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 无限进化之吞噬巨兽 > 第一七三章 临阵换将,委任唐骁!
    亚尔曼在白城城下的败战掀起了轩然大波。

    谁也没有想到,激战第一天的结果会是这样,除了将西面城墙那片的箭楼全部摧毁,削掉了几米城墙外,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胜利。

    尤其是信誓旦旦在所有兽人将领面前夸下海口要“一战拿下外墙,否则提头来见”的军团长亚尔曼。

    在被从前线扛回来的时候,他痛苦得揪着头上的毛发,惶恐不安。为了挽回面子,他咆哮着命令败退下来的兽人队伍再折返回去,继续强攻城墙。但没一个兽人敢再听从他的命令。失败使得他威信丧尽。兽人的团队长们吵翻了天,就连平时最听话的将领也在那嘟嘟囔囔。大家抢着说:“你在自杀咱们的同胞!”“你那样的攻击法子简直是发疯!”

    “你斗不过甘多夫的。”有个强兽人团长说。

    大家一条声的附和:“是的,你斗不过甘道夫的。”

    “咱早看出来了,他们有神秘的巫师,巫师可是拥有和索伦君王一样的力量……”另外一个兽人队长大声嚷嚷:“咱们如何能跟他较量呢?”

    大家嗡嗡议论说:“没错没错,不然普通人类哪里有这么凶的…”

    亚尔曼绝望的嘶叫道:“那怎么办好!我已经答应了首领大人,今天是一定要拿下白城外墙的!”

    兽人将领们撇着白眼,一起嚷道:“就算你把命答应给了首领,那也是你的事!只是别再把咱们的命白白牺牲。再吵我们不如把你捆起来送给首领大人,或许这样他能算我们一个功劳哩!”

    ……

    不管亚尔曼如何暴跳如雷的威胁恐吓劝诱,兽人团队长们就是不肯出动,象那坏掉的留声机似的反复重复着:“反正我们不去白白送死……要去你自个去……可怕的巫师……”这些在战前还桀骜不逊的兽人们,此刻已经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手也软了脚也哆嗦了,只想往回跑。

    还好有唐骁坐镇,虎视眈眈的食人魔断绝了白城守卫想要追击出来的念头,虽然有些可惜这个扩大战果的好机会,但能够以将近1:10的比例守住外墙,已经是大陆战争史的奇迹了。

    灰头土脸的败回到兽人大军中。

    亚尔曼只是简单的做了包扎,一个兽人传令兵进来了:“军团长,有命令叫你马上到首领大营去!”

    亚尔曼浑身哆嗦了一下。

    脸色惨白,也没有注意到,那名小小的传令兵,都敢不尊称它为“大人”了……

    天空黑沉沉的一片,云层压得很低,一点也没有黎明前曙光来临的样子。

    预兆着明日是个极阴的天气。

    在首领大营的空地前和帐篷的空隙间,兽人将领们笨手笨脚的推推搡搡,一个个都很惶恐,战狼焦虑不安的踢着前蹄,发出阵阵让人心烦的嘶鸣,将领们脾气都很暴躁,严厉得完全失常了,大声的发布着命令,吓得胆战心惊的士兵们慌慌张张的跑进跑出。

    火把发出微弱的噼里啪啦声似乎异常的响亮,空气十分的沉闷,充满一种恐怖而压抑的气氛。

    处罚命令已经下来了:六个指挥不力的战团长已经被首领下令立即割掉了脑袋:

    其中全部都是在最后最先带领队伍溃逃的家伙;五十六个队长也同样被砍了脑袋,现在他们的脑袋已经高高悬挂在首领帐篷前立起来的木柱上,挂了长长的一串;几万兽人士兵围得密密麻麻观看了这一壮观的场面,个个面色煞白。

    亚尔曼战战兢兢的走到了首领帐篷前,停住了脚步。他也是心惊胆跳:横梁上那一串脑袋,其中包括了今天下午还一起嘲笑黑龙王和人类的自己的嫡系。现在却都被挂在了上面,那眦嘴裂牙的表情,好象莫名的愤怒。

    首领大帐依旧是敞开着,黑龙王就靠在外面,似乎对自己露出了淡淡诡异的笑容。

    亚尔曼汗下如雨,它此刻已经没有了半分想要与黑龙王敌对的念想。

    战场上唐骁主动出击,替他解围救出那批珍贵的攻城器械和猛犸,又在最后为自己殿后,要不是黑龙王,这次会败的更快,更惨!

    “是亚尔曼吗?进来。”帐篷内传来首领的沉闷声音,听不出愤怒或是其他感情。

    亚尔曼眼前一片眩晕,恍惚中,他已经想象出自己的脑袋挂在上面会是什么样了……

    首领的命令,他不敢不从,咬着牙迈了进去。

    里面烧着炭火,挂着兽皮和一张简易的地图,没有血腥,相比起外面来,竟然有一丝诡异的温馨感。

    “亚尔曼,你可知罪?”兽人首领有些干瘪的脸上,皱的像橘子皮。

    “我……”亚尔曼抬了抬头,想要说些什么……但站在首领身后的那名略瘦一些的兽人军团长却轻轻的对它摇了摇头……

    “我知罪!请首领砍了我的脑袋!”亚尔曼索性咬牙道。

    哼!

    首领重重的拍在面前的桌面上,站起了身,一脸的失望:“愚蠢!”

    “你的罪,是身为军团长,却不能约束自己的下属,让那些兽人将领们作出溃逃,这一违背兽人光荣传统的事情!耻辱!”

    “这一战,已经损失了将近万名的同胞,还要让几百名精锐兽人为你的愚蠢买单!”

    首领指了指帐篷外那密密麻麻悬挂着的兽人头颅,嘴唇有些颤抖:“免去亚尔曼军团长一职,原所属军队全部归于黑龙王副首领麾下,由黑龙王统领攻城战斗。”

    “这……这就可以吗!”亚尔曼已经吓的浑身发软,刚才它一度以为自己的脑袋要保不住了,可没想到,却只是免掉了自己的职位。

    “这是索伦君王的意志。”兽人首领挥了挥手,似乎是对亚尔曼已经失望透顶了:

    “索伦大人观察了战斗的后半程,它赦免了你,因为城内……”

    “不止有甘道夫,还有一些连它也感到有些疑惑的存在,所以你的失败,并不算是没有理由。”

    “对!是人类的巫师吗?!”亚尔曼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些就不是你该知道的了,索伦大人已经和黑龙王副首领商议过,你只需要服从命令即可!”兽人首领挥了挥手,示意他赶快离去。

    亚尔曼从生的喜悦中恢复过来,面色不由的有些颓败。

    抬头正要告退之时,在上方,那名自己最坚定的盟友,另外一位军团长,却不动声色的对他眨了眨眼睛,面容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