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6章 饥渴的俏寡妇
    “不要脸的小流氓,你来干什么?俺家里不欢迎你,快滚!

    李芳芳开门一看是杨小钱,瞬间柳眉倒竖,要不是杨小钱刚死了老子,她早就轮子手里的饭勺砸在这小子的脑袋上了。

    “芳芳婶子,这是还你的五百个馒头!”

    杨小钱讪讪笑着,将十大塑料袋馒头递给了李芳芳。

    李芳芳愣了愣,昨天她也就随口一说让杨小钱还她五百个馒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的买了五百个馒头来还自己。

    李芳芳心中微微有些感动,水吟吟的秋眸深深看了杨小钱一眼,却刚好捕捉到这小子的眼睛划过自己胸前的一对波涛汹涌,还闪过一抹异样。

    李芳芳本就对杨小钱印象恶劣,心中认定他是个变态的小流氓,再加上她作为一名干旱已经的年轻寡妇,难免经常胡思乱想,手中那十袋大白馒头因为在塑料袋里密不透风,闷得又湿又粘,还微微冒着些热气。

    白、湿、粘、热乎乎!

    这几种感觉瞬间让熟透了的李芳芳脑洞大开!

    要是老娘吃了这些馒头,岂不就是……

    “该死的小流氓,你这个变态狂,老娘杀了你……”

    联想到这里,李芳芳俏脸火烧般通红,怒火翻涌,将手中的馒头狠狠摔在杨小钱的脸上,抡起饭勺劈头盖脸就朝杨小钱招呼过去。

    杨小钱吓得抱头逃回来家里,关上了大门。

    他只是个十六的大男孩,心思单纯,一门心思只想归还李芳芳的馒头,想破头脑也想不出李芳芳想到了什么东西。

    杨小钱心疼那些馒头,等李芳芳在外面骂够了回家了,他才悄悄开门出去,将那些散落在地的馒头都捡了回来。

    他给大黄和小毛准备好足够的水和吃的,自己就着咸菜狼吞虎咽吃了三个馒头,端起水瓢咕咚咕咚灌了一大瓢水,解决了晚餐。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杨家沟的村民大都已经睡了,夜深人静,偶尔有几声狗叫声传来。

    杨小钱把赖在屋里不想出去的大黄轰了出去,关门上栓,兴冲冲跳上床,盘膝而坐,就要开始修炼。

    就在这时,隔壁李芳芳家突然传来几声快乐地呻吟声。

    杨小钱瞬间面红耳赤,他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也像他这个年纪的男生一样偷偷看过岛国动作大片,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天哪,难道芳芳婶在自wei?”

    杨小钱心中砰砰乱跳,口干舌燥,禁不住竖起耳朵凝神倾听起来。

    李芳芳的呻吟声虽然有些压抑,但杨小钱仿佛就在她家里一样听得清清楚楚。

    两家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墙体很厚,以往杨小钱从没听到过李芳芳家的声音。

    即使李芳芳的男人杨铁棍还活着时,夜里杨小钱也从没听到过两人鱼水之欢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微一思索,杨小钱很快就已经明白,虽然他只修炼了《傲天独尊功》一点皮毛,但是听力已不知不觉间远远超越常人。

    李芳芳压抑的呻吟声如潮水般越来越高涨,杨小钱的心脏也随着跳动地越来越厉害,脑海中禁不住浮现出性感撩人的李芳芳在做那种事的画面。

    杨小钱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李芳芳一波一波欢快的呻~吟声总让他心里难以平静。

    终于,随着李芳芳一声呻~吟,一切都平静下来。

    “哼哼,芳芳婶子,你整天骂我们爷俩个臭流氓,我看你自己就够淫~荡的!”

    杨小钱重重松了口气,嘴里嘟囔了几句。

    他不再胡思乱想,深吸一口气,强行静下心来,凝神开始修炼中。

    按照《傲天独尊功》的记载,舌顶上颚,气沉丹田,手捏一个个奇幻的手印,不知不觉间沉浸在修炼之中……

    一晃一个月过去,杨小钱终于突破到了练气期一层,修炼出了一缕缕微弱的真气,踏进入了修真的大门。

    炼气期只是修真中最基础的一个境界,这个境界分为九层,每突破一层都艰难无比,尤其是在灵气匮乏的现代,修炼更是一件堪比登天的事情。

    然而,为了变得更加强大、为了金钱地位、为了替父亲讨回公道、为了香车美女,为了人生中一切的欲望,杨小钱决定,无论修真这条路上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也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从这一刻起,杨小钱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他信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如今他信奉修炼,只有修炼才能实现他的人生价值。

    杨小钱缓缓下床,开门走到院子中舒展了下腰肢,感觉身轻体健,耳聪目明,浑身充满爆炸般的力量,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一般。

    “轰隆!”

    一拳轰在院子里的一块青石般上,试试拳头的威力,坚硬的青石板直接四分五裂。

    这一拳足有千斤之力!

    “我靠,好厉害呀!”

    杨小钱惊得咂舌。

    这一拳要是干在人身,后果可想而知。

    突破后浑身毛孔中排除大量黑色的杂质,黏糊糊的又臭又脏,杨小钱三两下脱光了衣衫,走到院子里一个大水缸前,用水瓢舀着水冲洗身体。

    舀了一瓢水冲洗左肩膀时,杨小钱望着光秃秃的肩头,想起了以前肩头上的那个朱红色胎记。

    杨小钱十分肯定,他获得的那些古代的神秘传承,一定跟他左肩膀上的那个朱红色胎记有关。

    “我那个胎记里面居然藏着那么多神秘传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

    杨小钱就这样全身赤~裸着站在院子里,手里拿着水瓢呆呆陷入沉思之中。

    小时候他经常被村里的小孩嘲笑是捡来的野种,他也不止一次问过父亲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可每当他问起这件事,父亲就脸露惊恐之色,一连几天失魂落魄呆呆不语,吓得他不敢再问。

    后来他慢慢长大,心态成熟了,杨瘸子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父子二人感情很好,他也就没再问过自己的身世。

    如今想来,自己的身世一定大有故事,可父亲已经过世,再也没人能解开这个谜。

    “快,快!杨、杨小钱,赶上你的驴车,拉着我旺财嫂子去镇医院,她……她得了急症,快不行了……”

    “哐当”一声大门被推开,李芳芳满头香汗,上气不接下气闯了进来,刚好看到了正赤身裸体呆呆站在院子里的杨小钱。

    体型白皙修长,略微偏瘦,肋骨隐隐可见!

    “天哪,这小流氓属驴的吗?那家伙也发育的太大了吧!简直不是人啊!这么大的尺寸,还不把人撑死呀!我那死鬼男人活着的时候,连这小子的三分之一也没有呀……”

    “呸!李芳芳,你要不要脸,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李芳芳俏脸腾得红了,水吟吟的秋眸死死盯着杨小钱,舒淇般的性感红唇张得老大,心中咚咚狂跳,脑洞大开,胡思乱想个没完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