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7章 鬼附身
    “芳芳婶,你……你想干什么?”

    饶是杨小钱修炼了绝顶神功,定力过人,也被突然闯进来盯着自己的小弟看个没完没了的李芳芳吓了一大跳,连忙抓起衣服挡住下体,转过了身去。

    “汪汪……汪汪汪……”

    “啊昂……啊昂……”

    大黄和小毛见家里来了个熟透了的大美女,全都欢腾不已。

    一个摇着尾巴冲上来,抱住人家李芳芳的大长腿就哼哼唧唧享受起来。

    另一个跺着蹄子,亮出了和杨小钱有的一比的家伙来耀武扬威。

    “啊……啊……色狗淫驴滚开!滚开……杨小钱,老娘艹你们全家,跟你家做邻居,老娘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李芳芳吓得尖声大叫,双腿乱踢,甩开大黄,躲在了杨小钱后面,气得破口大骂。

    山里的农村妇女说话大胆泼辣,污言****,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李芳芳更是出了名的骚浪嘴。

    “哈哈哈,芳芳婶,你的胃口不小啊,一个人就想吃掉我们全家!我们全家如今就我和大黄小毛三个,你想吃怎么不配合人家大黄和小毛啊!”

    杨小钱双手用衣服捂住下体和屁股,呵斥住了大黄和小毛,与李芳芳开起来玩笑。

    他的心态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腼腆害羞的小男生了,对付俏寡妇李芳芳已经游刃有余。

    “好你个小流氓,胆子肥了你还……杨小钱,俺没空跟你开玩笑!俺旺财嫂子快不行了,你快点赶上驴车拉她去镇上的医院……”

    李芳芳大怒,刚要抬脚踢杨小钱,忽然想起了此行来的目的,急匆匆说道。

    她说的旺财嫂子叫王桂芳,是她死去男人的哥哥杨旺财的老婆。

    王桂芳是个二百多斤的肥婆,杨家沟没有一户人家有汽车,有电动三轮车的倒是有几家,可电动车车兜子太小,胖大魁梧的王桂芳根本无法躺在里面,杨小钱家的驴车车兜子长,王桂芳完全可以躺在上面。

    王桂芳长得犹如母夜叉一般肥壮凶悍,因被杨瘸子偷看过洗澡,恨死了杨小钱父子,见了杨小钱就破口大骂。

    毕竟是父亲偷看人家洗澡不对,而且杨旺财还与大伙帮着安葬了父亲,杨小钱也不怨恨他们,人命关天的事,他当然要去帮忙。

    “好好,等我穿上衣服这就走!”

    杨小钱脸色微变,不再开玩笑,拿着衣服转身回屋穿上,出来套上驴车,赶着驴车拉着李芳芳就朝杨旺财家驶去。

    途中听李芳芳说王桂芳突然得了急性过敏,浑身长满了懒蛤蟆皮般恐怖的红疙瘩,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外号杨华佗的老村医给她吃了酮替芬、扑尔敏,注射了氯雷他定、葡糖糖酸钙等抗过敏的药物,可丝毫不管用。

    杨华佗束手无策,只能送往镇上的医院抢救。

    五分钟过后,杨小钱和李芳芳来到了杨旺财家。

    院子里挤满了前来帮忙的村民,屋子里也挤满了一堆人,王桂芳躺在里屋的土炕上奄奄一息,一张肥脸长满了恐怖瘆人的花疙瘩。

    杨旺财急得满头大汗,儿子杨小虫趴在妈妈床前呜呜地哭。

    “来了来了,快快,大伙儿快帮忙抬到驴车上,立刻赶去镇上的医院!”

    眼见杨小钱和李芳芳来了,外号杨华佗的老村医威严地指挥道。

    众人手忙脚乱从炕上抬起王桂芳,放在一张门板上,然后抬着门板走出了屋子,朝大门外的驴车走去。

    “杨小钱你什么都不懂,跟着进来干什么,别傻愣着,快点出去赶车呀!”

    李芳芳柳眉微皱,推了一把跟在自己身旁的杨小钱。

    杨小钱却如磐石般纹丝不动,呆呆站在当地,望着被抬出来的王桂芳,脸色微变。

    自从走进杨旺财家,他就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阴煞之气,当近距离看到王桂芳印堂发黑时,他十分肯定,王桂芳一定是被鬼附身了!

    在科学现代化高度发达的今日,迷信的鬼神之说,就连很多农村人都不太相信,杨小钱也是上过不少学的人,相信科学不迷信从小就知道。

    可自从他获得胎记中那些古代的神秘传承后,就彻底颠覆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观。

    只是他还没修炼到开天眼的境界,看不到鬼的形态,如果有时间话他可以制作一张“现形符”使鬼现身,证明给大家看。

    “慢着!桂芳婶子不是过敏,她是被鬼附身了!”

    杨小钱突然闪身挡在大门口,拦住了抬着她的几个村民。

    “放屁!杨小钱,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你居然质疑老夫的医术!滚一边去,别挡着道!”

    杨华佗六十多岁的人了,祖上世代行医,在方圆几个村里名气不小,如今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质疑,气得吹胡子瞪眼。

    “滚滚滚,小流氓你懂什么,少在这胡说八道,赶快赶车去!”

    “杨小钱,你脑子被你家的驴踹了吗?别耽误我们救人,赶你的车去!”

    “闪开!闪开!”

    ……

    村里人本就讨厌杨小钱,人命关天的时刻他还出来胡说八道,直接犯了众怒,性子急的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

    “闭嘴!”

    杨小钱如磐石般挡在大门口,神色凛然,大喝一声。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顿时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来。

    现场一片死寂。

    杨小钱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压,一时间竟没有人敢与他的目光接触。

    “杨小钱,老子艹你祖宗!给我滚一边去吧!”

    杨旺财担心老婆的安危,最先反应过来,大怒之下,冲上去揪住杨小钱的衣领就想把他扔出去。

    杨旺财是村里打铁的,五大三粗,又黑又壮,谁都以为看着瘦弱不堪的杨小钱会被他像一件衣服一样扔出去。

    可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杨旺财揪住杨小钱犹如揪住一块磐石,龇牙咧嘴鼓捣了半天愣是没把人家动摇丝毫。

    “旺财叔,稍安勿躁!我且问你,旺财婶子最近是不是动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杨小钱平静地看着杨旺财的眼睛,淡淡说道。

    杨旺财被杨小钱身上散发的无形威压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不得不松开了手,按照他说的皱眉想了想。

    这一想忽然脸色大变,目光躲闪,心中喃喃道:“难道……难道是因为那东西?”

    “旺财啊,你老婆的病情非常凶险,再不送去镇医院……”

    眼见杨旺财有些听信了杨小钱的话,杨华佗急得都跺脚了。

    “旺财叔,我有办法治好旺财婶子!前提是你要说实话,旺财婶子到底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杨小钱打断杨华佗的话,气势逼人地盯着杨旺财逼问道。

    “杨小钱,你要是能治好王桂芳的病,我杨乃六(真名)叫你三声亲爷爷!”

    “可你要是治不好,耽误了病人病情,后果你自负!”

    杨华佗受村里人尊敬奉承惯了,今天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子当场质疑医术,还当打断了他的话头,简直快气炸了,强忍怒火,阴沉着脸说道。

    “叫我亲爷爷就算了,我才十六岁,不想那么老!如果我治不好旺财婶子的病,我给她偿命!”

    杨华佗一副老气横秋的吊样虽然很讨厌,但毕竟也是出于救人的好心,杨小钱也不想待会儿让他太过下不来台,微微一笑,轻松说道。

    话音一落,现场除了杨旺财和九岁的杨小虫,余人无不目瞪口呆望着杨小钱,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上来就大包大揽说治不好病就偿命,天下哪有这样给人治病的?

    这不是神经病又是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