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 无限进化之吞噬巨兽 > 第四十章 重创!
    白烟不浓,只是一层水汽。

    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并不能阻碍众人的视线。

    “难道……引导者也是变异的魔兽?!”

    只见剑狼那踩在噬火蛛触足的四只爪面上,迅速的结出一层冰霜,抵消掉了那滚烫的温度。

    动作不停。

    从半空中借助着触足的这个支点,猛地向前一扑,爪子挠在了蜘蛛前螯附近的甲胄上。

    呲啦——

    铁丝划过金属表面的噪音!

    “好……好厉害!”众实验体瞠目结舌。

    剑狼的实力他们清楚,刚才这一爪的力量,起码也能直接将虎豹从中间撕开,可却并没有将噬火蛛坚硬的外骨骼完全破开,只是在表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槽。

    变异噬火蛛的防御,可见一斑。

    “吼!!”

    在左侧的雄性剑狼也是彪悍的难以解释,众实验体根本难以硬接的火焰喷射,它竟然不闪不避,直接撞了进去。

    一声怒吼!

    从火焰之中冲了出来,没有被任何火焰炙烤的焦糊迹象,反而神采奕奕,比起母剑狼只在四爪出结起了冰霜以外,它全身的银白皮毛都已经被冰霜覆盖。

    难以想象,这是会在热带雨林气候中出现的情景。

    很显然,噬火蛛也愣住了,估计它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的对手,右侧被母剑狼的一击,吃痛之下,身体更是没有把握好平衡,向右侧栽去。

    左腹部的用来储存火能的肿瘤器官彻底暴露在公狼的攻击范围之内,只是一抓,便将没有甲胄保护的这里击穿!

    哗——

    好似岩浆一般的粘稠状红色液体从破开的口子中喷涌而出,一接触到洞窟中这有些微微鸡蛋臭的空气,就立刻像是烧开的油一般,沸腾起来,顺着地面的坡度,流向后方的实验体那边。

    众实验体纷纷躲闪。

    这可不是开玩笑,它们可没有引导者的那种神奇本领。

    “梭梭!!”

    被击中要害,噬火蛛更是疼的发了疯一般的挥舞着八只触足,红色的液体四处飞溅。

    一时间,两条剑狼也被它的这股疯狂逼退,不敢轻易冒进。

    反正噬火蛛那三个储存火能的三个器官,已经喷光了一个,废掉了一个,已是强弩之末,何必此刻再冒风险?

    “梭梭——”

    痛苦尖锐的哀嚎声响彻整个甬洞,像是回声,也像是有所感应,在噬火蛛一开始出现的位置身后的甬洞深处,也传来一阵梭梭的声音……

    而就在此刻,那只受了伤的噬火蛛终于也停止了毫无章法的进攻,八只触足连动,将土壁顶,被自己撞开的缺口处再次扩大,并且像是要从上面拉出什么东西一般……

    “干掉它!”两条剑狼对视了一眼,这家伙不寻常的举动,让他们决定干脆利落的解决掉。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咕嘟——

    咕嘟——

    那一坨坨曾经出现在唐骁经过的洞口,绛红色的分泌物,黏黏糊糊的便从壁顶滑了下来。

    “这……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众实验体虽然心中提防,但是这分泌物只是外表恶心,却没有任何能让他们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可下一秒。

    它们就知道自己想法的天真。

    “梭梭!”

    噬火蛛在两条剑狼冲过来之前,已经将它那最后一个肿瘤器官中储存的火焰能量喷射出来!

    没有对准剑狼,而是朝向已经覆盖了甬道将近十米左右的分泌物之上。

    那分泌物仿佛像是易燃的汽油,只要沾染上半点火星,就能冒起好几丈的火焰。

    火焰!

    冲天而起!

    甬道内全部被熊熊的烈火所吞噬,不止是那十米的火焰中心,火焰还在飞速的向甬道外的方向涌去!

    “啊!!”

    “救,救我!!”

    交流频道中传来了几道惊惧掉极点的呼救。

    可惜,这里不是地球,更没有奋不顾身的消防员叔叔。

    几只刚才靠的过前,有着不明企图的实验体,顿时葬身火海!

    “救……救我……”

    一只蜥蜴一样的家伙,坚硬的外皮已经被烤的翻卷了起来,浑身起来肉绽,焦黑一片……

    好不容易从火焰中爬出来,他惊喜的抬起头,却看见站在自己身前的是……

    是那只土狼。

    “救……救我,进化点数全部给……”

    他还没说完,视线中就已经充斥着一张血红的巨口,一阵剧痛,意识消散。

    “全部的进化点数……哪有现在就能变强的经验有用。”

    土狼没嚼几口,便将蜥蜴腹部的软肉和内脏吞进了肚子里。

    打量左右,实验体们都忙着向后躲避火焰,基本没有谁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

    即便有,也畏缩的低下头,假装看不见。

    大概延伸了十几米,在地面上的那些分泌物燃烧殆尽的时候,没有了能量来源的火焰也停了下来。

    幸存下来的,只有不到十个实验体!

    众实验体转过头,打量着前方仍然在熊熊燃烧的火海,心中除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外,同时都涌出一个疑问——

    “引导者到底……是死是活!?”

    一些较为胆小的实验体已经开始向外围靠去。

    如果引导者死了,那么就凭借他们的实力,绝对是不可能能战胜这种怪物。

    而且没有引导者的制约,谁也不能保证像例如土狼之类的不会对他们下手。

    可引导者在进入洞穴前的那句恐吓,还深深的印在心中,特别是它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精力,却没有获得任务的双倍奖励,也实在有些不甘心。

    各有所思,实验体间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

    特别是一道道若有若无的贪婪视线,让幼豹紧张的一退再退。

    “嗷!”

    “嗷!!”

    正在压抑到极点,已经有实验体准备动手的时候……

    在火焰的中心,突然传出来两声狼嚎!

    伴随着“梭梭”的尖锐呻·吟,随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昆虫的肢体的咬碎、分割的声音。

    众实验体听的心中一阵发麻,那些已经准备动手的家伙也老老实实的放下了爪子。

    露出一副和善的样子。

    没多久,火焰终于散去。

    在十米外的甬道里,站在一地碎肢和花花绿绿内脏之上的,果然是那两只剑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