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44章 死磕、叫板、嚣张
    马春花“衣锦还乡”,为的就是在村里炫耀炫耀,令她惊喜的是最讨厌的杨小钱居然做了她的陪衬,衬托了她的光环。

    马春花顿觉自己犹如女王一般高大上了,飘飘然的都不知东南西北了。

    杨小钱恶心的又打了个激灵,也不对她愤慨了,再也不想见这个恶心的女人。

    “芳芳婶,我先回家了!”

    杨小钱调转自行车头就想逃跑。

    马春花以为杨小钱羞臊的没脸待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羞辱他的机会,岂肯这么容易就放过他,转头向陈龙使了个眼色。

    几个杨家沟的村民无不一脸崇敬的望着陈龙,李芳芳更是一脸惊恐的不敢看他,唯独杨小钱正眼不瞧他一眼,一双眼只盯着马春花看。

    陈龙早就看他有气,即使马春花不施眼色,他也打算找借口教训他一顿。

    “小子,刚才我按喇叭你耳朵聋了吗?你不闪开碰了我的车你陪得起吗?你知不知道这车值多少钱?”

    陈龙横身拦住了杨小钱,一手抓住自行车把不让他走,鼻孔朝天,一幅没事找事的样子。

    李芳芳听了气得涨红了脸,刚才他们已经躲到最路边上了,再往一边躲就掉到水沟里了。

    可她知道对方有钱有势惹不起,这个哑巴亏不吃也得吃。

    “对不起大兄弟!小钱他年轻不懂事,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替小钱向你陪不是了!”

    她怕杨小钱年轻气盛与陈龙起了冲突,陪笑着过来打圆场。

    陈龙看着近在咫尺丰满惹火的李芳芳,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小腹升起一股凶猛的邪火,暗暗下了决心,说什么也要尝尝这骚。娘们滋味。

    “既然春花的婶子出面替你求情,我看在春花和这位美女婶子的面子上,今天你给我跪下道一声歉,这事就算了!”

    陈龙松开了自行车把,斜着眼望着杨小钱,就像在看一只一脚就能踩死的蝼蚁。

    他的话一落,众人心中“咯噔”一下,除了马春花幸灾乐祸十分畅快以外,所有人村民都觉得陈龙太过分了。

    李芳芳最清楚当时的情况,更是气得俏脸通红,咬牙切齿,眼泪都出来了。

    太欺负人了!

    路那么宽,当时她和杨小钱已经让到最边上了,他还不依不饶,还让人下跪向他道歉才肯罢休!

    简直没把人当人看!

    山里人是穷,可也是人呀!

    太伤天害理了!

    几个村民都默不作声,他们惧怕陈龙有钱有势,没人敢出来替杨小钱说话,全都一脸同情的望着他。

    李芳芳是胆小,却很讲义气,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杨小钱受欺负,一咬牙就要上前和陈龙撒泼拼命。

    这时杨小钱伸过一只强有力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似有一股清凉之气传遍全身,顿时让她冷静下来。

    忽然,她想起了在镇上的大集上,杨小钱那彪悍的一幕,连太子邦的老大见了他都跟孙子似的!

    “小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老实巴交的小农民!姓陈的傻叼故意找茬,要倒大霉了!”

    李芳芳彻底放心下来,既担心杨小钱把事情搞大了弄出人命,又有些激动的想看看杨小钱如何修理陈龙出气。

    “小钱,差不多就行,别把事情闹得太大了!”

    李芳芳低声嘱咐了杨小钱一句,就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杨小钱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然后,他下了二八大杠,慢慢将它挺稳,转身面对面站在陈龙面前,脸色阴沉下来了。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小钱,你干什么,别胡来啊!”

    “陈老板,小钱他小孩子不懂事,你让他给你陪个不是就算了吧!”

    “就是啊陈老板,你是大老板,何必跟毛孩子一般见识,让他给你陪个不是就算了!下跪太为难人了,就算了吧!”

    “春花,你快劝劝你男朋友,让他别跟小钱一般见识!”

    ……

    村民们只见过杨小钱驱鬼救人的手段,没见过他打人的手段,都以为他与有钱有势嚣张霸道的陈龙争斗起来,肯定吃亏,纷纷替他求情起来。

    “你在后面狂按喇叭,我和芳芳婶子已经躲在最路边了,路这么宽,你完全能够开过去!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让我们躲在路边的水沟里你才满意?”

    杨小钱阴沉着脸望着陈龙,先跟他讲道理。

    “哎呦我草,麻痹的小农民脾气还不小,居然跟老子死磕上了!”

    “没错,路是挺宽,以老子的车技,即使你不躲开老子也完全能开过去!可老子就是看你这低贱如狗的小农民不顺眼,老子按了那么多次喇叭,你就应该躲在路边的水沟里!”

    “怎么?不服吗?”

    “不服过来打老子啊!”

    “或者有种把老子的车砸了!”

    陈龙没想到一个低贱如狗的小农民居然敢跟自己叫板,顿时火气上来。

    “杨小钱,本来我看在咱们是同村又是同学的面子上我正要替你请求的,可你既然跟龙哥死磕叫板上了,那我也没办法了!”

    “龙哥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的火一旦上来,后果很恐怖!”

    马春花一脸惋惜的望着杨小钱说道,内心却幸灾乐祸畅快到极点。

    她本就想让陈龙教训一下杨小钱出气,这下倒好,杨小钱自己撞到枪口上了。

    讲道理杨小钱已经讲了,可陈龙不讲理,那他也就不讲理了!

    “你这车多少钱?”

    杨小钱眯着眼问道。

    “哼哼,说出来吓死你!既然你问了,那老子就告诉你,让你知道什么叫有钱人!”

    “这车新车三万多,加上手续保险买下来要四万多!你这低贱如狗的小农民,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你麻痹的给老子碰点漆你也赔不起!”

    “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想砸了老子的车?”

    “好啊,你砸啊?有种你砸!不砸你是狗娘养的!”

    陈龙张牙舞爪,气焰嚣张到极点。

    “没错!我就是要砸你的车。”

    杨小钱淡淡说道。

    话音一落,现场死寂一片,李芳芳等村民的脸吓得都绿了。

    陈龙愣了愣,没想到一个低贱如狗的小农民竟敢说出如此有种的话,随即仰天暴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这低贱如狗的傻缺!作吧,你就使劲作吧!待会看看你怎么收场!”

    马春花也是一愣,随即畅快兴奋的浑身酸爽,比兴高。潮都爽。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