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23章 治疗 1
    杨小钱正在青春期,好奇心强,如此香艳的好机会摆在他面前,搞点小恶作剧,赚点小便宜,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也就咱钱哥不是个衣冠禽兽,不然的话他就不隔着衣服把手放上了,直接找个借口,托广了人家女神的衣服,来个零距离接触那多爽!

    甚至胡抡一翻中医深奥的大理论,找个借口,用zui来“按摩”,那样岂不是爽到暴暴!

    (嘿嘿~以作者小天的人品,如果能有咱钱哥如此香艳的机会的话,相信读者们就是用屁骨想想,也能想到小天会做出些什么来!咳咳,那当然是“隔空”按摩啦,怎么嫩做出摸人家女神胸胸辣么不要脸的事情呢!)

    杨小钱不再胡思乱想,深吸一口气,心无旁骛,将真气灌注双手,聚精会神,按照古医按摩大法,揉馒头般开始按摩起来……

    李诗诗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触摸到如此敏感的部位,有心要配合杨小钱的治疗想全身放松,可身体还是不自觉紧绷的像块石头,美眸紧闭,俏脸火烧般通红。

    然而这种状态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李诗诗顿觉整个右胸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渐渐放松下来。

    偷眼望了杨小钱一眼,只见他目光坚定,聚精会神的在为她治疗,没有一丝亵渎之意。

    “他是个正人君子,我倒是想多了!”

    李诗诗暗暗感激,完全放松下来。

    随着杨小钱手法的加快和真气的不断加大注入,李诗诗越来越舒服,媚眼如丝,嘴角含笑,情不自禁的微微发出一种舒夫的哼哼声……

    当然这种声音不是那种****的声音,完全是那种按摩后单纯肌肉放松舒服的感觉,要不然以李诗诗保守的性格,拼了命也要克制住不发出声音来!

    “嗯……嘶……”

    李诗诗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贝齿紧咬红唇,比着眼睛,快勒的享兽起来,恨不得一辈子都这样舒夫下去。

    李诗诗倒是心里挺坦荡,发出的声音没有丝毫邪念,可那起承转合的旋律,越来越高的分贝,完全就是堪比.大片啊!

    手里按摩着人家女神的胸。胸,耳中听着人家女神快乐的声音!

    尼玛!

    这简直要人老命啊!

    要知道李诗诗本就天生狐媚,迷死人不偿命,如此声音如此这般销混度,特么的就是柳下惠来了也要做出些有伤风化的是啊!

    杨小钱口干舌燥,小腹邪火阵阵,要不是他是一位修真者,定力深厚,早就兽性大发了!

    刚才李诗诗把外面的金长河刘明浩和铁豹等人遣散了,但他们放心不下李诗诗的安全,又悄悄回到了办公室门口,凝神倾听里面的动静。

    只要李诗诗有危险,他们立刻冲进去救人。

    李诗诗的分贝穿透力很强,他们不用仔细倾听,就已经听到了里面那令人脸热心跳,浑身燥热的声音!

    “靠啊!这个世界就要变了!”

    “娘啊!我不想活了!”

    “艹啊!老子说什么也要杀了小农民!”

    ……

    金长河他们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疯狂的震撼和妒忌。

    此时此刻,他们就是用皮鼓想也明白了,原来李诗诗把他们遣散了,是在与小农民做那种事情!

    雾草啊!

    还让不让人活了,那穷困潦倒,土不拉几的小农民到底有什么魅力啊,凭什么他就获得了女神如此香艳的青睐啊!

    凭什么啊!

    凭什么那该死的小农民艳福那么汹涌啊!

    这到底为什么啊!

    这个世界要爆炸了吗?

    金长河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心里不平衡到了想要吐血!

    刚才他们还考虑着怎么收拾不自量力前来捣乱的小农民,可转眼间人家小农民就在李诗诗的温柔乡里肆意驰骋!

    这就是啪啪啪打脸的节奏啊!

    金长河他们生怕打扰了李诗诗,躲在门口屏息凝神,咬牙切齿,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好了!诗诗姐你可以起来了!”

    差不多五分钟过后,杨小钱停止了“驰骋”,望着躺在办公桌上一脸享受状态的李诗诗,微笑着说道。

    “别停!小钱你按摩的太舒服了!再加把劲,继续按,你在干什么呢?快点按呀……”

    李诗诗秋眸迷离,进入了浑然忘我的状态,舒服的已经忘记了杨小钱在为她治疗,水蛇般扭着娇躯,撒娇不止。

    杨小钱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攮在地上,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李诗诗,嘴张成了“O”形,

    靠啊!

    老天爷啊,请你一刀捅死我吧!

    “嗞……嗖……”

    杨小钱神情激荡,真气一时控制不畅,没压住欲火,两股鼻血飚射而出,狠狠。射。在了李诗诗明艳绝伦的脸上。

    “咦,什么东西盆在我脸上啦?蔫呼呼的这么湿!”

    李诗诗顿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杨小钱流鼻血的样子,吓了一跳。

    “啊!小钱你这是怎么了?快用zhi擦一擦!”

    李诗诗立刻起身下地,从办公桌上的纸巾盒中抽出一些纸巾,一脸关心的先递给杨小钱几张,然后自己才用纸巾擦掉脸上的血迹。

    “呵呵,没事,最近上火,经常流鼻血!”

    杨小钱接过纸巾擦干净鼻血,尴尬的笑了笑了。

    ……

    “雾草啊!小农民的手法这么厉害?简直就是金手指啊!”

    “我去!诗姐平时辣么高冷,原来辣么火辣啊!”

    “艹啊!太刺激了!他们居然玩颜社!还有没有王法啊!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啊,为什么我就是不是小农民啊!”

    ……

    外面金长河等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隐隐听到了一些令人往歪处想的关键词,一个个疯狂想象,口干舌燥,眼珠子暴突,嘴张成了“O”形!

    ……

    “那你多喝水啊!喝口水休息会儿吧!”

    李诗诗顺手拿过自己桌上的水杯,为杨小钱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谢谢。”

    杨小钱也没多想,接过水杯喝了几口。

    “啊!我居然用我的水杯给他倒了水,他居然还喝了!”

    “这小子居然喝了我的口水!坏了!那我岂不是与他间接‘接吻’了!”

    “完了!完了!我的初吻没了!”

    李诗诗美眸大睁望着杨小钱,俏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杨小钱自然不像李诗诗那么心思细腻,想到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喝了几口水随手就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小钱,那个……那个……你再继续为姐姐治疗吧!”

    想起刚才那种神仙般的享受,李诗诗走到办公桌旁,目光躲闪,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杨小钱,但内心却十分迫不及待。

    “已经治好了啊!”

    杨小钱望着正要躺在桌子上的李诗诗,微笑道。

    “治好了?这么快?”

    李诗诗愣了愣,疑惑的望着杨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