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37章 满嘴跑火车
    王家龙和沈萝更是认定杨小钱在满嘴胡说八道,更加放心起来,一脸嘲笑的继续听他胡扯。

    “所谓体内的‘气’就是‘生殖之气’,也可以叫‘精华之气’,俗称‘精气’,例如男性的***,女性的***等等生殖系统分泌的体液,都可以统称为‘气!’”

    “儿子和继母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时从来不采取安全措施,所以儿子体内有继母的‘气’,继母体内有儿子体内的‘气’,而且这个‘气’还非常的浓郁,这说明儿子和继母维持这种羞羞的关系至少存在一年以上!”

    “老公和老婆彼此拥有对方体内的‘气’非常稀少,这说明两人很少做夫妻之事,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次吧!”

    “所以我说是儿子让继母欲.仙.欲.死,儿子对不起父亲,老婆对不起老公!”

    杨小钱端着一杯果汁,悠闲的踱来踱去,时不时的抿上一口,大学者般侃侃而谈。

    侃完了,全场死寂一片。

    众人石化,目瞪口呆,有不少人的嘴都夸张的张成了“〇”形!

    靠啊!

    这小子太他~娘的能抡了!

    简直满嘴跑火车啊!

    只要不是脑袋被驴踹了的人,谁都知道这小子在满嘴胡扯,不过细琢磨琢磨,这小子说的又有辣么几分道理!

    “混蛋!你麻痹血口喷人!”

    “小畜生,艹你吗的,你作死!”

    王家龙和沈萝心里有鬼,杨小钱的话无疑踩到了两人的尾巴,暴怒之下也不顾什么素质了,当场暴起了粗口。

    现场乱做一团。

    “住口!”

    王石毅猛然摔烂一个酒杯,厉声暴喝道。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王家龙和沈萝这才住口,同时望向了身旁的王石毅,看到他的脸色后,无不打了个寒颤。

    王家龙即使是他亲儿子,也从来没有见他如此暴怒过!

    父子间天生就有一种默契,王家龙敏感的感觉到,父亲很有可能开始怀疑起来他和沈萝!

    高家龙和沈萝迅速交换了下颜色,脸色大变,高家龙吓懵了,一时不知所措。

    “老公,你为什么这样看着人家?呜呜……难道你相信了小畜生说的话吗?我和家龙难道你还不了解吗?我们怎么会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呜呜……你要是不相信人家,人家还不去去死了的好……”

    沈萝明亮妖冶的美瞳转了转,扑到王石毅怀里,如被欺负的小鸟般可怜兮兮的哭起来。

    杨小钱满嘴跑火车的大道理在外人听来虽有些道理,但基本上全是胡扯,可王石毅这个当局者听了有些事情却提醒了他,让他不得不对儿子和老婆产生了怀疑。

    “杨小钱,你的话我不相信!除非你能拿出实质性的证据!”

    “否则,我让你死!”

    王石毅脸色阴沉,缓缓推开沈萝,双目喷血般死死盯着杨小钱,冰冷直接的威胁,让在场人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

    他老奸巨猾,城府极深,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可如今却当着李诗诗的面说出如此赤裸裸威胁的话,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暴怒到了极点!

    李诗诗脸色微变,她的干弟弟生命受到威胁,她肯定要挺身而出,正要出言警告王石毅,这时杨小钱抢在前面发话了。

    “没问题!我这就拿出让你心服口服的证据!”

    杨小钱爽快的说道。

    “不过,我礼貌的提醒在场诸位女士,我的证据可能太污太劲爆,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不想听,可以赞避一下!”

    杨小钱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女士,给她们提前打了预防针。

    众人一来不相信杨小钱能拿出什么证据,二来他的话激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都很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要搞出些什么幺蛾子来。

    因此在场没有一位女士赞避离开。

    “行了行了,别在拖延时间了,有证据你就拿出来,没证据就还人家王家母子一个清白,然后乖乖等着警察来抓你吧!”

    “快点吧,我们没时间看你发神经,有证据你就拿出来呀,我就不信你能拿出证据!”

    “哼!骗人!你根本拿不出证据!”

    ……

    几名性子急躁的富二代年轻男女急躁的催促道。

    “诗诗姐,你们这里有没有黄表纸?”

    杨小钱忽然转头问李诗诗。

    “我怎么知道!你找黄表纸干吗?有证据你就快点拿出来!”

    李诗诗黛眉微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在她看来,黄表纸和证据八竿子打不着,这小子不快点拿出证据,竟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光她这么认为,凡是脑子正常点的人都这么认为。

    现场又掀起一阵阵不耐烦的催促声。

    “我要用黄表纸画一张‘真言符’,让黄家龙自己说出他做的事情!”

    杨小钱微笑着说道。

    靠!

    画符?

    尼玛,这小子原来是个神棍!

    而且还是个有神经病的神棍!

    话音一落,全场死寂一片!

    所有人望向他的目光都像在望一个神经病!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画符捉鬼等等这一套封建迷信!

    “哎,杨小钱被开除后受了刺激,看来他真的得了神经病!”

    刘小蓓泪眼朦胧,暗暗叹息他遭遇的不公。

    “哎,小钱,你的医术姐佩服的五体投地!可姐这才发现,你好像精神上有点问题!”

    “你的医术虽然神奇,可你终究治理不了你精神上的问题!”

    “看来我要帮你找个精神科的专家看看了!”

    李诗诗暗暗叹息,一脸怜悯的望着杨小钱。

    “哈哈哈……你让我自己说出来?这就是你要拿出的证据?”

    “哈哈哈……我好害怕啊!”

    “好!好!我好害怕啊!杨天师,你求你快点画符吧,然后贴在我身上,我把我所有的罪行都说出来!”

    高家龙彻底放心下来,忍不住当场爆笑起来。

    “咯咯咯……老公你看到了吗?现在你相信我和家龙了吗?这小畜生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咱们居然跟一个神经病生了半天气!太不值得了!”

    沈萝也彻底放心下来了,挽着老公的胳膊,一脸嘲讽阴狠的望着杨小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