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99章 冥冥中的缘分
    杨小钱听到这则新闻,皱起了眉头,心想:“不知道这起儿童失踪案,跟济青那起儿童器官买卖的大案会不会是同一伙人干的?”

    全国各个省市几乎每年都有儿童失踪的案子,人贩子多不胜数,并且他们偷了孩子去,大多都是直接进行买卖,很少有买卖儿童器官的。

    因此广播里的儿童失踪案,十有八九跟济青那起儿童失踪案不是同一伙人所为。

    杨小钱也就无意中这么一想。

    “该死的人贩子!老子要是遇到你们,老子非拔了你们的皮!把你们剁成肉酱!剁成肉酱!”

    沉默寡言的司机听到这则新闻,突然情绪失控,牙齿切齿,大吼大叫起来。

    杨小钱被他吓了一跳,转头望着他,见他面目狰狞,双眸含泪,愤怒中带着无尽的凄凉。

    杨小钱心中一动,仔细看了看他的面相,见他疾厄宫杂纹丛生,一幅中年得子,又隐隐有中年丧子的面相。

    不过命宫处光洁圆润,又有一幅中年得遇贵人相助之相。

    杨小钱暗暗点头,结合他突然情绪失控,已经对他的命运心中有数。

    “大叔,冒昧问一下,您的孩子是不是失踪了?”

    杨小钱望着司机,单刀直入问道。

    “你怎么知道?”

    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杨小钱。

    “我会相面!从大叔的面相上我看了出来!”

    杨小钱微笑着说道。

    “小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学这种江湖骗子的把戏!我心情不好,你别再跟我说话!否则我把你赶下去!”

    司机以为杨小钱是个给人相面算卦的江湖骗子,朝他大吼道,然后开车继续行驶。

    司机以为杨小钱胡乱猜的猜对了他孩子失踪,因为他听了儿童失踪的广播突然情绪失控,很容易让人猜到他的孩子也失踪了。

    司机是个老实憨厚的人,只因为孩子失踪了,这才变得性格暴躁。

    这点杨小钱能看得出来,他决定帮这个司机一次,因为他就是司机命中遇到的贵人。

    从司机面相上看,只要司机遇到了贵人,他的孩子就能逢凶化吉!

    看来司机丢失的孩子还能找回来!

    相术只能跟推断一个人的大体运势,不可能推断出一个人的详细经历。

    因此杨小钱还要从司机口中知道他孩子失踪的详细情况。

    杨小钱又仔细看了看司机的相貌,微笑着说道:“大叔,你从小家境贫寒,十岁丧母,十二岁丧父,下面还有个妹妹,你一个人拉扯妹妹长得,二十岁那年有过一次无妄牢狱之灾,三十五岁结婚,四十五岁才有了孩子对不对?”

    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惊恐的望着杨小钱,不可思议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难道你认识我?”

    司机的这些事除了他老婆以外,从没对外人说起过,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了。

    杨小钱居然知道他这些事,不由得司机不震撼。

    “大叔,我不是说我会相面吗,我从你面相上看出来的!”

    杨小钱微笑道。

    “相面原来还有这么准的!太厉害了!我原来以为相面算卦的都是骗人的!”

    司机喃喃说道。

    “兄弟,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帮我儿子看看相吗?我儿子现在成了植物人,每天躺在医院里,你能帮我儿子看看面相,看看他这辈子还有机会醒过来吗?”

    司机突然激动的说道。

    “你儿子不是失踪了吗?找到他了?”

    杨小钱疑惑的问道。

    司机已经完全相信杨小钱,看着他也面善,心中消除了防备,叹息一声,说道:“哎,一个月前,我老婆在家做饭,让儿子去小区超市里买瓶酱油,可那天小区超市正好关门停业,我儿子就走出小区,到马路对面的一个超市去买酱油,结果这一去就失踪了。”

    “我老婆立刻报了警,警察通过监控看到,儿子在小区门口的马上上,被一个黑衣人捂住嘴抱上一辆面包车。”

    “今年红岛已经有好几名儿童失踪了,这起儿童失踪案件一直没有破获,我们两口子整天哭天抹泪,等着警方能破案,解救我们的儿子。”

    “突然有一天,我接到警察的一个电话,说我儿子找到了,可是已经成了植物人,正躺在医院里!”

    “我立刻赶到了医院里,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从医生的口中我又得知,我儿子的一个肾在送来医院前已经没了!”

    “我儿子是漂浮在海边,被游客发现报警的,警方推测,我儿子很有可能是从人贩子手中逃了出来!”

    “他们邀请了国内外有名的专家,正在给我儿子会诊,如果能救醒我儿子的话,很有可能就能破获那起婴儿失踪的案件!”

    “这帮人贩子畜生!他们太残忍了,居然割掉了我儿子一个肾!”

    “我苦命的儿子啊……”

    司机说到这里嚎啕大哭起来。

    杨小钱心中大震,脸色大变,心想:“看来红岛那几个失踪的儿童全都被割去了器官!红岛的儿童失踪案和济青的儿童器官买卖案一定是同一伙人所为!”

    “太巧了!要不是遇到这个司机,我今天就去海螺谷魏医生的老家调查了!”

    “真是天助我也!只要能救活司机的儿子,十有八九就能破获那起婴儿器官买卖案件!”

    杨小钱强忍心中的激动,平静的望着司机,说道:“大叔,我不去海螺谷了,走,你带我去医院,我给令郎相相面!”

    司机很感动,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多耽误兄弟的时间,我手机上有我儿子的照片,要不你看着他的照片给他相面吧!”

    说着掏出手机来就找他儿子的照片。

    “大叔,你不知道,相面必须看到本人才能相,我必须见到令郎才能准确的推断出他的人生运势!”

    “反正我去海螺岛也没要紧的事,改天去也是一个样。”

    杨小钱微笑着说道。

    他要给司机一个惊喜,去医院治好他的植物人儿子。

    “谢谢兄弟!谢谢兄弟!”

    司机连连称谢,感动的已不知说什么好。

    然后他调转车头,朝红岛中心医院开去。

    司机无意中拉到杨小钱这个乘客,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贵人。

    杨小钱无意坐了这个司机的出租车,帮助了他调查案件,让他少走了不少弯路。

    这也算是一种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