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01章 相面
    马豪庭这样重量级的大人物对方彤彤一个小老师如此客气,让方彤彤很不好意思。

    当然方彤彤也知道人家是看在杨小钱的面子上才对她如此客气。

    方彤彤暗暗叹息,今晚过的犹如过山车般惊险起伏,太刺激了。

    这一切都是她这个妖孽般的学生带给她的!

    双方喝着酒,相互寒暄起来。

    马豪庭频频向杨小钱和方彤彤敬酒,很快拉近了距离,双方称兄到弟起来。

    “那个,兄弟呀,老哥家里有点事想麻烦兄弟一下!”

    几杯酒下肚,马豪庭犹豫了一下,开始进入了正题。

    “呵呵,马大哥,是不是嫂子有些不舒服,想让我给她看看?”

    杨小钱微笑着望着马豪庭说道。

    “兄弟你怎么知道?”

    马豪庭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望着杨小钱。

    他为人非常低调,家里的情况除了他的几个亲信以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若说他的亲信多嘴,泄露了他家里的情况,这根本不可能,他对他的亲信还是信得过的。

    “我略微懂点相术,从马大哥的面相上看出了一点。”

    杨小钱微笑道。

    “兄弟你居然还会看相?而且从我的面相上居然能看出你嫂子生病了?”

    马豪庭不可思议的说道。

    方彤彤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杨小钱,心说“这小子怎么什么都会?居然连看相也会!不行,今晚得找他看看相,看看以后的命运如何!”

    杨小钱脑海中那些古代三教九流的学问就像一个百宝箱,给人看看相那还不是小克斯!

    “马大哥,你的妻妾宫(双眼眼角鱼尾纹之处)隐隐有十道青灰之色,缠绵不退,这说明嫂子的病至少有十年了!”

    杨小钱随便看了一眼马豪庭脸上的妻妾宫,缓缓说道。

    “对对对!兄弟,你说的太对了!你嫂子的病到今年整整有十年了!”

    “兄弟,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里,给你嫂子看看?”

    马豪庭激动的说道,对杨小钱治好他老婆的病更有信心了。

    方彤彤也有些激动,望向杨小钱的目光异彩连连。

    她的学生这么厉害,她当老师的脸上当然也有光。

    “这几天我有些忙,这样吧,咱们互留个电话,等我有时间了再给马大哥你打电话,我保证能把嫂子的病治好!”

    杨小钱也不问问马豪庭的老婆生了什么病,就大包大揽的说能治好。

    马豪庭更加激动起来,他老婆的病连米国的专家都无法治好,若是别人这么说,他肯定认为这人是个满嘴胡说八道的骗子。

    可杨小钱这么说就不一样了,要知道在诗诗庄园马豪庭可是亲眼见到杨小钱那神鬼莫测的医术的。

    杨小钱越说的如此轻松,马豪庭越是放心下来。

    “小钱,你怎么不问问嫂子生了什么病?”

    方彤彤却有些担心的提醒道。

    前天在学校宿舍,杨小钱轻轻松松治好了她的感冒,她当然震撼,可马豪庭的老婆病了十年还不好,肯定不是一般头疼感冒那么简单。

    杨小钱连人家什么病都不问,万一到时候去了再治不好,岂不就是失信于人了吗!

    马豪庭正要说说他老婆的病,杨小钱却笑着说道:“想知道嫂子的病倒也简单,让我再给马大哥看看面相就能看出来。”

    马豪庭和方彤彤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惊骇之色,然后又不约而同的同时咽了口唾沫。

    若是别人这样说,肯定就是个神经病,而且病的还不轻。

    可杨小钱这样说,两人不能不信。

    因为刚才杨小钱已经露了一手通过看马豪庭的相貌就准确的看出他老婆病了多少年。

    杨小钱根本就不用在意马豪庭的老婆得了什么病,因为世间任何疾病,就没有他治不了的。

    杨小钱目光落在马豪庭的脸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马豪庭老老实实把脸“摆在那”,任他观察。

    “咦!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妻妾宫有十道青灰之色,很很明显嫂子病了最少有十年,可是你的疾厄宫(在印堂之下两眼之间的位置)却十分清朗,按照古代的相术来说,这叫夫妻互旺真相,按说嫂子不应该有病啊?可为什么你的妻妾宫有十道青灰之色呢?奇怪了,居然有这种事情……”

    杨小钱原本神色如常,仔细看了马豪庭的面相几眼后,忽然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起来。

    “兄弟,是不是你嫂子的病是不是很难治?”

    马豪庭紧张的手心里冒汗,小声问道。

    杨小钱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杨小钱也没有办法,那他老婆的病当世就没人能治好了!

    杨小钱越是轻松,马豪庭越是对他有信心,可他突然皱起了眉头,一脸看不透的样子,不由得不担心起来。

    方彤彤也跟着紧张起来,美眸一眨不眨望着杨小钱,却是爱莫能助。

    “不好!原来这样!我明白了!可恶!可恶!”

    杨小钱突然紧紧盯着马豪庭两眉之间的印堂处,仿佛发现了什么,脸色骤变。

    “咦!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妻妾宫有十道青灰之色,很很明显嫂子病了最少有十年,可是你的疾厄宫(在印堂之下两眼之间的位置)却十分清朗,按照古代的相术来说,这叫夫妻互旺真相,按说嫂子不应该有病啊?可为什么你的妻妾宫有十道青灰之色呢?奇怪了,居然有这种事情……”

    杨小钱原本神色如常,仔细看了马豪庭的面相几眼后,忽然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起来。

    “兄弟,是不是你嫂子的病是不是很难治?”

    马豪庭紧张的手心里冒汗,小声问道。

    杨小钱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杨小钱也没有办法,那他老婆的病当世就没人能治好了!

    杨小钱越是轻松,马豪庭越是对他有信心,可他突然皱起了眉头,一脸看不透的样子,不由得不担心起来。

    方彤彤也跟着紧张起来,美眸一眨不眨望着杨小钱,却是爱莫能助。

    “不好!原来这样!我明白了!可恶!可恶!”

    杨小钱突然紧紧盯着马豪庭两眉之间的印堂处,仿佛发现了什么,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