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98章 夏爽出走
    一切都完蛋了!

    杨小钱和夏爽本来是为了避免尴尬,这才对方彤彤撒了个善意的谎言,结果呢弄了这么一大出乌龙出来!

    对方彤彤说谎是两人共同的决定,事到如今,谁埋怨谁也没有用了。

    关灯。

    各自回到自己床上躺下睡觉。

    杨小钱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起初心里还对方彤彤十分愧疚,怕她以后不再理他了,后来转念一想,心里居然又高兴起来。

    杨小钱是这样想的,方彤彤生他和夏爽的气很有可能是两种原因,第一,方彤彤喜欢他。第二,方彤彤吃夏爽的醋。

    不然以他们的关系,即使他和夏爽偶尔骗她一次,她也不至于生那么大气,直接关机,连电话也不接了吧?

    杨小钱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越想越兴奋。

    他和方彤彤之间可没法像他和叶柔之间那样简单直接,毕竟方彤彤是他老师,即使他已经内定了她是自己的老婆,可是人家方彤彤心里对他怎么想的,他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经过这次事件,至少证明了方彤彤心里一定是有他的!

    “嘿嘿,有戏!彤彤老师,我一定让你当我老婆!”

    黑暗中杨小钱这货躺在床上嘿嘿笑了。

    人家夏爽却愧疚的在那边小声抽泣。

    杨小钱终于知道方彤彤对他是有意思的,心情不错,很快就睡着了。

    天亮醒来时那边床上夏爽已经不在,开始他还以为她去洗手间了,也没在意,起身收拾了一下东西。

    这时手机微信声响起,他立刻打开一看,居然是夏爽发来的一封语音短信!

    杨小钱打开听了:

    “杨小钱,我自己去调查了,不需要你帮忙了!我已经对不起彤彤了,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她的事!”

    “你明白彤彤对你的意思了吗?我告诉你,以我和彤彤的关系,如果是其他事情的话,即使我骗了她,她也不会生我的气!这次她为什么会生我的气,那是因为她在吃我的醋!她为什么吃我的醋?还不都是因为喜欢上了你这小流氓!”

    “真不知道你这臭小子哪来那么大的魅力,彤彤那么优秀漂亮的女生,最主要她还是你的老师,可她居然发神经喜欢上了你!”

    “臭小子,恭喜你啦,得到了彤彤那么优秀漂亮的女孩子的芳心!你好好珍惜吧,你要是敢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我第一个跟你拼命!”

    “你送我的那辆伊兰特我也不要啦,我先开着调查案子,等我调查完了我就把它还给你!”

    “彤彤是我最好的姐妹,为了她我甘愿不认识你!以后咱们就当没认识过,老死不相往来!”

    “不见!”

    杨小钱听完以后,哭笑不得的骂道:“你这二百五,都到了红岛了,你又不让我帮忙调查了!这件案子危险重重,绝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自己调查肯定会遇到危险!”

    他立刻与夏爽语音聊天,可是无法接通。

    打电话居然关机了!

    “二百五!二百五!”

    杨小钱气得大骂。

    他虽然生夏爽的气,但两人毕竟是朋友了,他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去调查,只能和她分头调查。

    “夏爽,你记住,遇到危险给我打电话!”

    杨小钱给夏爽发去了一条微信语音,只要她一开机就能听到。

    然后他又试着拨打方彤彤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没想到彤彤老师气性这么大!”

    杨小钱吐了吐舌头,也不给她发微信了,决定调查完了等回去以后再哄她。

    他匆匆去洗手间洗漱,然后吃了点夏爽留下的一些昨晚打包带回了的山珍海味,然后离开了旅馆。

    魏医生的资料在夏爽那里,但杨小钱的记性很好,看一遍就记住了资料里的内容。

    魏医生的老家在红岛市鳌山区的一个叫海螺谷的小区里。

    夏爽肯定先去了,她离开没多久,如果这就出发去海螺谷,很有可定在那里遇到她。

    杨小钱决定立刻赶往海螺谷。

    他在路边等出租车时,发现不少人对他投来异样的眼光,心说:“我去,老子已经脱下那身农民装了,怎么还有人用这种眼光看老子?”

    仔细看了看自己,这才发觉他倒是穿了一身牛仔T恤运动鞋,充满青春活力,可身上背了个土不拉几的黄色帆布包,有些不伦不类。

    昨晚走的急,衣服鞋子都买了,可忘了买包了。

    杨小钱一脸郁闷,心说:“这果然是个以貌取人的社会!”

    好几次都是因为他一身农民的穿着给他惹来不少麻烦,他已经受够了,不想再惹那个麻烦。

    恰巧路旁有个箱包店,他进去买了一个斜跨的黑色旅行包,把他的帆布包装在旅行包里背在了身上。

    这样一身牛仔T恤运动鞋配个旅行包,虽然这一身行头不到三百块钱,但形象气质立刻提升上去了。

    出租来了,他上了出租车。

    红岛市不小,差不多有济青三分之二的大小,是东山省第二大城市。

    从大学城去海螺谷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杨小钱坐在副驾驶,从窗外看红岛的景色。

    司机五十多岁,沉默寡言,一路没和杨小钱说过一句话。

    车里响着收音机广播。

    突然一条新闻引起了杨小钱的主意,凝神倾听起来。

    “本台消息,××小区发生一起儿童丢失案件,这已经是今年来本市发生的第八起儿童丢失案件了!请广大市民看好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