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31章 高端聚会
    老同学相见,聊得十分开心。

    从刘小蓓的口中,杨小钱知道了一些他离开以后不知道的事情。

    例如,他因“变态偷衣贼”的罪名被开除,他的女朋友马春花受不了同学的冷嘲热讽,退学了。

    他的班主任方彤彤坚持认为杨小钱是被冤枉的,为此与校长争辩,惹怒了校长,被撤了班主任的职务。

    等等,诸多他离开以后发生的事情还真不少。

    其中班主任方彤彤为了他得罪了校长,这件事让他触动最大。

    上学时方彤彤对他就十分关照,他被冤枉了全校只有她坚信他是无辜的,还替他仗义执言,这让他十分感动。

    “赵润峰,老子不弄得你身败名裂,老子就不姓杨!”

    杨小钱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暗暗咬牙切齿。

    “杨小钱,其实我也不相信你会做出那种事情!但是我胆小怕事,不敢站出来为你说话,更没有能力为你伸冤!”

    刘小蓓咬了咬苍白的嘴唇,不敢直视杨小钱的眼睛,十分愧疚的说道。

    “清者自清!总有一天,我会让学校还我清白!让那些陷害我的人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杨小钱眯着眼望着淄山镇的方向,森冷的杀气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太可怕了!

    这还是那个跟她一样,就知道刻苦学习的杨小钱吗?

    “杨……杨小钱,你……你可别胡来呀……”

    刘小蓓浑身打了个寒颤,从没见过老实内向的杨小钱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吓得心头砰砰乱跳。

    “哎呀坏了!聚会的时间到了!光顾着说话了!刘小蓓,我要参加聚会去了,回聊啊!”

    杨小钱突然想起还要参加今晚的聚会,立刻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八点半了,而且手机不知怎么弄到了静音上,李诗诗已经打来了二十多个未接电话。

    杨小钱转身一溜烟而去。

    “哎呦,坏了!我也光顾着聊天了!我还要回去工作呢!”

    “杨小钱,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就使劲吹吧!”

    刘小蓓跺了跺脚,转身匆匆离开了。

    ……

    聚会已经开始了半个时辰了,可杨小钱却突然失踪了,李诗诗给他打了二十多个电话也没打通,又急又恼。

    她已经派出好几个服务生去找他,至今还没找到。

    好在他的二八大杠还在,看来不是不告而别,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农民,肯定被这里的风景吸引,不知在哪转悠呢。

    今天来参加聚会都济青商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身价没个五千万根本没有资格被邀请。

    商界大腕们有的携带美艳高贵珠光宝气的夫人、有的携带文质彬彬精明干练的儿子、有的携带美丽时尚气质优雅的女儿,还有的带着身材高挑穿着包黑丝臀裙,火辣美艳又知性的女秘书。

    众人微笑着端着酒杯,走来走去,频频与相识、仰慕以及打算结交的人碰杯互动,讨论着近期济青市的未来发展和政策走向,三言两语间,说不定就能做成一笔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生意。

    李诗诗自然犹如女王一般成为全场最瞩目的焦点,客人们频频过来向她敬酒讨好,但她心不在焉,表面露着高雅迷人的微笑,却频频望向门口,等着杨小钱来,而且大姨妈又来了,不时去趟洗手间。

    杨小钱匆匆赶到到聚会大厅时,李诗诗刚去了洗手间。

    聚会大厅里响着钢琴师和小提琴手现场伴奏的优雅舒缓的音乐。

    几个身材与颜值俱佳的男女服务生微笑着伺立在大厅各处,随时准备为客人们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商界大腕精英们三五成团,四五成堆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不时有欢声笑语响起。

    “哇!好热闹!”

    杨小钱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兴奋的四处张望,没看到李诗诗在哪里,却一眼看到了刚才在路上遇到的傲慢青年。

    傲慢青年叫王家龙,是济青地产大鳄王石毅的独生子,出了名的纨绔富二代,也是李诗诗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他刚才一直在李诗诗身旁献殷勤,李诗诗去洗手间后,他来到父亲和继母这边,正与一对外国人夫妇喝酒聊天。

    杨小钱的目光望过来,正巧与他的目光聚焦在一起。

    “是你!”

    王家龙一愣,随即认出了杨小钱,白皙的面孔上瞬间涌上一抹狰狞,朝杨小钱走了过来。

    杨小钱早就知道他是来聚会的,见到他仿佛见到一团空气一般也没什么稀奇,面无表情,继续寻找李诗诗。

    没找到李诗诗后,他拿了个小盘,用夹子夹了个几块糕点和水果,自顾自的吃起来。

    “喂,小农民,你谁啊?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种地方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吗?”

    王家龙来到杨小钱身旁,阴沉着脸说道。

    “管你鸟事!”

    杨小钱对他印象很恶劣,嘴里塞满了糕点,还想往嘴里塞快水果,眼皮也不抬的含含糊糊道。

    “小农民,你竟然敢跟我如此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家龙在济青整个富二代圈子里,那也是有头有脸的嚣张人物,今天居然被一个低贱如狗的小农民当众顶嘴,瞬间怒火暴涌,要不是在这种高端场合,他要维持风度,早就一脚踹翻这小农民,然后捡快板砖砸烂他这张臭嘴了。

    “你是谁又管我鸟事!”

    杨小钱被糕点噎得脸红脖子粗,急忙端起桌上的一杯果汁喝了一口,这才冲下去,仍旧眼皮不抬的说道。

    “你……你这个低贱如狗的小农民!”

    “服务员,你们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来?赶快把他轰出去!”

    王家龙气得脸色铁青,白多黑少的眼珠子中涌上一抹杀气。

    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得罪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小农民被轰出去,他再找个借口出去一趟,不干烂他的嘴卸下他的腿,他就不姓王!

    他是练过泰拳的,出手凶狠毒辣,自信不用叫人,对付一个营养不良小农民绰绰有余。

    “咦,这人谁呀?怎么让这种人进来了?”

    “怎么回事?一个低贱如狗的小农民居然来这种场合混吃混喝!他神经病吗?”

    “这人怎么这样呀!服务员,你们怎么不看着点,怎么能让这种素质低下的小农民进来!这不胡闹吗!赶快把他轰出去!”

    ……

    两人的冲突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些脾气急躁的年轻人纷纷出言呵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