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13章 你姥姥呢?
    又柔又软!

    要知道咱钱哥年方十六,发育爆表,正是个禽兽不如,哦不,血气方刚的年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磨!

    “呜呜……憋死了……芳芳婶……快起开……”

    杨小钱整张脸埋在一道香艳的鸿沟之中,喘息困难,小弟弟瞬间不可抑制,一柱擎天!

    我靠啊,老天爷啊,没你这么折磨人,这不引诱老子犯罪吗!

    李芳芳自从男人死了以后,就没有这样近距离接触过一个男人,早已如沙漠一般干渴,瞬间浑身酸软,俏脸着了火一般烧得厉害。

    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寡妇,这样压着一个小鲜肉,确实有伤风化,她也想起来,可身体犹如一滩烂泥般趴在杨小钱身上,没有丝毫力气。

    杨小钱也是浑身除了某个部位硬了以外,其他全软了,一时间也没了力气。

    再这样下去非憋死不可!

    杨小钱只能靠自己了,深吸一口气,运转了真气,顿时恢复了力气,一个翻身将李芳芳压在身下,顿时畅快地呼吸起来。

    “啊……”

    身下的李芳芳发出一声尖叫。

    确切的说不是痛苦而是快乐的尖叫!

    杨小钱突然感觉身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却是他一柱擎天几乎撑破裤子的小弟正无耻地顶在了人家李芳芳的两腿之间!

    要知道夏天人穿的衣服都很薄,杨小钱明显能感觉到某个地方的形状跟温度!

    杨小钱瞬间满脸通红,如装了弹簧一般跳起来,弹了出去。

    “芳芳婶你没事吧,快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为了掩饰尴尬,杨小钱装作若无其事将李芳芳扶了起来,然后又扶起了三轮车和自己的自行车。

    “我没事,我没事,对不起小钱,刚才一不小心撞石头上了,没撞疼你吧?”

    李芳芳也不想将场面弄得尴尬,也试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突然,李芳芳感觉下身有些异样,低头一看,两腿间的裤子竟然隐隐湿透了!

    她心头狂跳,羞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立刻骑上了三轮车朝前驶去,感觉一颗心就要从口腔里跳出来一般。

    幸好刚才她侧对着杨小钱,他应该没有看到,不然真不如去死了的好!

    “我去!好尴尬!好无耻!”

    杨小钱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骑上二八大杠追上了李芳芳。

    两人的思绪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之中,久久不能平静,谁也没说话,谁也不敢看谁,就这样一一直并肩往前骑行。

    杨小钱正当血气方刚的年纪,刚才受了李芳芳的“撩拨”,难免心猿意马,也像她一样脑洞大开,满脑子想起了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李芳芳自己解决时欢快的呻吟声、舒淇般性感的红唇、白热香柔的一对大白兔、隔着一层薄薄衣料的神秘花园、熟女的体香……

    满脑子乱飞。

    “杨小钱,你特么胡思乱想什么呢!你虽然跟李芳芳家没有血缘关系,但论辈分她可是你婶子,是你长辈,你连想也不能想!”

    “凭你的本事,将来还不知有多少女神级别的美女要死要活当你炮架子,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杨小钱强自镇定,暗暗告诫自己,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李芳芳这颗熟透了的水蜜桃,脑子里不健康的东西更多,只有杨小钱更多。

    杨小钱那小鲜肉的脸蛋埋在自己双峰中浑身酸麻的感觉、比驴的还大的家伙碰到自己神秘花园的疯狂感觉、好闻让人沉醉的男性阳刚气息……

    脑洞大开,疯狂想象。

    “李芳芳,你这个不要脸的****!人家小钱才十六岁啊,你这样‘糟践’人家,你肿么不去屎呢!”

    “不行!我连想也不能想!小钱这么有本事,将来一定有很多漂亮女孩抢着跟他!”

    “我宁可用一辈子黄瓜,也不能打小钱的主意!想也不能想!”

    李芳芳俏脸红一阵白一阵,心情激荡,费了好大的劲才平静下来。

    两人并肩骑行,一路无话。

    “小钱,今天谢谢你!”

    李芳芳水吟吟的秋眸望了杨小钱一眼,首先打破了沉默。

    杨小钱今天以德报怨救了她,还让她白白赚了两千多块钱。

    要知道,两千块钱对一个山沟沟的农民来说,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李芳芳卖三个月的塑料花,也未必能赚到两千块钱。

    李芳芳发自内心的感激她。

    杨小钱回过神来,也看了李芳芳一眼,微微一愣,这才感觉李芳芳不打骂自己的时候,竟然有些浑身不自在。

    “芳芳婶,你原谅我了?”

    杨小钱嘿嘿笑了。

    李芳芳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因为那件事情,李芳芳恨死杨小钱了,曾经觉得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可经历今天的事情,她确信已经百分之百原谅这小子了。

    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都想起了那件事,气氛再次陷入尴尬……

    两年前,那时候李芳芳和男人杨铁棍刚结婚不久,正在蜜月期,对那方面的需求自然十分频繁。

    晚上一炮到天亮自是不必说,有时候两人白天在地里干活,来了兴致,都要躲在玉米地里爽一翻。

    那时候杨小钱上初三,学校放了暑假,他骑着二八大杠,带着书包行礼,吹着口哨,从镇上赶回了杨家沟。

    路过一片田地时,他突然感觉尿急,停下二八大杠,匆匆冲进了玉米地,掏出小钱子就爽快地放起了水。

    此时,李芳芳和男人在玉米里的你来我往爽得正投入,完全没听到有人过来。

    杨小钱尿意匆匆,也完全没留意到玉米里有人在打野战,一泡热尿不偏不倚射了杨铁棍满满一脸。

    三人齐声尖叫。

    ……

    男人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如果突然受到惊吓,后果是很严重的。

    杨小钱至今还不知道,他那一泡热尿愣是把杨铁棍这条坚硬如铁的汉子吓成了阳~痿!

    这个心理上的毛病直到杨铁棍去城里打工出车祸去世前也没有好起来。

    因为这件事情,李芳芳恨死了杨小钱。

    ……

    两人回到家里时,已是傍晚时分。

    杨小钱兴致勃勃,计划今晚就炼制出壮阳丹,明早就进城去推销。

    家里的馒头还有一些,他原本打算吃几个馒头凑合一下就行,可李芳芳执意要请他过去吃饭,报答他今天的恩情。

    杨小钱拗不过她,只得去她家里吃饭。

    李芳芳做了满满一桌子菜,还开了一瓶自酿的米酒。

    李芳芳的手艺很厉害,把一桌子很普通的农家饭做的十分香甜可口。

    杨小钱原本打算匆匆吃上几口,就回去炼丹,可一上口,味蕾大开,根本停不下来。

    他吃了一个多月的馒头咸菜,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一桌子菜十有八九全下了他的肚子,吃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芳芳却十分开心,杨小钱吃的越多,越是对她手艺的肯定,她越有成就感。

    在回来的路上,两人心中都暗暗告诫过自己,不要打对方的主意,连想也不能想。

    虽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人却谁也没有胡思乱想,这顿饭吃的倒是十分温馨。

    不觉间天色黑了下来,杨小钱还要回去炼丹,起身告辞。

    这时屋里的灯突然灭了,漆黑一片。

    李芳芳最怕黑了,不禁低呼一声,紧紧抓住了杨小钱的衣服。

    “可能灯泡坏了,芳芳婶你去拿手电筒来照着,我把灯泡拧下来看看。”

    杨小钱暗暗好笑,她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怕黑。

    李芳芳摸黑找来手电筒和一只新灯泡,给杨小钱照着,杨小钱搬过一条凳子,把新灯泡揣在口袋里,踩在凳子上仰头伸手拧灯泡。

    “小心点!”

    凳子很旧了,晃晃悠悠很不牢稳,李芳芳怕杨小钱摔下来,把手电筒含在嘴里,双手扶在杨小钱的腰间,这才平稳下来。

    杨小钱仰着头拧下灯泡一看,果然灯泡坏了,从口袋掏出新灯泡换上,顿时满屋子亮了。

    “小心点!”

    看到满屋子光明,李芳芳松了口气,双手紧紧扶住杨小钱的腰间,嘴里含着手电筒,含含糊糊提醒道。

    由于杨小钱踩在凳子上,李芳芳站在地下双手扶着他的腰部,脸部正好冲着他的小弟,近在咫尺!

    而且,她舒淇般性感的红唇还含着一直手电筒!

    杨小钱低头正要下来,看到李芳芳这个姿势后,瞬间就石化了!

    尼玛,这姿势也太销魂了吧!

    他的下半身甚至能感受到李芳芳呼出来的热气。

    白天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邪火再次汹涌而来,而且来的一发不可收拾!

    比驴的还大的小弟暴怒而起,直接撑破裤子,犹如棍子般一棍子抽在了李芳芳的下巴上!

    “哎呦!”

    李芳芳痛呼一声,摔倒在地,嘴里流出一行鲜血。

    要知道,杨小钱天生就资本雄厚,那家伙比驴的还大,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最主要他是一名修真者,气血粗壮,坚硬如铁,异于常人。

    还有,他那条洗得都看不出什么颜色的裤子,已经不结实了。

    因此,他的小弟撑破裤子,“一棍子”把李芳芳抽在地上,毫不夸张!

    杨小钱闯下了这等大祸,目瞪口呆,直接懵逼了。

    “杨小钱,你姥姥呢?”

    李芳芳吐出嘴里的一口血,捂着高高肿起的下巴,哼哼唧唧想爬了起来。

    “我……我没有姥姥啊,你……你找我姥姥干什么呀?”

    杨小钱忙上前扶着她站起来,疑惑不解道。

    “我想艹你姥姥啊!”

    李芳芳再次吐出一口血,泼辣劲上来,挥手就朝杨小钱打去。

    杨小钱一溜烟逃回了家,紧紧关上了大门。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