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43章 马春花“衣锦还乡”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就在这时,一辆破旧的长安面包车朝这边开来,远远的就拼命按喇叭。

    杨小钱和李芳芳立刻让到一旁,好让面包车过去。

    虽是村里的土路,却也不算窄,杨小钱和李芳芳紧贴路旁,长安面包完全能够开过去。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长安面包车仍旧拼命按着喇叭,听起来挺嚣张的样子。

    “这什么人呀!这么宽的道又不是开不过去!想让人家掉进沟里吗?”

    李芳芳皱眉嘟囔了几句,人和三轮车又朝路边挪了挪,已紧贴在了路边水沟旁。

    “马春花!”

    杨小钱的眼力十分厉害,老远就看清楚了副驾驶上坐着的是马春花,皱起了眉头。

    开车的是一个杨小钱不认识的二十七八岁的平头青年。

    杨小钱与马春花是一个村子的,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人一起考上了淄山一中。

    她人长得有几分姿色,却十分势力眼,高中时见杨小钱学习好,推测他将来可能有前途,主动做了她的女朋友。

    杨小钱蒙冤被开除,她丝毫不相信他是被冤枉的,毫不犹豫的与他分手。

    “杨小钱,你这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做你女朋友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的脸都被你丢尽啦!哼,你自毁前途,你的人生已经完了!从此你我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杨小钱永远忘不了他被开除的那天,在校门口马春花给了他一个耳光,愤怒的离去时说的这番话。

    刘小蓓说他被开除后,马春花因为做过他的女朋友,受不了同学们的冷嘲热讽退学了。

    “呼!”

    长安面包车贴着杨小钱和李芳芳的身体呼啸而过,李芳芳吓得尖叫一声,要不是杨小钱及时扶住,差点就连人带车载到路旁的水沟中。

    “艹你姥姥的!怎么开车的!瞎了狗眼吗!”

    李芳芳大怒,农村妇女的泼辣劲上来,指着扬长开去的面包车破口大骂。

    “嘎吱!”

    李芳芳的嗓门大,长安面包车的司机似乎听到了,一个急刹车停住了。

    然后,长安面包车开始往后倒车。

    “小……钱……不好了!咱们快走,开车的都是有钱人,咱们惹不起,快点走!”

    李芳芳是那种刀子嘴兔子心,嘴上厉害心里却十分胆小的女人,吓得脸都白了,调转三轮车头,连连催促杨小钱快走。

    山里很少有汽车进来,一个开面包车的人,在山里人的眼中就算是有钱人了。

    “走什么走!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嚣张!”

    杨小钱骑在二八大杠上,一只脚踩在地上,冷笑一声,铁钳般的手拉住李芳芳的车把,让她无法动弹。

    “小钱啊,都怪婶子这张逼嘴惹得货!有钱人咱们惹不起的,你听婶子一句,咱们快走!”

    李芳芳出口骂人后悔死了,苦苦央求杨小钱快点离开。

    “我去!芳芳婶,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开个破面包车就是有钱人?”

    杨小钱哭笑不得的望着李芳芳,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嘎吱!”

    长安面包车倒到杨小钱和李芳芳身旁,嚣张又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山沟,惊起不少飞鸟。

    驾驶室车门打开,平头青年下来了。

    一米六五的个头,满脸青春痘,脖子上挂着一条镀金项链,胳膊下夹着一个仿皮包,一幅伪暴发户的模样。

    平头青年鼻孔冲着杨小钱和李芳芳,斜着眼扫了两人几眼。

    “艹啊,好骚。浪的娘们!比起马春花这发育不全的小妮子有味道多了!如果能干上一两炮,肯定爽歪歪!”

    平头青年望着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的李芳芳,白多黑少的眸子涌上一抹淫。邪之色,差点没一股鼻血飚射而出!

    “麻痹的骚娘们,刚才你骂我什么?别以为我听不到!有种你再说一遍?”

    平头青年气焰嚣张,黑社会大哥般指着李芳芳叫嚣道。

    “对不起大兄弟,是俺嘴贱,俺错了!求你别跟俺一般见识……”

    李芳芳吓得连连道歉。

    杨小钱皱起了眉头,李芳芳表面很泼辣,其实性格太自卑懦弱了,他要想办法帮她树立自信心才行。

    不过他也明白她的难处,她年纪轻轻就守寡,娘家人又离得远,一个人生活因此处处小心谨慎。

    “龙哥,干吗发这么大的火呀!这是我同村的一个婶子!”

    马春花打开车门,从副驾驶上下来,花枝招展的走了过来,挽住平头青年的胳膊,腻声撒娇道。

    黑色蕾丝上衣,齐逼白色包臀裙,黑丝袜,红高跟,浓妆艳抹,一身刺鼻的劣质香水味,年仅十六七岁,就一身风尘打扮。

    几个月不见,马春花的形象彻底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朴实清纯的学生样子了。

    杨小钱本来对马春花一肚子愤慨,猛然见到她这个样子禁不住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变成了这幅模样。

    “哼!自毁前途的傻缺!活该你一辈子当个农民!”

    马春花不屑的瞥了一眼依旧一幅农民样子的杨小钱,满脸厌恶之色,十分后悔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攀上这种货色做男朋友。

    “幸亏当初没碰这个恶心的女人!”

    杨小钱恶心的打了个激灵,暗暗庆幸当初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没有在这个女人身上破了处。

    他还是个处男,他的第一次要与一个女神级别的处女共同度过。

    “既然你是春花的婶子,那我看在春花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下次给我注意点!”

    平头青年一双淫~邪的眸子贪婪的在李芳芳胸前的波涛汹涌扫了几眼,心里打算着怎么才能和这水蜜桃般熟透了的娘们干上几炮。

    “谢谢大兄弟!谢谢大兄弟!下次俺再也不背后骂人了!”

    李芳芳重重松了口气,连声感谢。

    这边的冲突引来不少村民赶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三叔、六姑、七婶……你们好!这是我男朋友陈龙,他在镇上做大买卖的!”

    马春花皮笑肉不笑的一一向过来的村民热情打招呼,显摆起了她“有钱”的男朋友。

    山里人目光短浅,没有见识,开辆面包车那就是有钱人了,众人无不羡慕起了马春花。

    “春花真有出息!找了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就是啊,春花真有本事,你们看看现在春花穿的多时髦,就跟城里人一样!”

    “杨小钱,你跟春花是同学,你看看人家春花混的,你看看你混的!”

    ……

    村民议论纷纷,拿杨小钱和马春花比较起来,把杨小钱踩到了脚下,马春花拔高到了天上。

    其实,马春花的老爹是个出了名的惯偷,前后不知被抓进去多少次,她跟杨小钱一样,也是从小在村民的骂声中长大的。

    不过人的天性都是很势利的,眼见马春花有了本事,也不怎么讨厌她了。

    好在杨小钱那天也展示了一翻驱鬼救人的手段,村民们对他另眼相看,如若不然,今天村民们还指不定怎么嘲笑打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