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50章 我的语文是我老婆教的
    尼玛!

    这什么乱起八遭的剧本!

    所有人还都以为杨小钱被夏爽带去查了那啥。

    结果呢,李诗诗、赵所长等一帮人杀气腾腾来找夏爽问罪,结果杨小钱屁事没有,反而把人家夏爽弄哭了!

    一道道异样的目光投向了杨小钱。

    这小子对人家夏爽做了什么?

    为什么裤子都撕烂了?

    众人都很想知道!

    “小夏,这到底怎么回事?”

    赵所长火气降了下来,皱眉问夏爽。

    既然杨小钱没事那就好说了。

    可如果杨小钱对夏爽做了什么,那就棘手了。

    不过夏爽是可是警局里的小魔女啊,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还从没听说有人欺负她的!

    这可邪门了!

    按说,杨小钱一个十六七的少年,不可能是练过自由搏击的夏爽的对手啊?

    不光赵所长觉得邪门,小周等所有警局里了解夏爽的人也都觉得邪门!

    李诗诗却知道她这个干弟弟有多彪悍,别说一个女警,就是十个八个的男警,杨小钱要干翻他们也易如反掌!

    她暗暗叫苦,心说:“难道小钱看这女警官漂亮,把持不住,把她那啥了?不可能!绝不可能!以我天生狐媚的体质,都诱惑不了小钱,这女警虽然漂亮,但还没有那个能力诱惑的了小钱!这其中一定有别的原因!”

    “小钱,姐相信你,你一定没对夏警官做出格的事情!你把事情的经过当众说一下吧!”

    赵所长的话音一落,李诗诗立刻对杨小钱说道。

    “呜呜……所长,这小流氓欺负我!呜呜……他把……他把他的那些恶心的液体弄到了人家的手上啦……呜呜……所长,你一定要为人家做主啊……呜呜……”

    夏爽呜呜的又哭了,抢在杨小钱前面,对他痛加指责。

    反正今天她的脸丢到姥姥家了,把心一横,不顾一切的说了出来。

    什么?

    那些恶心的液体?

    天啊!

    杨小钱难道真的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了?

    众人都是些成年人了,其中还不乏有几位是老司机,又在这种怀疑杨小钱的特定环境,谁都以为夏爽说的那些恶心液体,是男人的那种东西!

    包括李诗诗在内,众人听到夏爽的话,脸一个个全都绿了!

    “真是个禽兽啊!”

    小周等警局的人一个个一脸愤恨的望着杨小钱,恨不得把这小流氓拖出去毙了!

    “喂喂喂,你们胡思乱想什么呀,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东西!她说的那些恶心的东西是我的尿!她不是让我查尿吗,我尿到纸杯里,递给她的时候,不小心溅到她手上一点!”

    杨小钱吓了一跳,立刻向众人解释道。

    李诗诗重重松了口气,向杨小钱投去赞赏的目光,心说:“我家小钱的人品我是知道的,他才不会去做那种恶心的事情!”

    然后,她皱眉望着夏爽,心说:“你这二百五说话颠三倒四,也不知道把话说明白点!“”

    “小夏,你说的那些恶心的液体,是不是尿?”

    赵所长皱眉望着夏爽,向她求证道。

    “没错!就是这小流氓的尿!他是故意把那种恶心的液体弄到了人家手上的!”

    夏爽擦了擦眼泪,对杨小钱怒目而视,恨恨说道。

    赵所长小周等人先是松了口气,然后都一个个皱起了眉头,都怨她不把话说明白点,可见她哭的可怜,谁也没忍心说他。

    “小夏,你继续说,他还把你怎么着了?记得把话说明白点!”

    赵所长皱眉对夏爽说道。

    “呜呜……这小流氓他……他还抓着人家的脚,把人家的裤子都强行撕破了……呜呜……所长啊……人家还没结婚,也谈男朋友,就这样被这小流氓侮辱了……呜呜……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夏爽想起刚才在厕所那一幕,羞怒的又哭了,边哭边控诉起了杨小钱的罪行。

    此话一出,全场人的脸再次绿了!

    夏爽这次说得很明白,杨小钱抓住她的脚,撕烂了她的裤子,把她侮辱了!

    靠啊!

    这小子果然就是个禽兽!

    警局里的人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又想把他拖出去枪毙了!

    李诗诗刚放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杨小钱,希望他能说出合理的解释。

    杨小钱满脸黑线,哭笑不得的望着众人,只能再次做出解释。

    在做出解释之前,杨小钱叹息一声,先对夏爽说道:“哎,我说夏警官啊,有件事我搞错了,我要说明一下,我一只以为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就你这语言表达水平,我看你的语文是学校传达室里的大爷教的!”

    “小流氓你混蛋!你的语文才是传达室里的大爷教的!”

    夏爽大怒,想抬脚踹他,可裤子破了,却又怕走光,简直快气炸了。

    “小钱,你的语文是语文老师教的,你把事情的详细过程跟大家解释一遍,姐相信你不会丢姐的脸!”

    李诗诗再次选择了相信杨小钱,给了他一个信任和鼓励的微笑。

    “我的语文是我的老婆教的!”

    杨小钱微微一笑,想起了他内定的老婆方彤彤老师,在心里说道。

    “诸位,事情是这样的,我不小心把杯子里的尿弄到夏警官手上,夏警官对我破口大骂,疯了似的对我大打出手!”

    “我才十六,还是个小孩,她都二十好几了,又练过功夫,她踢我打我,我当然害怕了,于是我就胡乱用手阻挡,进行防卫,不小心抓到了她的脚腕!”

    “你们想想啊,在那种情况下,我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脚腕,我能放手吗?”

    杨小钱说道这里,不少人都点了点头,可以想想到当时的场景。

    “于是,我死死抓住她的脚腕,并用力往高举,这样她就踢不到我了!”

    “你们想想啊,在那种情况下,我用力举她的腿,她的裤子承受不住那种拉力,当然会撕裂了?”

    “夏警官的裤子裂了,她就哭了,我吓得就松开了她,然后她就便哭边骂我流氓跑出去了,于是就碰到了你们!”

    杨小钱解释的清清楚楚,语文的确不错,众人都听不明白了,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