟京城的风家扯上关系,自己也算是贵族阶层了啊。

    “那还有假?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来,就是这个意思了。”风水寒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兄弟,我们几十年的感情了,我还能够骗你不成?”

    “盈盈,你看呢?”李霸天微笑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你们……你们决定吧。”李盈盈感觉自己的脸上好像是有一把火,在烧的火热火热的。

    “行,那就这么定了。”风水寒哈哈一笑,道:“不过这事情还得你努力啊,你要知道,无衣那小子可不太听话啊。”

    “恩。”

    ……

    香江市区最好的医院之中,一道身影躺在床上,一股股恶臭从这倒身影的身上散开了来。

    钱不多躺在病榻上,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身体里面的虫子在不停的在身上爬来爬去,真不是一般的痛苦啊。

    自从那什么大师死了以后,钱不多简直就是天天活的跟地狱里面一样,也不知道什么的,自从那天之后,自己的身体开始莫名其妙的瘙痒了起来,很快的整个人身上都是血泡,一挑破,里面就钻出来一只只的虫子。

    然后全身开始溃烂,开始长虫子人还没有死呢,整个人身上都充满了死亡的腐烂气味,现在更是天天流浓,天天出虫。

    “爹,你找到东西了么?爹,这日子疼死我了,真的是疼死我了,爹,你到底有没有找到解药啊。”钱不多哭着说道,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啊。

    “这……这……哎!”钱大富叹了一声,然后将一个红色的血珠子给拿了出来:“这是当天在那老怪物身上掉下来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吃了他!”

    “反正都要死,老怪物身上的东西,说不定能够让我死的舒服些。”钱不多脸上露出绝望之色,拿过了血珠子吞进了肚子里面。

    “啊!”

    然而,一秒钟,钱不多发出一声一声的惨叫之声,仿佛非常痛苦。

    “儿子,你什么了?儿子,你不要吓爹啊,你不要吓爹啊……”见到自己的儿子这个摸样,钱大富赶紧紧张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双长满了虫子的手一把将钱大富捉住,一张大嘴就向钱大富的脖子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