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207章 诡异的符纸
    杨小钱又开始画符!

    这次画的什么符呢?

    肯定是收拾山本鬼子的符!

    众人都屏息凝神,一脸期待的望着杨小钱。

    “八咖呀路,小子,你要是敢动老子,老子让你把牢底坐穿!”

    山本鬼子心头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却仍旧牙硬到底。

    杨小钱龙飞凤舞的一阵急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画好了一张符,随手一扔,精光一闪,那张符就飞到山本的脑门上!

    “八咖呀路!”

    趴在地上如死狗般的山本鬼子吓得浑身触电般抽搐了一下,拼命撕扯脑门上的那张符纸,却犹如狗皮膏药般贴在上面,怎么也撕扯不掉。

    众人一脸激动的期待着那张符纸会发生什么惊人的反应,却一时半刻没发现有什么反应!

    山本鬼子撕不掉那张符纸,除了爆裂的老二剧痛难当外,其他地方也没感觉。

    他猜不透杨小钱要对他做什么,越是猜不透,越是害怕!

    “八咖呀路!小畜生,老子不怕你!”

    山本鬼子咬牙挣扎着爬起来,傲然而立,色厉内荏的朝杨小钱叫嚣道。

    “护士姐姐,这里是几楼?”

    杨小钱突然转头问白若雨。

    “二十五楼!”

    白若雨立刻回答道。

    杨小钱点点头,走到窗口,打开窗户朝下面看了看,见下面是一片绿化的草坪,又点了点头,关上了窗子。

    病房中陷入一片死寂!

    一道道目光聚焦在杨小钱身上,都猜不到他要干什么!

    杨小钱回到了山本鬼子身旁,和他面面相对,神色平静。

    “八咖呀路!小畜生!有种你弄死老子!老子不怕你!”

    山本鬼子双眸要喷出血来般恶狠狠瞪着杨小钱,疯狂嘶吼道。

    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他堂堂的国际权威专家,世上哪个国家的医学界不对他尊敬有加,他还就不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敢弄死他!

    “恩,站好了!站好了!别动啊!哎对了,就保持这个姿势!好!别动……”

    杨小钱突然眯着眼望着他,微微后退,好像把他瞄准了窗户。

    然后!

    “啊打!”

    杨小钱突然凌空纵起,一个旋风踢在了山本鬼子的嘴脸上!

    “啊……”

    山本鬼子惨呼一声,如一颗炮弹般倒飞出去,哗啦一声,狂暴的撞烂了窗户,冲了出去,从二十五楼坠落了下去。

    众人齐声惊呼,脸色狂变,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终于知道了,这就是杨小钱教训山本鬼子的手段!

    我靠啊!

    太直接了!

    太恐怖了!

    直接就他娘的要了山本鬼子的命啊!

    就在众人几乎被吓破了胆,一个个都不知所措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

    呼!

    一个哇哇大叫的血人又从窗口中飞进了病房中!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狠狠揉了揉眼睛,简直不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

    那人不是山本鬼子又是谁?

    “啊打!”

    杨小钱又是一个旋风踢将山本鬼子踹出了二十五楼!

    众人再次齐声惊呼,几名年轻的医生护士好奇的冲到窗口,纷纷探头朝下面看去。

    只见山本鬼子已摔落在了下面的绿化带中,由于距离太高,山本鬼子看起来犹如一块砖头般大小,看不清他摔成了什么样。

    紧接着,他们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发生!

    那山本鬼子竟然犹如一只遥控飞机般,又从绿化带上又飞了起来!

    “快闪开!”

    几名年轻的医生护士吓得纷纷躲开了窗口。

    山本鬼子鬼哭狼嚎的大叫着又从窗口中飞了回来,落在了原地。

    “哇哇……饶命啊饶命啊……哇哇……我错了我错了……千万别再踢我了……”

    山本鬼子哇哇大哭着扑通一下朝杨小钱跪了下去,拼命磕头,狂呼求饶起来。

    病房中一阵臭气熏天。

    山本鬼子已经吓得屎尿齐流了。

    他的整张嘴脸已经被踹的不成模样,估计他老娘都认不出来了!

    浑身上下扎满了刺猬般的玻璃碴子,血迹斑斑,犹如刚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一般恐怖瘆人!

    刚才那种飞来飞去恐怖的经历让人生不如死,他彻底害怕了,这彪悍恐怖少年太能折磨人了,他再也不敢嘴硬,吓得服服帖帖。

    “谁是猪?”

    杨小钱居高临下,蔑视着脚底下磕头如捣蒜的山本鬼子,淡淡问道。

    “我是猪!我们全家是猪!我们日倭国的所有人都是猪……”

    山本鬼子拼命磕头,内心却阴狠的叫嚣道:“八咖呀路!杀千刀的小畜生,老子暂且忍一时之辱,等老子出了这个病房,老子就直奔领事馆求救!老子要让你把牢底坐穿!老子要派出山本家族的忍者杀你全家……”

    杨小钱感受到野兽般的目光,岂有猜不出来他心里想什么,暗暗冷笑,淡淡说道:“起来吧!”

    山本鬼子连连道谢,强忍浑身剧痛,咬牙艰难的爬了起来。

    刚才他虽然从二十五楼冲了出去,但诡异的是距离地面还有半米的时候,居然悬浮了起来,然后又飞了上去。

    是以,他虽然受伤严重,但仗着练武的人身体素质好,一时半刻还能硬撑着。

    如此诡异的情况,当然是那种符纸在起作用。

    如果没有那张符纸,从二十五楼冲出去,他早摔成肉泥了!

    这时,山本额头上的那张符纸自己化为灰烬,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到底是一张什么符?

    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无尽的震撼和好奇!

    “杨……杨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山本鬼子失血过多,脸如僵尸般毫无血色,快疼死了,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去日倭国领事馆求助。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不过你先别急,我知道你很疼,让我再给你画一张符,我保证贴上以后你就忘掉一切痛苦了!”

    杨小钱连连答应,一脸灿烂的微笑道。

    说着就从旅行包里掏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黄表纸,开始凝神画符。

    “我不贴!”

    山本健仁一听又要给他贴符,惊恐的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狗东西!老老实实待着!”

    被他打伤的那名男医生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杨小钱很快画完了符,随手一扔,精光一闪,那张符纸贴在了山本健仁的脑门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