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248章 小男孩
    护法符?

    王东从没见过杨小钱画符,猛然听到他要给马豪庭父女俩画两张“护身符”,哈哈哈嘲笑的眼泪都出来。

    孙老也纵声嘲笑起来。

    马豪庭父女却亲眼见过他画符,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一起鄙夷的望了王东和孙老一眼,均想:“你们没有护身符,待会阳气受到侵害,后果自负吧!”

    杨小钱对王东和孙老的嘲笑听而不闻,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沓子裁剪成巴掌那么大小的黄表纸,咬破食指,龙飞凤舞般画起了符。

    马豪庭父女屏息凝神,一脸崇拜的望着杨小钱。

    王东和孙老嘲笑嘲讽声接连不断。

    杨小钱一口气画了六张符,分别是三张护身符,一张潜能符和一张现形符。

    “晓蓓,拉上窗帘!”

    杨小钱吩咐的一声。

    马晓蓓立刻跑去把所有窗帘都拉上了,客厅中顿时一片阴暗。

    杨小钱朝着马豪庭父女俩随手一扬,精光一闪,两张护身符已贴在了父女俩的背后。

    “到我后面去!”

    杨小钱沉声对父女二人说道。

    父女二人神色凝重,乖乖走到了他的身后。

    杨小钱还是有些不放心,回头再次郑重的嘱咐父女二人:“马大哥,晓蓓,待会你们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出声!切记!切记!”

    杨小钱两次嘱咐他们不要出声,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非常的危险!

    父女俩拉着手站在杨小钱身后,心里砰砰乱跳,手心里全是汗。

    王东和孙老也感受到了气氛有些凝重,停止了嘲笑,对望一眼,孙老皱了皱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艹!装神弄鬼!”

    王东沉着脸骂了一句。

    刚骂完,现场发生的一幕吓得他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大变,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孙老也是吓得脸色大变,后退了一步,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杨小钱朝地上躺在担架上的王岚扔了一张潜能符,贴在了她心脏的部位,顿时将她的潜能激发出来,犹如一具僵尸般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大睁着死鱼眼般的双目,空洞的环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马豪庭父女紧紧拉着手,感觉一颗心都要从口腔里跳出来了。

    潜能符只是让王岚肉体有了行动的力量,但是灵魂还是被小鬼死死抓住不放。

    杨小钱又朝她胸前贴了一张护身符,护住了她的阳气,让小鬼暂时无法吸收她的阳气。

    然后,最关键的一步开始,他随手一扬,精光一闪,最后一张现形符朝王岚背后飞去。

    现形符距离王岚后背十公分的距离突然诡异的静止不动,片刻过后黑光大作,黑光不断扩张,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吞噬掉客厅中的光线,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客厅变得漆黑一片。

    王岚背后出现一个两岁大小的小男孩!

    小男孩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密集恐怖的红色的血点,搂着王岚的脖子,趴在她的背上,看不清他的面容,仿佛睡着了一般。

    饶是马豪庭父女被护身符护住了心神,也是惊骇的寒毛根根竖起,冷汗直冒。

    他们听从了杨小钱嘱咐,一声也没有发出。

    王东和孙老没有护身符护住心神,猛然见到这一幕,吓得魂飞天外,大叫一声,想拔腿往外逃走,可双腿又酸又软,根本不受控制。

    小男孩被惊醒,突然转头恼怒的望向了王东和孙老。

    杨小钱等人看到了他的面容,饶是杨小钱是一位修真者,阳气强悍,猛然看到小男孩的面容,也是忍不住心中咯噔一下。

    马豪庭父女更是吓得脸色惨白,汗如雨下,但他们心中牢牢记住杨小钱的嘱咐,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王东和孙老瞳孔猛然收缩,张大了口想叫,却一声也发不出来。

    小男孩满脸紫涨,舌头伸出有半尺多长,空洞如死鱼眼般的双眸泛起血红的光芒,死死盯着王东和孙老,仿佛在恼怒两人打扰他睡觉。

    人鬼殊途,正常情况下,人是看不到鬼的,。

    可杨小钱利用现形符强行使小男孩现身,违背了正常的天地法则,这样做的后果能导致人的阳气在瞬间大量外泄,轻者三个月浑身虚脱下不来床,重则减少阳寿一两年。

    马晓蓓一家三口都贴了护身符,护住了阳气,躲过了这一劫。

    王东和孙老可就遭殃了,与小男孩对视片刻后,感觉浑身的精气神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一般,当场瘫软在地。

    两人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就不看杨小钱的热闹了,躲在外面就看不到这一幕了。

    小男孩转头望向了杨小钱,眼中的血芒瞬间消失,露出了惊恐之色。

    杨小钱的阳气太过强悍,小男孩抵受不住,不敢看他,目光落在了后面的马豪庭和马晓蓓身上。

    “爸爸,你在那里干什么?这些人是谁呀?他们怎么在咱们家里?我不喜欢他们,你把他们赶出去!”

    小男孩奶声奶气的对马豪庭说道。

    它朝夕与马豪庭一家人相处,它看能看到他们,马豪庭一家人却看不到它

    马豪庭听到它叫自己爸爸,泪如雨下,刚要张口回到,马晓蓓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小男孩活着的时候马晓蓓还没出生,它虽然经常见到她,却不认得她是谁,恼怒的瞪着她,嫌捂住爸爸的嘴不让他说话。

    马晓蓓吓得心中狂跳,闭目不敢再看它。

    “小家伙,你死了这么些年了,你为什么不投胎去?”

    杨小钱阴沉着脸质问小男孩。

    “你是谁?我投不投胎管你什么事?”

    小男孩惊恐的望着杨小钱,恼怒的说道。

    它死的时候才两岁,还不太会说话,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他吸收了王岚大量的阳气,神智也不断的增长,已经不是两岁小孩的神智了。

    “你别管我是谁!我问你,你喜欢你爸爸妈妈吗?”

    杨小钱沉声问道。

    “废话!我当然喜欢了!”

    小男孩非常不喜欢杨小钱,大声说道。

    “喜欢你为什么害你妈妈!你看看你把你妈妈害得都成什么样了!”

    杨小钱突然厉声训斥道。

    “你放屁!我怎么会害我妈妈!”

    小男孩吼道。

    杨小钱暗暗点头,放心了,它能这么说,这就好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