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彪悍小农民 > 第2章 神秘传承
    孝妇河波涛汹涌,流经孝妇山界,杨小钱被冲进了孝妇山深处的一个山洞中,昏迷不醒。

    杨小钱从小左肩头就有一个奇怪的红色胎记,这个胎记像是传说中古代的图腾标志,又像是传说中的符文。

    昏迷中他肩头的红色胎记被激活,发出一道道五颜六色奇幻的光芒,大量神秘的信息流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他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后肩头的胎记消失,脑海中多了一套古代的神秘修真功法《傲天独尊功》,还有诸多古代的琴棋书画、奇门遁甲、农田水利、医卜星相等等三教九流的大量学问!

    “原来我肩头上那个奇怪的胎记里面包含着这么多的传承!这到底怎么回事?太夸张了吧?”

    望着肩头消失的胎记,他惊骇的面无人色,这种只有发生在小说和影视中的恶俗桥段居然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好奇的试着按照《傲天独尊功》中记载的方法打坐、呼吸、吐纳、冥想、变幻手势,不知不觉间竟然沉浸在其中,身体的机能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着变化……

    一晃一个月过去,杨小钱终于清醒过来,自己失踪了这么多天,老爹说不定快急疯了!

    杨小钱匆匆出了山洞,走出了孝妇山。

    ……

    “老子一定要追查清楚是谁陷害了老子!”

    大难不死,杨小钱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望着淄山一中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

    虽然还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设计陷害他,但那两个将他打伤的小混混却化成灰他也认得。

    只要找到那两个小混混,顺藤摸瓜,就一定能查到幕后主使。

    “我失踪那么久,老爹肯定快急疯了!哎,老爹那么辛苦供我读书,我却被开除了!”

    杨小钱想起老爹,心中涌上一股暖流和愧疚,加快脚步朝村里赶去。

    杨瘸子名声很臭,又不是他亲生父亲,可却对他十分疼爱。

    杨小钱虽然看不惯老爹自暴自弃的行为,但心中一直把杨瘸子当做亲生父亲。

    其实,当年杨瘸子根本没有偷看插队女知青洗澡,是他的一名插队知青朋友王河军偷看的,他为这名朋友两肋插刀,抗下了这个罪名。

    在过去那个年代,偷一包烟都能判个五六年,偷看女知青洗澡那简直是天大的罪名。

    杨瘸子被判了十年大狱,毁了一生!

    原本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杨瘸子和王河军,杨瘸子也打算将这件事的真相烂在肚子里一辈子。

    可在杨小钱十岁那年,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五千块钱的手术费。

    五千块钱对于一个山沟里的农民来说,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要了杨瘸子的命他也拿不出来。

    杨瘸子一辈子从没求过王河军,可为了救儿子,他不得不踏上了去上京的火车,去找这位知青朋友借钱。

    当年的知青王河军早已回到了上京,创立了自己的集团公司,成为华夏著名的企业家,跻身华夏富豪榜前十名。

    五千块钱对于王河军来说,连根毛都算不上,可腰缠万贯的他根本就不肯接见杨瘸子,还装作不认识他,派公司保安将他轰了出去。

    杨瘸子借不到五千块钱,杨小钱只有等死。

    可最终奇迹出现,杨小钱的阑尾炎竟然自己好了,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

    这样的奇迹在全世界都没有先例,所有医生都震撼了,没有人知道出现奇迹的原因,至今还是个谜。

    经历过这件事,杨瘸子彻底看透了王河军的本性,将他当年的经历都告诉了儿子。

    杨小钱暗暗发誓,将来出人头地有本事了,一定找王河军算账,替父亲讨回公道!

    ……

    杨家沟是有名的贫困山村,村里人家家户户主要以种地为生,杨小钱路过一片田地,看到了三三两两村里人在地里劳作。

    老爹经常偷看村里妇女洗澡,是村里出了名的老流氓,杨小钱从小就在村里人的白眼和口水中长大。

    这次杨小钱以“流氓罪”被学校开除的消息肯定早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他甚至听到了村里人在骂自己“小流氓、有其父必有其子……”

    杨小钱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被嘲讽唾骂的准备。

    几个正在地里劳作的村里人看到了杨小钱,一个个丢下手里的活全都愣住了。

    出乎杨小钱的预料,他们并没有对他嘲讽唾沫,而是一个个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怜悯,摇头叹息。

    杨小钱愣了愣,长这么大村里人还从来没有用这种眼光看自己。

    一个远房的婶子犹豫了一下,走到杨小钱身边,叹息道:“小钱啊,你失踪的这几天,你父亲过世了,村里人帮着安葬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六婶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来噩耗,杨小钱感觉犹如五雷轰顶,眼泪喷涌而出,瘫软在地。

    ……

    村东头的墓地,杨小钱在父亲的坟前跪了一天一夜,眼睛哭的红肿。

    六婶告诉他,他被学校开除失踪以后,父亲就病倒在床上,几天以后就死了。

    村里人本性善良淳朴,虽然讨厌杨瘸子,几乎人人骂他老流氓,却不忍心看着他的尸体臭在家里,大伙儿帮忙把他安葬了。

    “老爹一定是因为我失踪,着急病倒的!!”

    杨小钱后悔万分,后悔自己发神经在山洞里修炼那什么鬼功法,没有早点回家,如果自己能早点回去,老爹也许就不会着急病倒死去了。

    可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事已至此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杨小钱对那个设计陷害自己的人更加仇恨,如果不是因为他设计陷害自己,自己也就不会被开除,更不会失踪,一切归根到底都是那个人造成的!

    杨小钱心中充满火焰般的仇恨,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那个设计陷害自己的人付出百倍的代价!

    清晨时,杨小钱擦干眼泪离开坟地,回到了家里。

    家里有三间破旧的石屋和一个小院落,迎接他的是一只饿得皮包骨头的大黄狗和一头枯瘦如柴的毛驴。

    “汪汪……汪汪汪……”

    大黄狗扑向了杨小钱,摇头摆尾,亲热地在他身上挨蹭摩擦,狗眼中含着大颗的泪水,似乎在诉说着老主人已经离开。

    “啊昂……啊昂……”

    毛驴奋蹄嘶叫几声,想朝杨小钱跑去,却饿得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家的大黄狗和毛驴在村里名声极差,犹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村里人骂骂咧咧,都说有什么样的主人就养什么样的畜生。

    大黄狗是出了名的色狗,见个生人无论男女就冲上去抱着人家的大腿哼哼唧唧爽一发,有时兽性大发连家里的暖瓶都不放过,抱着暖瓶都能来一炮。

    毛驴是条出了名的淫驴,见了个女性就亮出他那条硕大大无比的家伙耀武扬威。

    色狗和淫驴虽然名声很差,却极其忠心,都快饿死了还不肯离开这个家。

    杨小钱感动地抱着色狗和淫驴拍了拍,然后起身去厨房想给它们找些吃的,可厨房里已经连一粒米都没有了。

    这一个月他来在山洞里发神经修炼,全靠摘些野果来充饥,早已饿得肚里咕咕叫嘴里吐酸水。

    “怎么办?要不要去借点吃的?”

    杨小钱走出厨房,望着隔壁一墙之隔的俏寡妇李芳芳家里,犹豫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他从小在杨家沟人的嘲讽和唾骂声中长大,若说谁骂得他最凶,那就非这个一墙之隔的邻居俏寡妇李芳芳莫属了。

    李芳芳岂止骂他,见了他就追打他,撵不上就脱下鞋子来扔他。

    这不光是他老爹杨瘸子近水楼台先得月,经常偷看她洗澡的缘故,最主要是大约在两三年前,因为一件事情,杨小钱害得人家男人落下了阳~痿的毛病,因此李芳芳恨死杨小钱了。

    去李芳芳家借吃的,简直是自讨没趣。

    “大黄小毛,你们等着,我去买点吃的!”

    杨小钱忽然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十块钱,可以去村头小卖部买几包挂面下面吃。

    他转身正要出门,突然一个白塑料袋从李芳芳家的墙头上飞过来,落在了杨小钱脚下。

    塑料袋中有十几个大白馒头。

    “汪汪……汪汪汪……”

    “啊昂……啊昂……”

    大黄和小毛欢叫一声,摇头摆尾,熟练地争抢起了塑料袋中的馒头。

    杨小钱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了,老爹死去差不多有十多天了,大黄和大毛守在家里不走,这十多天的时间,若不是有李芳芳扔过馒头来,大黄和大毛早就饿死了!

    今天李芳芳一下子扔过来十多个大白馒头,肯定是听到自己来了,多扔过来几个给自己吃!

    “芳芳婶,谢谢你!”

    杨小钱饿坏了,俯身捡起剩下的馒头,狼吞虎咽吃了一口,含泪望着李芳芳家的墙,哽咽道。

    “哼,狗~日的杨小钱,你总算死回来了!你用不着谢老娘,老娘喂你家的色狗淫驴就没安好心!这几天它们一共吃了老娘五十个大白馒头,老娘都记着账呢!哼哼,这是高利贷,到时候你要还老娘五百个大白馒头!”

    “哼哼,老娘早就看你这小子不是个东西!听说你在学校里偷女学生的内衣被开除了,事实果然验证了老娘的眼光!”

    “你这个小流氓,你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你这个变态狂,比你的流氓老爹和家里的色狗淫驴厉害多了!”

    “哎呦不好!俺滴娘啊,老娘想起来了,去年老娘晾在院子里的那套黑色蕾丝内衣找不到了,原来是被你这变态的小流氓偷去打飞机了!”

    “狗~日的小流氓,老娘艹你老娘!气死老娘啦!你……你给俺等着,老娘早晚杀了你!”

    ……

    泼辣野蛮的俏寡妇在墙那边跳脚痛骂,要不是顾忌杨小钱刚死了老爹心里难过,她早拿着擀面杖杀过来了。

    “芳芳婶,冤枉啊!我对天发誓,我没偷你东西啊……”

    杨小钱狼吞虎咽的啃着馒头,噎得脸红脖子粗,苦笑着分辨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