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02章 去美女老师家过夜
    发现鬼了?

    若是杨小钱像往常一样笑嘻嘻的这么说,方彤彤和马豪庭肯定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可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加上刚才铺垫出的气氛,还真把两人吓了一跳!

    可两人终究是成年人,不是未成年的小孩,还是有分辨能力的。

    “呵呵呵,兄弟你可真会开玩笑!”

    马豪庭一惊而过,随即爽朗的笑了。

    “小钱你喝多了吗?大晚上的胡说八道什么!多吓人呀!”

    方彤彤吓得脸都有些白了,生气的埋怨道。

    “嫂子是不是驼背驼得越来越厉害?还有,她脸色发黑、眼窝凹陷、气血不足、浑身乏力、体重越来越轻,夜里经常反复做同一个噩梦?”

    “这个噩梦是不是她感觉有人趴在她身上冲着她笑?”

    杨小钱依旧一脸严肃,双目紧紧盯着马豪庭的印堂,缓缓说道。

    马豪庭豁然站起,脸色大变,也是双目紧紧盯着杨小钱,眼中写满了震撼、不可思议、惊骇等诸般情愫。

    他一动不动,额头冷汗直冒,半晌才艰难的说出一个字:“对!”

    杨小钱说的那些完全正确,就仿佛他亲眼看见一样!

    他老婆的症状外人绝不可能知道,退一步讲,即使他的亲信在外面泄露了他老婆的病情,被杨小钱知道了,所以他才说的完全正确。

    可是杨小钱居然连他老婆的梦境都能知道,这种事除了枕边人以外,外人绝不可能知道的!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不!这绝不可能!可要是没有鬼,杨小钱为什么把我老婆的病全说对了?”

    饶是马豪庭在黑白两道混了大半辈子了,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可此刻却是冷汗直冒,心里喃喃自语。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恐怖,马豪庭都吓得冷汗直冒了,方彤彤更是吓得尖叫一声,扑入了杨小钱的怀里。

    女人在受到惊吓时,潜意识里就会寻求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保护。

    当然房间里就他们三个人,方彤彤总不能扑入马豪庭的怀抱吧。

    杨小钱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乐开了花,很自然的就用手搂住了方彤彤,轻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兄弟,你嫂子的病能治好吗?”

    马豪庭很快冷静下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他不再纠缠这世上有没有鬼的事情,他最担心的是杨小钱能不能治好他的老婆。

    “嫂子根本没病啊,她只不过是被鬼附身了,只要我把这只鬼驱走了,她的病自然就会好了。”

    杨小钱怀里抱着个香喷喷的美女老师,魂都飞走了,哪还有心思在马豪庭老婆身上,随口回答道。

    他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想到了一条今晚在方彤彤那里过夜的计策:“何不趁着彤彤老师吓成这个样子,今晚嘿嘿嘿……”

    “那好,如此就有劳兄弟了!”

    马豪庭沉默片刻,还是感激的说道。

    显然他还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杨小钱不是普通的人,他既然说他老婆的病能治好,那不管用什么方法,治好病就行。

    方彤彤渐渐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这样抱着杨小钱十分不妥,立刻触电般离开杨小钱的怀抱,俏脸飞起一抹红晕。

    可人家杨小钱根本就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一幅很“单纯”很自然的样子。

    方彤彤暗暗羞愧,暗骂自己道:“方彤彤,你思想太不健康了!你看人家小钱多单纯!”

    单纯?

    嘿嘿嘿,要是方彤彤知道了咱钱哥那点花环肠子,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马大哥,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你等我电话,改日我有空了去把嫂子身上那只鬼给驱走了,保证嫂子就没事了!”

    杨小钱已经等不及去方彤彤那里过夜了,起身告辞。

    马豪庭松了口气,杨小钱再次大包大揽能治好他老婆的病,让他又放心了一些。

    “有劳兄弟了!我派人送你们!”

    马豪庭再次表示感谢,拿出手机就要打给司机。

    “不用了,我们骑自行车来的!”

    杨小钱微笑着婉拒了,他可不想失去一次和美女老师耳鬓厮磨的机会。

    马豪庭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微笑道:“那好,我送送你们!”

    自从那晚他在诗诗庄园见识过杨小钱神鬼莫测的手段后,就一直多方打听杨小钱的事情,当然听说过他喜欢骑一辆八十年代产的永久牌二八大杠。

    马豪庭亲自将两人送出了酒店大门,目送杨小钱骑上二八大杠带着一位女神级别的美女,飞一般消失在眼前。

    马豪庭呆呆站在夜色中,眼角再次抽搐了几下,喃喃道:“有个性!”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风高月黑,阴风阵阵,似乎要下雨的样子,街上的人已经很少。

    方彤彤坐在大杠上,与杨小钱耳鬓厮磨,就像被他搂在怀里一样。

    她坐过好几次他的大杠了,已经不觉得有什么尴尬。

    杨小钱享受着怀中的温暖和幽香,将二八大杠骑到速度的极限,只想快点回去在美女老师那里过夜。

    方彤彤还沉浸在这世上有没有鬼的纠结中,美眸中依旧弥漫着恐惧之色,浑身冰冷发抖,情不自禁的紧紧靠在杨小钱怀中,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风高月黑的夜晚,幸好有杨小钱在身旁,不然她非吓哭了不可。

    一路无话,半个多时辰后,两人来到了梅园小区。

    杨小钱将方彤彤送到十号楼一单元下面,表面一本正经,其实他在玩欲擒故纵那一套,道:“彤彤老师,时候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回去了!”

    杨小钱调转自行车就要离开。

    “小……小钱!”

    方彤彤犹豫了一下,小声叫住了他。

    杨小钱背对的方彤彤,一幅奸计得逞的笑了笑,转过头来就变成了一脸一本正经。

    “那个……那个小钱呀,你能不能上去陪老师说会儿话?”

    方彤彤脸上快速红了一下,鼓起勇气说道。

    今晚她满脑子都在想鬼的事情,让她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还不吓死她!

    “这个……这个深更半夜的,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不太好吧?”

    杨小钱肚子里都乐开花了,表面却挠了挠头,一脸危难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