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 无限进化之吞噬巨兽 > 第三十七章 僵持……布局开始!
    嘶——

    白烟冒起。

    毒液自然还是没有破开那道燃烧的火焰,但是却让凤凰一惊,向后又连退了两步。

    仔细打量着这只蚂蚁。

    只见它的身形比当初更为粗壮的多,两只夸张的前螯挡在身前,在漆黑的外甲上,竟然还冒出淡淡的血色花纹。

    除了半只翅膀被烧毁以外,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自己虽然没有喷出高伤害的火焰,但是凤衣周身的温度,也不应该是小小的昆虫所能抵挡的啊?

    唐骁此刻的滋味也不好受。

    昆虫的质量小,还有翅膀缓冲,所以从空中坠落时并没有受到过多的碰撞。

    还是火焰。

    尽管自己及时开启了前螯强化,抵挡住了大部分的火焰,但是昆虫的身体强度还是远不比上珊瑚蛇,不仅翅膀被烧掉半只,就连用来感知气味和种族间传递信息的触角也被烧毁。

    内脏也似乎受到了一些损伤,整个胸腔像是被煮熟了一般难受。

    “不过……”

    唐骁看向面前火焰已经渐渐褪去,又恢复到了赤红羽毛本样的怪鸟,心中安定下来。

    它的这招虽然强,但也应该和自己的毒液或是前螯一样,有冷却的时间。

    现在计划已经开始,自己毒腺中的毒液还剩1格,如果它没有这种火焰技能保护的话,想必也不敢轻易进攻。

    又和它对峙了几秒钟之后,见赤羽鸟只是警惕的竖起羽毛,却没有进攻的动作,唐骁展开行动——

    甬道内虽然常年不见阳光,但是因为宝物的原因,温度却不低,再加上地面没有植物的固化,所以土壤有些沙化。

    虽然书写的慢,但是唐骁还是一边在地面上爬行,一边用前螯在地面上划出一行英文:

    “我也是被骗来的,想要和你们一起去找引导者。”

    果然!

    赤羽鸟眼中的光芒一闪,果然如同她自己之前的推测。

    “啾——”

    赤羽鸟摇头示意,询问那条蛇现在的位置。

    她倒是没有着急发动进攻,虽然对方只是虫子,却有能够伤害到自己的毒液,自己现在的能量已经低的不能再发动一次凤衣了。

    虽然二人没有语言交流。

    但是唐骁心中如何不知道她的问题!

    可如果随便在地图上指明一个红点,这鸟很有可能就离开去寻找“珊瑚蛇”,那样的话,自己再去引导者那边,身份必定会受到怀疑。

    于是,唐骁便装作不明白的样子,在地上摇头晃脑起来。

    “啾——啾!”

    赤羽鸟的羽毛在沙地上无法书写,又担心蚂蚁偷袭,不敢低下头,用喙来画。

    只能再次发出两声有些焦急的清鸣,但是任她怎么暗示,唐骁就是在地面上做出一副完全不懂的样子。

    “这人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智障?”

    师妃雨从心中有些无语的吐槽,但没有办法,因为没有引导者在附近,所以也不能使用那神奇的系统交流。

    从系统中查看了一下地图,如果从这里的岔道去往宝物前方的一个洞穴与引导者汇合的话,应该也就只需要两小时的路程。

    反正现在的时间才刚到第十六日,能量恢复还需要时间,问出珊瑚蛇的具体位置和能力,自己也赶得及。

    赤羽鸟只能不再追究珊瑚蛇的下落,而是对着前方耸了耸翅膀。

    示意一起去与引导者的队伍汇合。

    蚂蚁这次脑袋却灵光起来,十分机灵的点点头,率先向地图上红点聚集的位置迎去。

    凤凰紧随其后,但却一直保持着与唐骁两米远的距离,显然是已经对他的毒液喷射技能,深深忌惮!

    ……

    “来看看地图,那个红点并没有消失,反而和赤羽鸟一起向我们这里来了。”

    甬道深处。

    走在最前方的那只母狼对公狼拱了拱鼻子,示意他查看地图。

    “难道是赤羽鸟心慈手软了?”

    公狼扫了一眼地图后,有些怀疑的转过头,打量了两眼幼豹。

    在黑暗中,公狼的眼睛里发着绿油油的光,更显得阴森冰冷。

    幼豹被吓了一跳。

    地图上的异常她也发现了,但是她知道的信息已经全部交代出来了,实在没有半点隐瞒,那条珊蛇到底想做什么?!

    “应该不会,毕竟我们给她下达了分支任务的奖励,那个赤羽鸟可不是个心慈手软之辈。”

    母狼在一旁摇了摇头,赤羽鸟的表现他们有目共睹――绝对的冷静。

    根本不像新实验所应该有的状态!

    “难道是与那珊瑚蛇联手,也觊觎着这次的宝物?”

    “那他们就是在找死。”雄狼冷哼一声,然后从系统对母狼道:

    “现在考虑不了那些,宝物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拿的,我们加速赶路,应该会和他们的时间相差不多。”

    母狼点点脑袋。

    公狼翔却突然抬起了爪子,从系统中对所有实验体,大喝一声安静!

    所有实验体停止了脚步,不敢发出半分响动。

    嗦――

    嗦嗦!

    什么东西爬行过沙地的声音,虽然微小,但是在此刻安静的环境中,却仍然能清清楚楚传到所有实验体之中!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就连头顶上的土层,都由于这种振动,抖的像是筛糠,泥土纷纷掉落到众人的身上。

    “有……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在前面的壁顶!”

    交流系统中传来了两三只实验体有些惊恐的声音。

    他们虽然已经适应了雨林的杀戮生活,但并不代表着他们已经有一颗无所畏惧的钢铁雄心,反而在这种狭窄、幽暗、充满了未知危险的甬道……

    无比珍惜生命,想要再活下来的他们,比谁都要恐惧!

    实际上,已经不用它们再在系统中提醒,因为所有实验体,但凡能够感知到光源的物种都能看见,在甬道顶端的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深……

    烈红色,如同喷泉一般的火舌从里面涌出,将整个甬道中的泥土都染上了一层橘黄色,更令众实验体胆寒的是——

    八只足足有七八十公分长,覆盖着坚硬如同钢板般的铁黑色的昆虫触足,随着一阵头皮发麻的怪叫声……

    “梭梭……”

    “梭梭梭……”

    挟带着风火之势,就从裂缝处伸展下来!