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244章 乱七八糟的画面
    “呕……呕哇……”

    杨小钱突然一下子吐了出来,吐得满身都是,扶着他的李诗诗跟着遭了殃,身上也沾上了不少吐得污秽。

    “哎呀,臭小子,你都给我吐到身上啦!快快快,去洗手间吐!你起来呀,喂喂喂,你别睡着了,小钱你快醒醒,快点醒醒呀……”

    杨小钱吐了以后靠在李诗诗身上就睡着了,任凭她怎么叫都叫不醒。

    他浑身布满了污秽,这个样子可不能上床睡觉。

    李诗诗只好先让他躺在地上,脱去了他的T恤杉,看着布满的污秽的牛仔裤却红着脸犹豫了。

    脱男生裤子?

    这怎么可以呀!

    人家可是女神!

    可不脱小钱怎么睡呀?

    总不能让人家小钱穿着湿乎乎的脏裤子睡一宿吧?

    不行,我还是给他脱了吧,我是他姐又不是外人,脱弟弟的裤子也没什么的!

    李诗诗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终于一咬牙脱去了杨小钱的牛仔裤。

    可是他的短裤也湿了,总不能把他的短裤也脱了吧?

    这个是万万你不可以的!

    李诗诗红着脸又陷入了危难之中。

    咦,有办法了,小钱的短裤只是湿了,却没有弄上污秽,我可以用吹风机把它吹干!

    我果然就是个机智又聪明的女神!

    李诗诗美眸一亮,想到了这个好办法,立刻拿来吹风机,罩着他的短裤就吹了起来。

    一个女神级别的美女拿着把吹风机,对着男人穿在身上的短裤嗡嗡的吹了起来。

    我擦!

    这特么什么乱七八糟幅的画面,想想也是醉了!

    不得不说,李诗诗真的喝醉了,这特么想的一个什么馊主意呀!

    热乎乎的暖风吹在短裤上,里面的小弟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呢?(嘎嘎,有兴趣的骚年可以自己试一下嘛!注意温度,别熟了就行!)

    当然是支起帐篷啦!

    正常男人嘛,睡梦中受到些刺激,支起小帐篷太正常不过了!

    李诗诗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哪里见过这一幕,再加上喝醉了点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的,愣愣看了半天,居然还用手指头戳了戳,那肉肉的却又坚硬无比的感觉让她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尖叫!

    花容失色!

    扔掉吹风机,掩面冲进洗手间躲了起来!

    “李诗诗,你就是个女流氓,你居然碰了人家小钱的小弟弟!这种不要的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李诗诗对这镜子双手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鄙视起镜子中那张醉如桃花的脸。

    “嗯,好在小钱睡得挺沉,他肯定不知道刚才的事情,我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不然我就没法做他姐姐啦!”

    李诗诗自我安慰了一翻,情绪稍稍平静下来。

    她悄悄打开一条门缝,朝杨小钱偷看了几眼,见他的帐篷落下了,这才用手拍着高高的胸脯重重松了口气。

    她出了洗手间,来到杨小钱身旁,刚才用吹风机吹了那一会儿,他的短裤已经干了,已经可以上床睡觉。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一百多斤的他背了起来,背到了卧室的床上,给他盖上一条空调被,这才出了卧室关上了门。

    此时她已累得满头大汗,顾不得休息,打扫干净了地上的污垢,捡起他的牛仔裤和T恤衫去洗手间给他洗干净了,办公室没有阳台,只能晾在洗手间里。

    好在是夏天,一宿就能干了。

    做完这些,她才离开办公室,回去自己的别墅,脱掉脏衣服扔到一旁,累得也不想洗了,只冲了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杨小钱醒来,闻到枕头被子散发着阵阵幽香,又发现枕头上还有几根长长的秀发,这才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床。

    仔细想了想这才想起昨晚好像喝醉了,不知怎么就住在了李诗诗这里。

    起来穿衣服时却找不到衣服了,昨晚喝醉了,一时想不起来衣服脱到哪里了,去洗手间时这才看到晾在那里衣服。

    昨晚杨小钱烂醉如泥,什么事都不记得了,还以为自己洗的衣服晾在这里的呢。

    这时李诗诗发来一条微信短信,说她已经离开庄园去了药业公司,嘱咐他醒了自己叫点吃的。

    杨小钱已经确定昨晚自己喝醉了,却不知道他把人家李诗诗折腾了个半死。

    洗了个澡,穿上洗干净的衣服,打电话叫服务生送来早餐,吃饭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一看居然是豪庭大酒店的老板马豪庭的电话。

    他心里涌上一阵愧疚,本来跟人家马豪庭说好了等自己有空了就联系他,去给他老婆驱鬼的,可昨天他从车行出来后明明有空,可还是去泡了一下午的妞,晚上还去自己的养生会所做了个小保健,又找李诗诗喝了点小酒。

    他猜想马豪庭老婆的病可能很严重了,不然他也不会等不及给他打电话。

    他立刻接听了马豪庭的电话。

    马豪庭语气非常急促:“杨兄弟,实在对不起,冒昧给您打电话了,我老婆快不行了,您能有空来看看她吗?”

    杨小钱心里更加愧疚,立刻回答:“可以可以,把地址发给我,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你没把她送医院吧?千万别送医院,我必须在你们家里驱鬼!”

    马豪庭连连称谢,连连说没有送医院,匆匆挂了电话,立刻把地址发了过来。

    自从杨小钱告诉马豪庭他老婆被鬼附身以后,他一直深信不疑,这段时间一直等着他有空来给老婆驱鬼,可今早他老婆突然快不行了,他第一时间就给杨小钱打去了电话。

    他老婆的怪病已经十好几年了,不知道找了多少专家看过,连米国的专家都找过了,根本治不好。

    今早老婆的病情突然严重后,他也没打打电话叫救护车送医院,因为他知道送去也没用,还不够来回折腾的。

    马豪庭立刻打电话给杨小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马豪庭家在浮山区云龙山庄一座别墅里,从诗诗庄园到那里路上不堵车的话最少需要一个小时。

    救人要紧,杨小钱立刻飞奔出李诗诗的办公室,开上那辆伊兰特,风驰电掣般朝那边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