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51章 方彤彤
    现在正是暑假,学校里空荡荡的,大门紧闭,传达室里一个满脸横肉六十多岁的独臂老者抽着烟正在看电视。

    独臂老者性格古怪,脾气又臭又硬,晚上有学生出去玩回来完了,一律不开门,逼得学生们或翻墙或从狗洞进入学校。

    杨小钱踏入社会后处事圆滑了一些,没有直接上前让独臂老者给他开门,而是从学校门口小胡同里的一个小卖部买了一条好烟。

    “胡爷爷,麻烦你给开一下门,我想找一下方彤彤老师。”

    杨小钱微笑着把烟从传达室窗口递了进去。

    独臂老者被打扰了看电视,一脸恼怒,看到烟以后,脸上立刻有了笑容。

    “咦,你是杨小钱!”

    独臂老者收起烟,仔细看了杨小钱一眼,认出了他。

    “是啊,胡爷爷,我找方老师有些事,她在学校里吗?”

    杨小钱微笑道。

    “嗯,今天是周六,老师们不培训,我也没看到她出去,应该在宿舍里,你去看看吧。”

    独臂老者开了门,客气的说道。

    “谢谢胡爷爷。”

    杨小钱推着二八大杠进入了学校。

    “哎,多好一个孩子,怎么就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呢?”

    后面传来独臂老者摇头惋惜的声音。

    “哼,看着吧,很快老子就让赵润峰召开全校大会,亲口宣布老子的清白!”

    杨小钱嘴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在绿树成荫的校园中七拐八转,来到了教工宿舍楼。

    杨小钱曾经帮方彤彤搬过家具,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的宿舍,敲开的门。

    “杨小钱,你来干什么!你已经不是淄山一中的学生了,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开门的是教高一二班语文的柳青,她与方彤彤一个宿舍,见到杨小钱后微微一愣,随即柳眉一竖,下了逐客令。

    柳青一米六左右的个头,肤色白皙,丰满圆润,长得颇有几分姿色。

    不过比起方彤彤来,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杨小钱是高一一班的,柳青没有教过他,对他不了解,况且她丢了一件花了半个月工资买的蕾丝内衣,以为是杨小钱偷的,对他恨得牙根直痒。

    “柳老师你好,我找一下方老师,请问她在吗?”

    杨小钱用手撑住柳青要关上的门,微笑着礼貌的说道。

    毕竟是方彤彤的舍友,看在她的面子上,还是要对柳青礼貌一点。

    “她不在!杨小钱,你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柳青使劲关门,却没有杨小钱力气大,气急败坏的道。

    “什么人?”

    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牛仔裤,花格子衬衫,带着金属框眼镜,白净斯文的男子来到门口,皱眉望着杨小钱说道。

    “是杨小钱吗?咳咳……我在呀!青青你干什么!咳咳……你怎么能骗杨小钱说我不在!咳咳……杨小钱你快进来吧,我感冒了躺在床上打吊瓶呢!”

    里面传来方彤彤轻柔婉转比黄莺叫还好听,却很虚弱的声音。

    柳青还想拦截,杨小钱提着牛奶,硬闯进去了。

    白净斯文的男子望着土不拉几,一身农民打扮的杨小钱,白多黑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厌恶。

    在没有弄清杨小钱底细之前,他皱眉没有做声。

    简陋的教工宿舍,两张床两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一个共用的橱子兼书架,虽然简陋却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空气中还飘荡着两股截然不同的淡淡的女孩的体香。

    方彤彤躺在左边一张床上,盖着薄被,打着吊瓶。

    乌黑程亮的秀发散乱的铺在枕头上,如凝脂般白皙清纯的鹅蛋脸十分憔悴,每每咳嗽时,俏脸之上便涌上一抹病态的红晕。

    “杨小钱你自己搬过椅子来坐吧,老师感冒了,浑身酸软无力……咳咳……”

    方彤彤见到杨小钱十分热情,咳嗽着招呼他坐下。

    杨小钱看到她病成这个样子,心中微微一酸,把牛奶放在有一堆水果的桌子上,搬过椅子来坐在了她的床头边。

    杨小钱还没开口说话,一旁的柳青已机关枪似的开说了:

    “杨小钱,你这个变态的小流氓,你还有脸来看你方老师!”

    “你做了那变态不要脸的事被学校开除了,你知不知道你方老师为了给你求情,得罪了校长,不但被罢免了班主任的职务,连暑假老师的培训都不让她参加了!”

    “你知不知不让培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法考教师职称,教师职称不够,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变态的小流氓害的!”

    方彤彤皱眉道:“柳青你有完没完!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跟你翻脸!”

    “方老师,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前天我见到了刘小蓓,我已经听她说了!”

    杨小钱一脸愧疚的说道。

    “方老师,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放心,我已经查清楚了是谁陷害了我!很快我就会让全校师生知道我的清白!”

    “还有,你的班主任的职务也会恢复!”

    杨小钱十分坚定自信的说道。

    方彤彤点了点头,虽然不相信她能恢复职务,美眸中还是露出欣慰的光泽。

    “杨小钱,这位是柳老师的男朋友武田。”

    “武田,他是我的学生杨小钱。”

    一旁的柳青撇了撇嘴,又要出言讥讽杨小钱,方彤彤抢着打断她,给杨小钱和白净斯文青年相互做了介绍。

    “是以前的学生,现在这小子被开除了,已经不是了!”

    柳青狠狠瞪了杨小钱一眼,没好气的出言补充道。

    她狠心花半个月的工资买的一件蕾丝内衣,被杨小钱偷去很有可能干了龌龊肮脏的事,想起来她就觉得恶心气氛。

    “杨兄弟,你好!幸会!”

    眼见方彤彤对杨小钱挺好,武田强忍着恶心,皮笑肉不笑的朝杨小钱伸去了一只手,白多黑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厌烦和不屑。

    刚才柳青已经在他耳边悄悄将杨小钱偷女性内衣被开除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已经摸清杨小钱的底细。

    他虽然是柳青的男朋友,却垂涎方彤彤的美色,经常借机来柳青的宿舍,实则是找机会接近方彤彤,把她弄到手。

    今天方彤彤病了,正是亲近她的好机会,他提着水果来看望,关心体贴,嘘寒问暖,没想到却被突然来的杨小钱给搅合了。

    “你好!武哥,幸会!”

    武田看方彤彤眼神中的淫。邪和看杨小钱眼神中的不屑,杨小钱岂有看不出,也皮笑肉不笑的伸过手去和他握了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